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海外同修用电话讲清真象有感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十月一日那天,我来到了居住在东北某城市的姑母家。姑母很高兴的跟我讲起了在今年年初,她在女儿家接到了讲清真象的电话,因大陆的情况复杂,刚开始时姑母很警觉,可是越听越感到亲切,电话是从新加坡打来的,姑母很受感动,但又不能明言侄女也是大法弟子,最后姑母很委婉的说:“……这不是我的家,如果我们有缘份的话,将来一定会见面的,一定会见面的!”老人讲完了便陷入了沉思,她那慈祥的目光凝视着远方……

海外同修打来的电话使姑母切身感受到了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在反对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对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使姑母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善良的姑母是最疼爱我的亲人,自从7.22以后,她一直为远在他乡的我而提心吊胆。去年相约要在教师节那天去看望姑母及我的老师,因为我流离失所而失约,我对姑母说:“他们让我到派出所写个“保证书”,写了就意味着对大法的否定与背叛,就是打死我也不能写!

“对!”姑母铿锵有力的说,令我为之振奋、喜悦。姑母在大是大非面前、在正义与邪恶大较量的时刻能如此深明大义理解我,以及这几年在救度众生中的鼎立相助,已经为她生命的未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由衷的感谢从新加坡打来电话的同修。

在乘火车返回的途中,我向坐在我身旁的一位中年妇女讲真象,她告诉我,在她护理患病的婆母期间,曾两次接到了来自于美国的讲清真象电话。

“这两次电话看来是偶然的,决非偶然,你一定很善良应该得以救度……”。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得做个好人,多做点好事。”她很感慨的说。大洋彼岸的电话使这位善良的妇女明白了真象,她会有个美好的未来,我感到欣慰。

去年八月,受恶人的指派,我家先后多次受到骚扰,让我去派出所写“保证书”,为此我被迫流离失所,半年以后回到家中。有一天下午,我刚走进社区的大门口,那辆我曾经坐过的警车(因九九年我进京上访后又被当地非法拘留)从院内迎面缓缓向我驶来,车里面坐着的正是那个主抓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我直视着他,他却对我视而不见。

江氏集团以金钱和晋升职务来收买公安干警,以降职、下岗切断有良知干警的生路来要挟迫他们助纣为虐。(我们地区派出所的电话号码曾经公布在《明慧周刊》上)他能顶着压力对我视而不见,可以说与海外同修打电话用慈悲去唤醒他们的良知,使他们看清了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不无关系。

海外同修给大陆同胞打讲清真象的电话,使大法弟子的亲人看到了光明,得到了宽慰。使有缘人得法,使世人得以救度、使有良知的干警选择了光明的未来,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恶警、恶人看到了江氏集团的末日即将来临,有的人不想再当替罪羊了,而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减少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在正法进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海外同修所做的一切在鞭策着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让我们以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的教导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