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知得法不易,正念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1月24日】

一、深知得法不易,自然倍加珍惜

我在很早以前就有寻师求道之心,还去过武当山、青城山等地寻师,但都失望而归,后来与朋友相约我们分头寻找,如果谁先找到好的功法,就互相告诉。终于在1996年的中秋节那天,这位朋友来告诉我“法轮功”就是最好的功法,他引用“法轮功”中特点原文介绍说“这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明确修炼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宇宙绝对真理。”而且还告诉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些在当时所有的功法中都没有听说过,但觉得这些内容很熟悉,特别强调心性的修炼。我从内心深处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广场炼功点学功,并邀了另一位好朋友。我们一起走进了修炼大法的大门。

可以说走了十几年的弯路,才能得大法,深知得法不易,自然倍加珍惜。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我悟到这这么好的学法、炼功环境,如果不珍惜时间,过了这个村,可能就不会再有了。于是我参加了每天的早晨集体炼功和晚上的集体学法,每月的师父讲法录像从不掉课,如同师父亲临讲法一样认真听法。几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各种干扰不断袭来,最为突出的一次就是我妻子病了,腹痛明显,当时我正要出门到学法点学法时孩子抱着我的腿不让走。当时我心里很矛盾,不去就会耽误了这宝贵的学法,走吧没有照顾妻子,我坚持来到了炼功点看完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从那以后各种干扰明显减少,保证了学法炼功时间,而且家人身体都明显变化了。如妻子的腹痛、鼻炎不治自愈,孩子的扁桃体炎经常反复也消失了。真是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后来妻每当提到此事还有点怨我,跟她解释多次她还是不能理解。好在师父点化,一席话才使她后来理解我,就如同在水里救人一 样,如果我被淹在水里的人死死抱着,俩个人可能都会死去。这时必须想办法先把对方推开,然后再返回来救人,这样才能把人救起来。这就是当时我克服重重困难,走到了今天,保证了学法炼功的坚实基础,才顺利走过了这五年,才有今天在世间救度世人,包括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二、四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

在1999年7.20邪恶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谎言,再欺骗着众生。我作为受益者、一名大法弟子,是最有权力站出来说公道话。在1999年10月22日我们一同五人到北京信访办上访,不料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接回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断的背法炼功。师父在大连讲法中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要求你比常人中的模范英雄人物还要模范的,你完全是一个为着别人活着的,为着宇宙的真理可以牺牲生命的。”

后来在劳教期间一直用这段话来要求我自己,特别是重大的磨难来临时,我就想起师父的这段话来鼓励,就战胜了一道道的难关,遭受了非人般的折磨,头顶被恶徒用木棍打,头部到现在一边高一边大;不让睡觉,冬天用冷水缓慢的冲淋,长期罚跪,经常拳打脚踢,恶徒总是用很粗的木棍打,导致我脑部、肋部骨折,一动就能听到胃音,疼痛难忍,还要劳动。在难熬的情况下,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每当想到师父的这段话,坚修大法信心百倍,再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我证法的路,在劳教所里不断没被邪恶转化,反而在2000年5月13日师父的生日那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成功在操场上集体炼功,有力的震撼了邪恶。

在一年劳教快结束时,潜在的带着求上层次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犹大的邪悟搞糊涂了,写了所谓的保证。回家后,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一下子就明白自己做错了,声明在劳教所里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邪恶之徒继续迫害、阻碍我回原单位上班。我加紧学法,40天后又重新去北京上访,抵制邪恶的迫害。我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后放回家,及时安排了上班。

在2002年正月初六,人们还在过着年,我第三次上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被恶警抓后迫害致伤,恶警把我身上带的钱全部搜走了。当晚我用正念闯出。到火车上因没钱被乘警赶下车。我当时就想,如果做好了,即使没有钱也能回家;细想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被恶警撵出了广场,没有做到堂堂正正的。于是我又返回了天安门,在接近升旗的地方,准备炼功以此证实法,却被恶警发现,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到了堂堂正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地方,我正念闯出。虽然当时手里没有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顺利的回家。

在2002年5月,恶警又来我家骚扰,说什么如果不配合就对我不了客气。当时我正想上北京去,既可证实法又可抵制邪恶的迫害。当晚我就离家,第四次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我再次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不断的向周围的世人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后来又被抓,转回当地看守所。

我绝食绝水抗议,抵制邪恶的迫害。约在二十三天时,皮肤如干枯的柴,见水很快吸收,特别口渴想喝水。由于没守住心性喝了半碗水,当时就悟到错了。就继续绝食绝水,连洗口水都不让在口中停留,否则很快被口腔吸收一部分。一时一刻都难以坚持,每分每秒都在放下生死。只有不但的背法加强正念“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洪吟)、论语等经文。大约坚持到第29天的中午午休时,我梦见一条大怪物被销毁,从口中吐出大量的残渣。第二天我被放回家。

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抵制邪恶迫害

在2002年十一期间中共“十六大”,江XX集团再次践踏宪法,侵犯人权,密电各地公安系统把大法弟子无故关押起来,我也是其中被非法关押的一个,关押在看守所。为抵制邪恶,我依然绝食绝水抗议,到第十五天,恶警说什么,我绝食是为了自己早点出去,而不怕给别人增加麻烦,是自私的。当时我被这种谬论所欺骗,再加上残酷的灌食迫害,经常窒息,思想稍有不稳就停止了绝食。后来在背法中才明白,实际是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听从了邪恶的指挥。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停止绝食的第三天,又继续绝食,并不断加强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就在我绝食的那天,它们加大了对我的迫害,判我二年半的劳教。我继续绝食发正念否定这一切,送我到劳教所体检时,见我身体消瘦,并有被迫害的外伤,劳教所拒收。在正念的作用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闯出了魔窟,汇入正法洪流中来。

2004年2月,单位破产,技术人员外流,我被分流到乡下,局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是否愿意,我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想到这些,就很快的答应了,并坚信在工作中无论怎么艰苦,我都能克服。但在他们谈话中,才得知因我炼了法轮功才被分配到乡下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只是个简单的服从分配的问题,完全是邪恶变换方式的迫害。师父在2004的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我立即告诉单位,我是因炼了法轮功身体才变好,思想境界高尚,工作认真负责的,而且在工作中有一定的成效,这是你们知道的,如果你们配合江XX迫害好人,无疑是在助纣为虐。我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哪里受阻就讲到哪里。同时同修也纷纷给他们寄真象资料、真象光盘,他们明白真象后重新给我安排了工作。

四、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平时我总是按照师父说的三件事在做,可就是干扰大,导致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时间很紧,总是很忙的,这是什么原因?经过学法,不断的向内找,才发现是被邪恶钻空子了。总结一下有以下几个:

一、对师父对法没做到百分之百的全信,能理解的就信,不能理解的,存在着不自觉的半信,使自己不能完全同化法,表现在思想上杂念多、静不下来,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中不断的被干扰,所以必须做到百分之百的全信师父的话,如有不信或半信,首先分清这一切都不是我,并把它全部销毁。

二、发正念静不下来,时间又短,致使黑手烂鬼不能及时彻底的销毁,它们反过来就能干扰我们。于是每天在发正念时至少有一次延长时间到半小时或一小时,直至邪恶被除尽为止。

三、不是一思一念都能在法上,而是被常人的执著所带动。师父在2004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在日常生活中若有一点不正的念头,就立即发正念清除,不让它在思想中停留,这样做了以后提高的很快,也能静心学法发正念,干扰明显减少。

四、对自我的执著。当一件事做成的时候,觉得是自己的能力所为,其实是大法的威力。当一件事未做成时,就对大法产生怀疑,没有想到是自己的执著、有漏所致,还带着潜在的有求之心,常常不自觉的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有对自我的执著,越执著自我干扰越大。

师父在2004年4月12日亚太地区讲法中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在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的干扰,证实法千万不能证实自己。”师父还说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当完全放下自我时,自己就成为一个真正的法粒子,溶于法中,如同一滴水溶于大海中,完全没有自己,这时各种执著也就如同没有了根一样,自动解体,以前很难去的执著也容易去掉了。注意到以上几点后,干扰明显减少或没有了。

我们生生世世吃的苦,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得师父的大法,明白大法的法理,能够在世上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让我们抓紧时间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吧!

以上是我个人的浅谈,望同修慈悲指正,共同学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