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交流我的一些证实大法的经历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我是1996年下半年得法的。我一看到大法后,大法就对我的心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吸引力,我被法中的深奥真理而折服,我麻木的心灵被触动,点燃了我生命的火花。于是,我就如饥似渴的读书,以法为师,以法为大,时时按法的要求做,在佛光的普照下心性在迅速提高,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沉浸在法光的沐浴中,走着跟恩师回家的圆满之路。

99年7.20,邪恶流氓集团疯狂镇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有许多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证实大法。我当时思想很迷惑,觉得无可奈何,有了人的这一念,使自己迟迟没能走出去。通过和同修学法切磋,提高认识后,于2000年10月20日晚去北京证实大法。

到北京后经联系,有同修接我们到目地地。我被东北地区同修的正法行为所感动,他们租了房子,买了被子、做饭用具等供来京上访的同修用,见到他们比见到亲人还亲,气氛慈悲、祥和。有个河南同修来京4个多月一直在做大法工作,正念足,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在信访办给填表时,表栏里写進京闹事的人,这个弟子说,不能让我填这张表,我是来护法的,不是闹事的。那个人说:“我们都这么填”,这个弟子说:“不行”,那个人请示领导,换了一张表,这个弟子这样写的:“第一,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教;第二,有个宽松的修炼环境,第三,要撤销对师父的通缉令,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填完后,堂堂正正从里面出来。

第三天,我们去了信访办,人还没到屋,就上来一帮恶警把我们拉上了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和他们讲真象。

2001年3月14日,我到娘家告诉亲戚我儿子3月19日结婚,请他们喝喜酒。当时我和本村人讲真象,发资料,被恶人举报,该村治安魏立拉我到大队去,我不去,他又叫开发区的恶警。这些恶人到我家抄走录音机和录音带,及一些真象材料,然后到我娘家把我架上警车,在车上我和他们说:“我师父传的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还能祛病健身多好!”

到了所里,我看到我的录音带,就和他要,他指指不干胶说:“你准备贴在哪?”我说:“贴在我儿子结婚的车上,我们师父传的这个大法,在世界上有五六十个国家学,现在有一亿多人学,你也学吧。”他笑了,他叫我摁手印,我不配合。

我被不法人员拉到拘留所里。在拘留所,我还是讲真象,晚上所长到我们房间去说他是好人,我说:“好人你还做坏事。”他把门一摔走了。第二天我和值班人说:“放我回去,哪有妈妈不参加儿子婚礼的道理。”

所长说:“让你儿子儿媳来不行吗?”我理直气壮的说:“不行!”我又说:“要我走,我也得走,不要我走,我还得走。”

第二天,我老伴就来把我叫回去,没等办完喜事,老伴说:“你还得回去。”他说是交500元押金给我请了假,办完喜事就回去。我说:“我不去,这回是你叫我去的,你是舍不得那500元钱。”老伴说:“如果你不回去,他们还开车来抓你,押金也不给,你去吧,我去和领导说说,你和我一块回来。”当时我说:“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后来老伴和领导说了,领导同意了,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2001年11月14日,我们整体進行一次迎新年正法震邪行动,晚9点钟,我们分头各自行动,第二天我和人讲真象时,一个常人拉着我说:你还在这说,某某某被公安抓走了。经了解,这次我们有个同修崔某某被莱西恶警打死了,有6个大法弟子被抓,学法点资料被抢走,死者家属被关了一夜,不能见被打死的丈夫。

第三天,我家来了个便衣警察叫我去了解情况。我说,哪也不去,就在家问吧,我不听你骗,不过,你们也是被蒙蔽的受害者。他说,你不去强制你去。我说,随便。其中一人在外边打手机,请示上级,之后灰溜溜的走了。在任何时候,我们要正念除恶,不听邪恶的指使。

我利用一切机会,走到哪里把真象讲到哪里,资料发到哪里。讲真象时,什么人都能遇到,有的人不要,有的接过去撕了,我就对他说:“撕了不行,他不是金子胜似金子,比生命都要紧。”旁边一位老太太说:“你给了我两张,一张中间裂开了,我对起来看,你把这张拿去给别人看吧。”撕的人不好意思说:“我去印几张吧。”还有明白真象的人主动向我要资料。有一个人对我说:大姐,你给我个写有“真、善、忍”的不干胶,我贴在家里。邻居看见了也要个贴家里。

在心性方面,也有不足之处,有时忍不住,不能慈悲对待家人。随着不断学法,我要在心性上下功夫,用善心对待亲人,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明白自己的责任重大,救度一切有缘的人,用心做好三件事,把救度世人,讲清真象溶于自己的生活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