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大法弟子李文明、肖彦红夫妻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李文明,男,39岁,工作单位兰州机车厂,96年6月得法,原兰州市七里河辅导站站长。肖彦红,女,39岁,工作单位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护士,96年初得法,辅导员。他们两人在大法中结缘,97年7月结婚,日子过得很美满。自从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他们的家庭生活就遭到了破坏,再未有过一天正常的生活。李文明曾四次被非法抓捕,在这期间被非法监禁半年,判劳教一年半,解教后送洗脑班,后来逃出。2002年9月初第四次被非法抓捕,因参与电视真象插播,被非法判刑20年。肖彦红从99年11月初至2001年9月这期间里,被判劳教一年,解教后送洗脑班,因在网上声明“保证”作废,从洗脑班再次被捕入狱,2001年9月中旬被保出狱。现在被迫流离失所,是兰州公安重点抓捕对象。

1999年7.20之前一周左右,李文明单位的领导突然通知他去西安出差,按他的工作性质是没有出差机会的。同时兰州辅导站的老葛也接到领导通知让她去外地疗养,老葛已退休在家,按常理这种机会几乎是没有的。面对这一异常现象,他们都拒绝了单位领导的要求。原来这是早有预谋,想在当地无人知道的情况下对大法弟子下手。当初兰州辅导站站长袁江正是以这种形式在外地被捕的。

99年7月21日凌晨3点正,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派十多人到兰州机车厂值班室将李文明非法抓捕,当时他正在值班。同时查抄了值班室和家,抄走大量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

在这同一时间,兰州辅导站还有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兰州大法弟子得知消息后,从当日上午开始,大家自愿地陆陆续续到省政府门前上访处上访,要求释放无辜被抓的大法弟子。下午,肖彦红作为上访的代表之一被人领進了接待室,那人把代表们安排入座后就出去了。代表们被冷落20分钟左右,然后有人叫他们从后门出去,可刚一出门口,每个人都被左右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架着上到一辆车内,车从省政府后门开出。大法弟子代表们被带到某宾馆最顶层的一个大会议室内,被严密看管着,直到午夜12点左右没见一个领导出面与代表们谈话。最后代表们被一个一个叫了出去。肖彦红被单位领导接回单位,临走前一位女工作人员对她说,国家规定以后不准炼法轮功,要炼自己在家炼。

第二天早上8点多,肖彦红与几个大法弟子又到省政府门前继续上访,其他兰州大法弟子也在不断前来聚集。10点前省政府前的三个路口全部戒严。最后所有兰州大法弟子被强行用公共汽车拉到七里河体育场,然后按兰州所在区域划分将大家分别拉走。七里河区大法弟子被拉入安西路小学,因为所有弟子拒绝签名,進教室后,有一人扛着摄像机对着每个弟子摄像。有一名男子走進教室,用很横的语气问大家:“你们上访说你们的人被抓了,谁被抓啦?”肖彦红立即站起来回答:“我爱人被抓了,我当时就在场。”那人无言以对,低着头转身出去了。

99年7月21日李文明被捕后非法监禁半年,后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3个月;2000年5月因参加被迫害致死的兰州大法弟子姚宝荣的悼念活动,被公安当场非法抓捕,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99年7.20以前,肖彦红曾给甘肃省委副书记李虎林写过一封信,信的内容是结合自己炼功后祛病健身,思想道德升华的实际情况介绍法轮功的美好;同时反映了甘肃某县公安人员对当地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骚扰的违法情况,希望领导能依法公正处理。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和重视,这封信同时上了明慧网。然而后来这封信却成了她的一大罪证,使她成为兰州大法弟子中受迫害的重点对象。7.20后,这封信的复印件很快转到甘肃省妇幼保健院领导那里。医院领导找她谈话,并停止工作反省,让写检查、写“保证”。最后市上专门来领导看她的认识态度,面对市领导及全院领导,她仍然坚定地说:“我身体的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还炼,我们炼的功根本不象电视中说的那样。”

经领导商量,可以让她暂回科室上班,思想工作以后慢慢做。不久,在兰州的亲戚轮番来找她做思想工作,让她写“保证”。见不起作用,院领导给她千里之外新疆的父母家打电话,让她母亲尽快乘飞机来兰州。当时正赶上她90多岁的外婆病重住院,正是需要她母亲照料的时候,由于催得紧,她母亲只得撇下外婆乘飞机赶到兰州。到兰州的第二天,母亲从电话中得知外婆已经去世。

肖彦红郑重地对母亲说:“回想我炼功后身体和思想的变化都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说我今天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因为师父的保护使我避免了一场重大车祸。师父给我们祛病健身,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

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公道,肖彦红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她离开单位后,市上领导天天给院长打电话催着要人,院长被逼无奈,决定立即停发她的工资,同时出钱让专人去北京找人。

99年11月初,肖彦红与另一位大法弟子在兰州市七里河附近的大街上被七里河公安分局一名恶警非法绑架,送入杨家桥派出所行政拘留,一周后改刑事拘留转送西果园看守所。

看守所内监室狭小、拥挤,卫生条件极差,在里面吃喝拉撒,空气令人窒息;成群结队的大老鼠在地上、饭台上乱窜,甚至上到床上。肖彦红被染了一身虱子,每天被强迫捡大板瓜子,定量半麻袋,完不成就体罚、挨打。

2000年1月底,肖彦红被判劳教一年,转入平安台劳教所,她是兰州第一批被判劳教的三名大法弟子中的一个。進所后身体、用物,从里到外严密搜查。

劳教所严格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说话、来往。吃饭、睡觉、上厕所等由指定的几名劳教人员陪同监视。除参加体力劳动外,还在精神上施压,强迫洗脑,强迫听、写诬蔑大法的内容。在劳教所对精神、肉体的摧残下,她曾两次违心的写过“保证”。但当她清醒、理智起来后,又纠正了错误,被劳教所延期迫害80天。2001年2月1日被解教后,肖彦红被直接送入七里河韩家河洗脑班。

因在明慧网上声明“保证”作废,2001年3月初肖彦红被七里河公安分局从洗脑班再次非法抓捕送入西果园看守所。因为长期受精神、肉体摧残,她的身体状况日益下降,于9月12日送大沙坪医院。

2001年9月中旬肖彦红回到新疆父母家中,她父亲单位的领导暗中派人监视她,使她的亲属增加了精神上的压力。

11月,肖彦红在家中听说丈夫李文明被解教,机车长领导把他放到单位里专人看管,没有自由,李文明正在绝食抗议。肖彦红准备给机车长领导打电话询问此事。机车长领导知道后非常紧张,专门开会研究对策,最后指定某工作人员负责答复。肖彦红在电话中说:“人已经解教了,你们继续把他看管着,这是违法的。”对方回答:“我们也知道不合适,可没有办法。”不久李文明被送進了洗脑班。

2002年2月李文明逃出洗脑班。他逃出后,公安在他们家附近安排了盯梢,一有来人立即报告,在兰州各个出口处张贴了悬赏一万元抓捕他的告示。

2002年9月初李文明第四次被非法抓捕,在提审期间,兰州市恶警谢东等对他多次施以酷刑,导致他生命垂危。他因参与电视真象插播被非法判刑20年。

肖彦红在父母家期间,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党办经常往家中打电话,表面上是关心问候,实际上是监视她在家中的情况。她被迫离家出走后,兰州公安两次派人去新疆父母家中抓人,现在是重点抓捕对象。

李文明、肖彦红夫妻受迫害,只是千千万万受害家庭中的一个实例。他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失去做人应有的基本权利。而镇压法轮功完全是建立在欺骗和造假基础上的,希望世人能认清真象,帮助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镇压与迫害。


======
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兰州电话区号0931)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北街151号
邮编:730050
传真:2332246
院长办公室:2346699
院办:2336818
党办:2341146
保卫科:2341149

兰州机车长
地址:兰州市武威路49号
邮编:730050
厂长办公室:2863772
书记办公室:2863864
长部办公室:2863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