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我讲一段传播真象的经历:那是一个阴雨夹着疾风的天气,我打着伞,背着包在居民楼内做真象。还剩下最后5份。我随意的向一栋居民楼走去,这是一栋死胡同楼,胡同的中间有一小道通向大路。我有些迟疑,但转念一想:这么偏僻的居民楼同修很少会到这来做真象,既然走到这,这里的众生也需要知道真象。我照例同以往一样打算上到楼顶再往下做。当上到三楼时,发现一户防盗门上有一火柴头大的一个红亮点。在阴暗的楼道内十分显眼,我有些疑惑本能的朝那看看心里有些警惕也没多想依旧上楼照例边下楼边做。当那一本真象小册子往报箱投时,同时发现正是那户有红亮点(类似电源指示灯)的防盗门。当时也是太大意了,就想让这户也看真象吧。也没多想下楼了,所有的真象材料都做完了。天依旧那么阴,雨依旧下。我撑开红雨伞顺着小胡同通向大道。我没走多远,隐约从身后传来摩托车声音,由远而近的向我驶来,当到我身边时他放慢了车速不时的看我并停下车,掏出手机欲打电话。我心一紧,直觉告诉我:他是那扇装有红亮点门里监视我的恶人。

我立即向他发正念并迅速的拐到一楼内,同时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慌。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道路是师父安排,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你们不配考验我,你们即将是被淘汰的生命。我极力的保持正念并及时向内找。我冷静的查找我为何被旧势力黑手钻空子,最近一段时间没认真学法,甚至有时间也是走行式的看表面,也没象师父要求的定下心来看,有时甚至四个整点发正念都没做到,念力不强时常被杂念干扰;至于炼功更是在惰性的驱使下日复一日的拖拖拉拉;有时看明慧文章同修正念抵制邪恶时,内心隐约总有一念:如果我遇到会怎样?并没有及时解体这种不正的思想以至在邪恶大量的压尽中被其钻空子。天哪!这是多大的漏洞呀,师父曾多次点化自己还不悟!这哪是修炼人的行为。正在我向内找之际 ,楼下传来警车的警笛声,还伴有噪杂的人群声。

刚升起的正念又被怕心焦虑所笼罩。我能感觉到被黑手、烂鬼操控的恶人就在楼下。我集中念力发正念,解体一切妄图迫害我的层层黑手乱鬼,并解体所有参与迫害我的恶警、恶人,让那个恶人立即遭报。

怕心、不好的念头不断的向我袭来,真后悔平时没能珍惜时间,认真学法,正念总是不够强。我从内心对师父说:我还有那么多的生命没有救度,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要做好,作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想到师父讲:“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我反问自己:怕什么呢?为什么怕?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造就的。我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想到这我顿感正念强大起来,心里请师父加持下楼后立即找到出租车离开此地。边想边下楼,顾虑心不时的向外反:不知恶人、恶警在哪,下面是什么情况。这时楼道中有居民开门下楼,我想跟随她身后一起下楼,又有些犹豫。但理智告诉我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我听到楼下有女人问她:你看到楼内有个女的没?环境不允许我拖延时间了,我坦然从容走下楼,几个女人正向我这张望。走出楼门的同时,我用余光发现楼门旁停着一辆巡警车。我理智的快速穿越楼群,身后传来巡警用对讲机喊话声,我不停的求师父,我必须遇到出租车,同时看到那个恶人正在骑摩托车四处张望。在师父的呵护下他却没看到我。终于在我的前方有辆出租车,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安全的离开。

通过这件事暴露了我很多的不足,有严重的怕心,正念不足,没能做到坦然不动。和同修的正念正行相比,自己好似大海中的一滴水。希望提醒那些和我一样不精進的同修,千万不要再执著人心,执著自我,不要错过历史机缘,真象一显,悔已晚矣。更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及众生的期盼。让我们共同作好师父要求作的三件事,真正的走出人来。

最后以师父的《师徒恩》和同修共勉: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