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讲真象记


【明慧网2004年11月24日】小爹今年八十一岁了,生人见了都不信他有那么大岁数,他走路生风,说话声如洪钟。我们是一个大家族,一个自然村上千人,几乎全是我们一家子。在小爹的带动下,全炼法轮功,就连村支书、村长、治保主任,无一例外。

小爹是个传奇人物。听年长的人讲:小爹一家三代烧香。解放后,在无神论的教化下,人们经过了三反、五反、打右派、大跃進、大四清、小四清、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每一个政治运动,都会有一批胆小的把家里的神像扔到垃圾堆里,墙旮旯里,甚至是粪坑里。小爹不信这个邪,凡看见被人扔掉的神像,他统统请回家,细心洗净,然后摆到神桌上。说真的,小爹家里的神像可开一个博物馆,真是应有尽有。

九六年,我夫妻二人双双得法。炼功后不久,老公的脑血栓神奇般的痊愈了,扔了拐杖,生活也能自理了,而且身体比以前更好。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单位,也轰动了整个老家。我老公是一个上万人单位的党委副书记,无论在单位还是在老家,知名度都挺高。

春节,应老家人的再三要求,我们回老家探望父老乡亲。族人看到我们,无不称奇。小爹也来了,一见面就说:“什么功法这么神,让我也见识见识,我烧了一辈子香,烧香人得脑血栓的人也不少,没一个好这么利索的,这么好的功法,我也学。”就这样,在小爹的带动下,我们村很快成了有名的法轮村。

7•20江XX无理镇压,小爹不信这个邪:“好的说不坏,坏的说不好,咱眼见为实!它再造谣,咱不信,咱就炼,看它能把咱怎么样。”就这样,小爹坚持下来了,全村人都坚持下来了。

迫害这五年多,小爹讲真象五年多,讲了多少人,小爹不记得了。他老人家在村口开了个修自行车的小铺,只要有人来修,小爹就讲:“是呀,我身体好,是炼法轮功炼的。法轮功就是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烧了一辈子香,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功法。什么中央电视台说的,那是江XX编的瞎话,别信它的!中央电视台是老江管着的,老江叫它说啥它说啥,它敢不听老江的?别信它的,都是骗人的!”

小爹识字不多,可就是法记得多,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他一样不落下。《转法轮》他一天一讲、两讲的看,早上四点起来炼功。他炼功和别人炼功不一样,他一年四季在外面炼。他说:“外面空气好,在外面炼功有好处。”

农闲时,邻村的人们来找小爹唠嗑,小爹就讲开了,从天津大抓捕讲到4•25大上访;从7•20大镇压到天安门大喊冤;从“天安门自焚”到“焦点谎谈”,只要和法轮功有关的,没有他不知道的。我们这十里八村都知道:法轮村有个八十多岁修自行车的小爹,小爹连“江泽民被人告上了国际法庭,法轮功在世界洪传六十多个国家”都知道。他还能从《三国演义》讲到《隋唐演义》,从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的奸臣、忠臣讲个遍,话锋一转,就转到了“江XX打压法轮功是当代最大的昏君”,“当初打压法轮功,中央政治局七个常委六个都不同意,就江XX要打压”。

小爹在村上也是最忙的一个,四婶消病业,他带着大家集体发正念,六奶奶消病业,他又带同修集体发正念。“记住老师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这都是老师说的,一定要记住哇。”

每次,老师的新经文到,小爹都先叫侄媳妇读给他听,然后再一遍一遍的自己读。每次的护身符,小爹要的最多。他都发给了他的顾客。

今年春节后,小爹突然得了脑血栓,村里人一个电话把我和老公叫了回来。我、老公还有全村人发正念,小爹心里也发正念。一个星期,小爹下地了,半个月,小爹又开门修车了。“听说你得了脑血栓,真的吗?”“真的!老师保护我,又好了!”“真神呐,法轮功真神啦,你也教教我们吧。”“行啊。”小爹爽快的答应啦。小爹一答应不打紧,我隔三差五就得“再卖个录音机,还有炼功带,赶快送回来。”小爹的“命令”,我总是恭敬执行。

现在,很远很远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个法轮村,法轮村有个八十多岁的小半仙(外村人的传称)。我们全村,全族都为我们这位八十多岁的小爹而自豪。

乡卫生院的人也知道我们法轮村:“听说法轮村有个八十多岁的小半仙得了脑血栓不治而愈,抽空咱去看看。”

种麦时,住村干部给小爹开玩笑:“小半仙,610来了你敢不敢讲?”“好哇,610来了,我给610讲;县长来了,我给县长讲;省长来了,我给省长讲;江XX来了我给江XX讲。不过江XX那来不了啦,它活不过我老头子啦,哈哈……”小爹的笑声穿过云层,直上九霄,令众人刮目相看,令邪恶之徒心惊胆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