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法弟子杨学贵被非法判刑、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杨学贵是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的干部,95年得了一种任何医院也查不出来的怪病,本人被疾病折磨的精神负担很重,身体在痛苦中,精神也在痛苦中,其亲人也跟着痛苦,经济上的负担也很重,就在杨学贵对自己的病产生绝望之时,是法轮大法救了杨学贵的命,自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病情一天天好转,最后身体完全康复,其本人和家人都沉浸在欢乐之中,杨学贵享受着真正身心健康的愉悦。

99年7月22日江泽民集团采用了历史上最卑鄙的手段镇压法轮功,这是一场针对道德正在提升的人群的镇压,一场针对能为人类新生带来希望的镇压,是冲着人类的最本质的良知和道德而来。杨学贵做为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公民,履行着《宪法》给予公民的合法权力,于2000年去北京上访,却遭到了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的非法关押半个月,并向其家人勒索其生活费(这完全是违法的)。第二次上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半月之久,公安再次向其家人索要钱财。

回单位上班后,单位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开除了杨学贵的党籍,只发180元生活费。就这样还不能让杨学贵生活安定,单位配合恶警,天天找杨学贵的麻烦,因杨学贵坚持信仰“真、善、忍”,说真话不放弃修炼,又被单位非法开除。

2001年杨学贵给世人讲自己在大法中如何受益,讲自己不放弃信仰“真、善、忍”遭受的不公正对待,被省公安厅秘密通缉。杨学贵被迫流离失所。当到金昌时,被兰州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在金昌并被非法关押1月之后,恶警绑架杨学贵一事被明慧网曝光后,才把杨学贵押回本单位继续关押监控,并且不许走漏半点风声。

2001年11月份杨学贵被恶警秘密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期间恶警不通知家属,不让任何人知道杨学贵的去向。杨学贵在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狱警给杨学贵将手铐、脚镣全砸上,睡在又潮湿又冰冷的地下,而且一天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役劳动。杨学贵被折磨的生了一身的疥疮,看守所的恶警看疥疮太严重才打电话叫其家人花钱治病,杨学贵被送往兰州市劳改医院,住院期间一个月就勒索其家人1450元,在杨学贵住院期间其家人共被勒索钱财3万元之多。

七里河法院的恶人在医院私设公堂,准备给躺在病床上的身体不能走路的杨学贵秘密判刑,被杨学贵正义严厉斥责,吓得灰溜溜的走掉了。杨学贵住院期间也被医院剥夺了一切人身自由,医院的邪恶之徒许姓科长,硬抢走了杨学贵的《转法轮》一书,杨学贵高呼“真、善、忍”好,被医院的邪恶之徒把手和脚全部铐起来达4天之久。在住院期间杨学贵又一次被恶警强行抬去了兰州市七里河法庭,恶徒非法强制给杨学贵秘密判刑8年。在法庭上根本不允许大法弟子杨学贵申诉,杨学贵只有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用毛巾把嘴捂上,几个恶警把杨学贵压在身下,不让起身,邪恶仓促开庭完,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杨学贵被兰州客车厂监狱、狱政科的7、8个恶警强行送到兰州监狱,恶警对身体虚弱的杨学贵又進一步的迫害

在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杨学贵,关禁闭室,当时是兰州的十一月份,天气已经是零下好几度了,但是这里的恶警不让杨学贵穿外衣,只让穿线衣、线裤,手和脚被恶警铐在一起,关在又冷又湿、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禁闭室十天十夜,杨学贵所有的随身物品也被犯人抢劫一空,恶警看人已快不行了,才送進医院,在杨学贵住院三个月之后又一次被兰州监狱的七个恶警把手和脚铐在一起继续关在兰州客车厂监狱的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一天一夜,身体极度虚弱的杨学贵又经过一天一夜的折磨,第二天七个恶警又把杨学贵再一次秘密转移到临夏监狱(距离兰州很远,期间恶警根本不让家人知道)。杨学贵的母亲去医院送饭才知道人已不在医院好几天了,她费尽周折才打听到儿子已被送往离兰州很远的“临夏监狱”。杨学贵又在临夏监狱继续被狱警迫害,又被再次关進只有5个平米大的又冷又潮湿又黑的禁闭室,睡在又湿又潮的地下七个月(期间不让出门半步)。

在被关押期间恶警还要逼迫杨学贵放弃自己的信仰,因杨学贵坚信自己按“真、善、忍”归正自己,做好人没错,拒不转化,又一次遭受甘肃临夏监狱的進一步迫害。现恶警不让其家人接见,剥夺了正常的家属接见。在中国所有的劳改所、监狱、洗脑班,所谓的转化就是不让你吃饭、体罚、不让睡觉、不准家属探视和加大加重奴役劳动和延长劳动时间,加上酷刑折磨,这就是江泽民统治下的独裁暴政下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江泽民犯罪集团“最终将在可耻中收场”,真象必将大白于天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