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乡场去发真象传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4日】

到乡场去发真象传单的经历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得法,受益无穷。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走的路一直都很艰苦。每天要上班,下班早一点的天还要种庄稼,因我丈夫是农村的,他在外地打工,要养孩子读书。自己经常很苦恼,被常人的事情磨着,没有时间去讲真象。但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我都一直和同修一起在做讲真象的事,但自己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滋味,和修得好的同修比距离相差很远!我一般一个月出去一至二次,都是走农村去做,看到人就当面讲,没有人的屋子就放一张包好的真象传单,有时是自己写的“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小纸条装好送给有缘人,他们都很接受,都要。我就跟他们讲,法度有缘人,要善良的人才能听到这么珍贵的大法,这是千年不遇的,平时讲真象的时间就是上班的同事,买菜的对方,买水果的对方,走亲访友,有机会都想多救一个众生。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我和一个同修到乡场去发传单,到场时间已经是九点半了,我们是把传单包成很小,给一些人放在背篓里,开始往正街进去,等我们回来看到地上有一张传单,心里有不对劲的感觉,但马上想到“我今天是出来讲真象的,不能泄气,还要接着做。”我们就往对面的山坡上爬,一路走,边走边发正念,有电杆就贴。一直走了很远很远,走到一个村庄的便道,就又在电杆上贴,我在旁边发正念。就在这时,电杆旁边有灯亮了,还有声音叫。当时心里想可能是监控器,心里有怕心,马上调整心态,我叫同修快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干扰我们讲真象的邪恶烂鬼,并请师父加持。我们开始走小路,走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从房子出来一个又高又胖的男子汉,不像农村人,跟我们打招呼,“喂,你们走得快,往这边来。”我立即很善意的回答他说:“你认错人了,我们是过路的。”他就回去了。过后我们才想起可能是监视大法弟子的,才想起他的那种伪善。我们从没有想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安上了监控器,我心里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俩安全回家。

这是我个人的认识,希望每个同修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不负师尊对我们的愿望和慈悲苦度。正念正行,把师父讲给我们的三件事越做越好。

到农村讲真象的经历

我和同修到农村讲真象,一般都是早上买点干粮,带点水,就开始上路到很远的地方去讲。我们边走边讲,到12点就找个地方坐下发正念,背论语。然后开始吃自己带的干粮,边吃边切磋,一定要正念强,不要被邪恶钻空子。

我们走到一个村,看见那里有很多人,原来是在请客,我和同修都高兴,想这一下太好了,这里这么多人可以听真象。我们边走边发正念,到了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都愿意听,讲大法对社会、家庭、个人的好处,他们也很接受,我们还送给他们一些我们自己写的纸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都争着要,说我家姐妹多,有的说我家亲戚多,请你多给点。我内心很高兴,这又是多少众生得救啊!

往回走的时候,看见山坡上有一位老人在割草,就想这回让同修去讲,我正在想时同修就说出来了,她说你上去给他讲吧!我就上去了,刚上到坡上,就掉到一个洞里去了,鞋带断了,我手拿起鞋子往上走,给老人讲完真象后,他说谢谢你,这么高你都上来给我讲这么好的“法轮大法好”!我给他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下来又掉到另一个洞里去了,这一下把我摔醒了,才想到自己心里还有这么不好的想法,要同修去讲,自己怕爬山,辛苦的让别人去做,忘了自己是出来做什么的。

我心里想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以后不要出现这样的事,今后一定要做好师父讲给我们的三件事。我是一个平凡的学员,和修得好的同修相比,距离相差很远,但我经常想要听师父的话,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