江西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的骇人内幕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江西省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是江氏集团操控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一座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其迫害手段之卑劣残酷,骇人听闻。由于消息被不法人员严密封锁,并用谎言遮蔽,往往不为外界知晓。现揭露其迫害内幕如下:

1、 吊铐摧残

对法轮功学员用长时间超极限的吊铐,双手垂直吊在窗栏上或双手拉平与身体呈十字架型,脚尖踮地,马家垅别称“挂腊肉”。即使大小便也不将人放下来,有时长达几天几夜。

劳教所用此恶毒酷刑以肉体难以承受之极限摧垮学员意志,逼迫写“转化书”、“揭批书”,声称:“不写'揭批'不下铐”。恶警以各种“理由”对法轮功学员滥施刑具,被吊铐的“理由”可以任意拈来。有的学员要求炼功自由、有的学员抵制穿号服即施以酷刑,以致强迫逼写“保证书”。有时恶警故意当面辱骂师父,激起法轮功学员的义愤,当学员与其辩驳时,就以对方的“语气”和“态度”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吊铐。

恶警陈世礼问法轮功学员王春梅:“你是跟××党走还是跟你师父走?”王春梅答:“我跟我师父走。”恶警当即以“反党”为由将其吊铐,直至下身流血不止、生命垂危。有知情的法轮功学员质问恶警此暴行时,恶警掩饰说:“她吊铐前就已经流血不止了。”那意思是此恶劣后果并非其滥施酷刑所致。试问:果真如此,对一个下身流血不止的妇女强加“莫须有”的罪名施刑,良心何在?

夏翠兰因不肯骂法轮功师父,被吊铐4天3夜,脚尖踮地。夏翠兰被折磨得两脚肿得发亮,小便失禁。

马家垅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了一个“三人小组”,恶警周静任小组长。周静对许多法轮功学员吊铐过,多行不义,自己也得了流产的报应还不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关门、闭窗,采用各种流氓手段唆使吸毒犯下毒手。

2002年不法人员吊铐大法弟子旦小玲时,旦小玲反迫害大喊:“不许栽赃陷害大法与迫害大法弟子,放我下铐。”恶警周静便叫吸毒犯把肥皂塞进她口里,用脏抹布堵住她嘴。吸毒犯抓住不放,把旦小玲往死处整,将头摁住往铁栏杆上撞、用手抠挖她的腋窝骨,旦小玲的惨叫声惊醒了马家垅的黑夜。

周作福为争取炼功的自由,被恶徒反复吊铐,持续几个月之久。在二大队时,恶警邓成松用减期诱惑包夹,暗使吸毒犯吊铐周作福,不让其睡觉。周作福被折磨得形容枯瘦。一次在一大队操场上,周作福要求炼功,竟被包夹分拉两手悬空而起。带班狱警潘某指使吸毒犯班长张某“手拐”周作福,用手肘部击打他,有时晚上紧铐吊铐老周,惨叫声裂人心肺。

张辉赞因说“法轮大法很快会昭雪”,邪恶之徒强行吊铐并迫其骂师父。张辉赞在高压下生产劳动,还要完成生产任务,被折磨得精神极度疲倦。

为了威逼、诱迫法轮功学员写“揭批”,马家垅劳教所恶警无视宪法、法律条文、执法乱法,不择一切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将人权、信仰自由践踏于脚下,以至良知人性无存,道德沦丧。

2、凌辱女学员,江小英被摧残得精神失常

逼迫法轮功学员穿号服,对坚决不从的女学员,指使毒犯扒光女学员的衣裳,并将衣裳取走,吸毒犯呼朋引伴观看,嘴上用世间最下流恶毒的语言凌辱法轮功学员。

江小英在马家垅劳教所被吸毒犯用恶毒方式对其折磨摧残。在她脸上、屁股上写诬蔑师父的话。在她昏迷期间,恶徒把她浑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皮肉被掐破,乳房被掐得皮开肉绽,血水把衣服和破烂的皮肉粘在一起,揭都揭不开。

吸毒犯说她是假昏迷,用针刺她的手指。醒后她的手上满是针眼,江小英向狱警反映,狱警人性全无的说:“你不是昏迷了吗?你怎么知道别人刺你?”恶徒还用开水烫她,整整一瓶开水浇在身上,被褥全部淋湿,事后还不允许其晾晒,要她躺在湿被褥上。

江小英被毒犯打得浑身是伤,卧床不起,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由于怕恶行被曝光,恶警不敢带她去医治。拖了两个月后,因伤势严重,带她去瑞昌医院检查,查明肺部感染。

恶警又以治病为由,指使同房间吸毒犯晚上趁她熟睡时向她注射不明针剂。现在江小英在马家垅被摧残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

3、罪恶的“主攻房”,火烧阴毛

劳教所不法警察利用吸毒犯整治法轮功学员,对于坚决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安排3-5个不等的吸毒犯监控,参考司法部编的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教唆吸毒犯“唱红脸的唱红脸,唱白脸的唱白脸”,想尽各种阴损的招术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女子四大队所谓的“主攻房”,有一次吸毒犯在恶警的教唆下整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用打火机烧她阴毛,用肘部狠击她的胸部、背部,不许她睡觉;又一个吸毒犯掏出自己下身带血的卫生巾逼迫她吃下去,并用手指掐住她两腮,让她嘴巴张开;还有一个吸毒犯在这位学员的脚底板写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叫她踩下去,如不肯踩就一只脚立着,就这样逼迫她写“转化书”。这位学员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冷痛交加,浑身发抖,直至脸色全变,嘴唇发乌。恶人见状,惊慌的说,“你不能死,我们也不想这样做,你不转化我们要加期的。”

马家垅劳教所女子四大队“主攻房”迫害法轮功,无所不用其极。“主攻房”关闭门窗,由一群吸毒犯对“主攻”的法轮功学员轮番上阵,采用的手段卑劣毒辣,耸人听闻。每当有学员被“主攻”时,常可听见撕裂般的惨叫声,活生生一座人间地狱。

男子大队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四个吸毒犯轮流值班日夜不让其合眼,深夜罚他在墙边站着,七天七夜,迫害其放弃信仰,令人心酸发指。

4、以减刑刺激吸毒犯殴打和体罚法轮功学员

马家垅毒打、体罚法轮功学员,花样百出,以此作为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重要手段。恶警以减刑刺激吸毒犯殴打和体罚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认为“干得好”的吸毒犯予以奖励,奖分减期,发香烟给她(他)们抽。吸毒犯张群勤、冯芙蓉、黄信群、张莉、姜青萌就因虐待法轮功学员而被提前半年释放。

2002年底,七、八个吸毒犯围聚殴打法轮功学员旦小玲、胡美珍,值班干警一直悄悄站在窗外目睹全过程。恶警奚辉声称:“思想工作不是万金油。我让你们转化你们不听,我让她们不打你,同样她们也不听。”这不就是明明白白怂恿吸毒犯任意体罚法轮功学员吗?!

常见的体罚有头顶墙或顶别的硬物;长时间弓腰,背上还放一杯开水;罚站、罚蹲或用绳索捆绑大法弟子。

邪恶之徒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葛玲,把她的左右手分别轮流反绑脖子上,另外还要吊四块湿砖头,后来增加到六块。恶徒们强迫法轮功学员夏翠兰头顶钢床圆柱一天一夜,让她脚尖着地,全身重量几乎全在头顶上,造成她头顶下陷,头发几乎脱光。

5、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黄永贵被非法关押到马家垅,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一个月左右,一二天强行灌食一次。灌食时几个包夹(毒犯)用力按住手脚,狱警将输管由鼻插入胃,有时呛咳出血斑,破刺炽痛。黄永贵被折磨得眼窝深陷,人形消瘦。就是这样长时间未进食的情况下,狱警迫使其走路,黄永贵凭着坚强的意志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

瑞昌码头一学员绝食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包夹串通,犹大转化者诱逼,白天罚站面壁,叫吸毒犯手铐、拳脚相逼。

法轮功学员毛儒伦年岁已花甲之上,绝食反迫害,恶警唆使包夹吊铐强行逼迫进食,毛儒伦不配合邪恶,被吊铐几天几夜。因怕吊出人命,邪恶之徒竟然把血压计放在一边,只要血压正常,就一直吊下去。毛儒伦老人被迫折磨得身体每况愈下,恶徒还不放过,强逼写“揭批”转化书。毛儒伦2002年获释后拖着损伤的身体回家,身体一直不好,还要照顾老伴,相依为命,2004年2月11日,老人含冤离开了人世。

6、 精神摧残,强制灌输谎言

马家垅劳教所大搞所谓“封闭管理”: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即使是对望一眼都是被禁止的;“三互小组株连”: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时,同时也惩罚另二人,目地是煽动仇恨。其隔离手段使得疯狂迫害的人可以随心所欲,而不易被知晓。同时不准法轮功学员接触法轮大法书籍、经文,不准许炼功,甚至不准谈有关于修炼方面的内容、故事、知识,如发现就用长时间罚吊,不让睡眠等手段迫害。

一大队所谓的“转化班”强制灌输洗脑谎言,逼看诋毁法轮大法的书籍、录像,逼写揭批材料,还要录音下来,有时利用毒犯、犹大帮凶转化,用谎言诱迫学员就范。对外美其言说“教育挽救”,实则是精神迫害。

法轮功学员费卫东不听从邪恶要挟其看揭批书籍,被包夹吸毒犯强制双膝跪在钨丝隔板上,吸毒犯徐某不准他去大小便;白天被迫做高压生产任务,还连续两晚被迫立墙、双脚并拢,不让合眼,包夹轮流盯着,稍有不如意便招来怒骂呵斥。

有时恶警不顾高压劳动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正常休息;晚上逼迫全班收看诽谤造谣诬陷大法的电视节目,然后逼迫全班发言批斗、骂大法,煽动不明真象的劳教人员对法轮大法的仇视。恶警陈世礼为迫使费卫东“转化”,指使吸毒犯罚站、强制看诽谤法轮大法录像,精神洗脑,晚上还不许睡觉。甚至还想用复读机、精神药物来洗脑迫害。

有的包夹实在看不下去,说法轮功信仰自由没有过错,指责邪恶行为。吸毒犯吴某包夹过很多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大法、骂法轮功老师,做了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据说解教回家后三天遭人毒打命丧黄泉。

7、 超负荷体力劳动

马家垅劳教所用超负荷,超强度的体力生产劳动折磨法轮功学员。通常是清晨5:30起床开始,一直干到深夜12点以后,中午不能休息,最严重时每天只能睡一、二个小时。大法学员,不完成“任务”不许睡觉。

平时法轮功学员被迫长时间生产,得不到必要的睡眠休息,即使老年的法轮功学员,也必须完成生产'任务'。许多年纪大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时间生产,视力下降,双目红肿,几近失明。男学员更是严重。

法轮功学员范路杰就因完不成生产高压任务而被体罚“贴壁虎”:双臂平伸、全身面墙紧贴;体罚折磨长时间双臂麻酸痛难忍,是相当难受的。

8、 生活虐待、超期关押

马家垅劳教所禁闭关押女法轮功学员,平时除上厕所和早晚洗漱外,不许迈出房门半步。一举一动皆由包夹或值班人员监视;打饭、打开水皆由包夹吸毒犯代理,大小便须由包夹带领上厕所,并在其注视下进行。

包夹在干警暗示下,用不许上厕所、不给喝开水、不让洗澡等,在生活上虐待法轮功学员,用不许学员买小货、打菜等手段,在生活上处处刁难法轮功学员,以此虐待使其在生活上处处受制来折磨学员逼其就范。对向其妥协的,则相对宽松对待。不法人员制造所谓“两种对待”,以达到洗脑转化目地。

劳教所对坚决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普遍超期关押。在办洗脑学习班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入劳教所。方细香被骗到马家垅(单位领导开车到她家里骗她说开会)办学习班。方细香坚持信仰法轮功,不转化,被判三年教养,关在马家垅已将近四年了,至今仍不放人。

法轮功学员胡业国临放时少了一个什么单位公章,被不法人员卡住又非法关押了一两年才放人。弟子殷秀才已逾花甲之年本可以早释放,劳教所一再拖延,延期释放。

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非法判两年教养,却被马家垅劳教所延期至三年多,三年的延期近四年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汤会宾被超期关押四载有余。无罪释放后,邪恶却不敢对外公开,谎言欺骗其他在押法轮功学员说什么转捕,足见邪恶心虚胆寒。

马家垅对法轮功学员施以种种迫害,可以说罄竹难书,人神共愤。那些包夹吸毒犯在恶警的唆使下,残酷的折磨学员。在国际曝光后,恶警又拿包夹当替罪羊。残酷的迫害手段,严重违离了最基本的人类善良道德标准,背弃了《国际人权公约》,同时损害了警察的形象。世人也渐渐在觉醒,明白真象,不再被邪恶的谎言蒙蔽。马家垅的迫害也渐渐被外界所不齿。

在此呼吁善良的、有正念的人们,在得知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行径后请细细思量:为什么要以如此残酷的手段,逼害人放弃信仰,信仰“真善忍”难道有错吗?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邪恶之徒的暴恶疯狂和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已成鲜明对比,……善恶是非,善良的人们一定会明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