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在打电话讲真象中不断提高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我是2003年5月才真正得法的新学员。在这一年多的修炼过程中,虽然有过种种磨难与过关,包括身体上的,以及其它形式的矛盾与障碍,但我更多的是感受到师父对众生的慈悲,对弟子细心的呵护、引导,感受到在大法中修炼身心上难以言表的欢娱。

* 开始以打电话形式讲清真象

从2003年7月开始,我每周日去一个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那时我仅仅是个人修炼。慢慢我从师父的近期讲法中了解到正法的概念,认识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承担的责任: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

我是从明慧网上同修的心得体会中了解到打电话讲清真象的形式,真心佩服他们正念正行的丰姿。我的第一通电话是打给一个派出所,一个值班警察接了电话,我根本听不清对方的声音,当时还不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好在他能听清我讲话。在浑身微微发抖和流汗中,我讲完了几个我想表达的要点。当时看似平平常常,但今天再回头细想:作为一个新学员,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能成功打这样一通电话。

刚开始,电话号码都是从明慧网的“迫害真象”中抄下来的。但我很快就发现,几乎所有的电话号码,都有大法弟子讲过真象了,而且不止一次。后来我就从“大陆综合消息”中收集电话号码。

一天,炼功点的一个同修说起她从电话小组协调员那里拿到电话号码讲清真象的事。我一听非常高兴,我真是太希望得到电话号码了。我将我的联系方式给这位同修,请她转交给电话小组的协调员。谁能想到这竟然是我那段时间最后一次参加集体炼功。(因个人修炼有关要过。直到最近我才又恢复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后来我就在家中自己炼功、学法。不过幸运的是,我一直能够从协调员那里拿到宝贵的电话号码,从而能够坚持以打电话的方式向中国的群众讲清真象。现在回头看看,如果我当时未能坚持打电话讲清真象,我是不可能这样顺利走到今天的。从中,我也深深体会到大法弟子间相互协调,相互帮助的重要性。

* 学好法是修炼的根本

我以前就读过明慧网大法弟子的心得体会,介绍说在打电话讲清真象前要静心学法半小时。当时我对此还不以为然。自认为只要每天保证一定时间的学法就可以了,感觉修炼是修炼,讲真象是讲真象,讲真象时就要充分利用时间。潜意识中感到学法会占用,或浪费讲真象的时间。(因为我每天能够用来打电话讲清真象的时间是很有限的。)

直到有一天,我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用来打电话,我感到很高兴:这回,可以讲个痛快了。可一连打了十几通电话,虽然几乎都有人接听,但没有一个人听电话超过十秒钟的。还有个人一听到“法轮功”就破口大骂。我感到很奇怪:同样一批电话号码,昨天打还比较顺利,今天怎么了?我放下电话静下心来向内找,试图找出还未放下的、应该去的执著心。这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学法!我毫不犹豫,静心学法半小时。再接下来打电话,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在后来的打电话讲清真象中,渐渐对静心学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学好法是修炼的根本。有时,当个人修炼状态不佳时,我甚至自己都能闻到自身那浑浊的气味。以这样的状态去讲真象,怎么可能有好的结果。而法却真有这样的威力,真能消掉大法弟子身上从内到外的肮脏的东西。我也对师父的经文《香莲》有了更深的体会,在此抄录下来与同修共勉:

香莲
净莲法中生
慈悲散香风
世上洒甘露
莲开满天庭

* 学会发正念

在参加集体炼功时,从同修那儿了解到发正念的概念,后来从师父相关的经文中学到了发正念的涵义以及做法。可是自己心里并不清楚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每天只是在几个正点发正念时,打坐,摆好手势,默念正法口诀,是否起到发正念的效果,并不知道。而且在早晚发正念时,常常睡过去,等醒来时,发现已过去十多分钟了。虽然人还坐在那儿,可手不知偏到哪儿去了。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自己也知道不对,可就是无法突破。

一个周六的下午,我有一段空闲的时间可以打电话讲真象,我就先打坐发正念。因为我已经从明慧网同修的心得体会中了解到,讲真象前先发正念,以清除邪恶和各种干扰。那天我心态较好,往那儿一坐马上就静下来了。我默念了正法口诀之后,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置于一个旷野之中,所覆盖的区域在不断扩大、扩大……,真正体验到周身溶在能量中的感觉。再接下来打电话,几乎每通电话都有人接,而且对方都能听完我讲述的真象内容。其中一通电话是打到公安局的,一位女士接了电话,让我吃惊的是,她竟对我说:“我在这儿等很久了!”她提了很多问题,我都一一作了满意的解释。当时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真是“佛法无边”啊。

由于有了这次成功的经历,后来马上就犯了一个错误。在打电话前发正念,我去追求那种发正念的“状态”,当然不会有好结果了。好在我醒悟得快,没有铸成大错。

后来,除了在打电话前发正念,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是边打边发,哪一次正念发得好,哪一次真象就讲得好。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逐渐体会到怎样正确发正念,怎样集中强大的念力。我发正念没有用定时音乐,都是自己掌握时间,多数都超过十五分钟,有时会很长时间。发完正念,我能体会到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

现在仔细回想我对发正念的认识过程,真是深深体会到师父对修炼弟子的慈悲,以及对修炼弟子严格的循序渐進的引导。

发正念的作用不仅仅表现在讲清真象中,也表现在我修炼的方方面面。在师父要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中,发正念是其中的一件。我的感受是,它不仅仅是一件事,而是师父慈悲赐予大法弟子的一个宝,一把利剑,一种超能力。它能帮助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在修炼的过程中消除一切旧势力的黑手、邪恶,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干扰。

* 放下执著,讲清真象

师父赋予大法弟子这样大的一个责任: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正是师父对众生以及大法弟子最伟大的慈悲,师父带领大法弟子走的是一条最正的修炼道路。在师父的经文《再去执著》中讲过“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们的执著心”。个人的修炼也就贯穿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

我身上的执著心实在太多了,师父在讲法中提到的每一种执著心,我身上都有。而在打电话讲清真象的过程中,这些执著心就一一反映出来。有时反映出来的执著心非常强烈,我想压都压不下去。没有办法,我只好放下电话,学法、发正念,将自己的心稳定到一个良好的状态,再重新开始打电话。而更多的时候,当我发现总也打不通,或打通了,对方却马上挂机,不愿听真象,这时我就向内找,每次总能找到自己的执著心,我就静下心来发正念,消灭这些执著心。有时,我真能感受到这些执著心被一层层消掉。直到现在我的这些执著心还在,但能感到它们在一天天变弱,我想要抑制它们比以前要容易多了。我深信,这就是师父为弟子精心安排的修炼道路,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中,磨炼自己,去掉身上的各种执著心。下面举一个例子。

有一段时间我打电话讲清真象的效果非常差。我向内找,找遍身上所有存在的执著心,仍不得要领,很长时间得不到突破。甚至有一次,一位老太太接了电话,她竟对我说:“你好好修修你自己吧。”我仍是摸不着头脑,我到底错在哪里?有一天,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有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现:要用善念救度世人。我马上就顺着这个念头向内找,这一找可吃惊不小,自己心中善的成份实在太少了。长久在常人社会的随波逐流中渐渐养成了一颗冷漠的心。别说是对根本不认识的世人了,就是对家里的亲人、对朋友,都常常没有抱着一颗真正的善心去面对,去关怀。如果连最起码的善心、善念都没有,还怎么称得上是一位大法弟子。从那时起,我就定下了这一念:要用善念救度世人。再接下来的效果就很好。

我给一位市长打电话,他出差不在家,他妻子接的电话,我对她说想找市长反映一下关于当地610的不法之徒暴力殴打一位大法弟子的事。她对我说:“听得出你是一个好人。昨天我也接到一个法轮功的电话,刚拿起电话他就说‘请你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谁迫害法轮功了?”接着,她将我介绍给市政府的一位秘书长,我向他详细讲述那位大法弟子受暴力伤害的事,并向他讲清了大法的真象。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

在后来的打电话讲清真象中,以及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我都要求自己要以善心对待所有的人,用善心看待所有的事、物。经过这一段时间,自己都能明显感受到心性上的升华,对师父的经文《法正乾坤》“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有了更深的理解。

* 坚持不懈

打电话讲清真象已成为我修炼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哪一天我没有打电话讲清真象,我心里会感到不安,感觉未尽到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不愿、也不会为自己找任何借口来逃避这份理应承担的责任。同时,我也感悟到,当我心中有了这一念,这样一个为救度众生而发出的愿望,其它的一切,师父都会为弟子安排好的,保证每天都会有时间、有机会打电话讲清真象。

虽然我以打电话的方式讲清真象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但很多时候成功率很低。我感觉主要原因还是个人修炼得很不扎实,有很多执著心未去,心态不稳定:有时才刚刚打通了几个电话,感觉讲得不错,欢喜心一起,下面几通电话马上就不行了;正在讲的过程中,从脑子深处会溜出一些杂念,控制不住,电话那一方好象知道似的,马上挂电话不听了;有时会不由自主的执著起打电话的成功率,好象这是个修炼的标准似的,结果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新学员,我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还有许多关要过。并不是说只要在打电话前静心学法,集中精神发正念,清理自身以及外来的干扰,铲除旧势力黑手,并请师父加持,打电话就一定会顺利。根本就没有这样现成的公式可以照搬。每当打电话不顺利时,我就向内找,保证能找到许多反映出来的执著心。我没有因为这些执著心的出现而动摇我对修炼、以及对打电话讲清真象的信心。相反,我为我能够在大法的修炼过程中逐步削弱这些执著心而感到高兴,同时也增强了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

这只是我非常初浅的认识,不足之处,敬请广大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