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领不识字的同修学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2003年初,有位同修来学电脑,她是从大山里来的。刚见到电脑时,一个劲的摇着头直乐,问:这就是电脑?不象。我们问:那电脑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她指指头:电脑电脑,模样总该象个脑袋样吧。我们都笑了,告诉她是她的观念在想象呢。电脑就是这个样子的。她憨笑着说:长这么大,快50岁的人了还没见过电脑。这次他们那儿邪恶势力对资料点的破坏很大,好长时间见不到交流材料和真象资料。她就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师父啊,我们这儿资料断了,请师父帮助让同修送来吧。这样发了三天“正念”。还没见同修把资料送来,她忽然悟到:还好意思请师父帮忙呢,这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吗?盼师父让同修把资料送来,我在干什么呢?坐享其成吗?没人干,我干,我从头学。就这一正念,第二天城里就来了同修,与我商量资料的事。我跟她交流了我的想法。同修说,我想办法与××市的同修联系一下,你上那儿学去。你们看,我这么一个正念,师父就安排我顺顺当当的来了。

没过几天,我发现山里来的同修在掉眼泪。同修说:真难啊,几年了证实大法多难我也从来没觉得难过,在邪恶之徒面前我从没掉过泪呢,这次不行了,我觉得真难啊。

再看看负责教电脑的同修,也在一边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教电脑的是位男同修,他悄悄的说:她一窍不通,开机关机就学了一整天的时间,这样下去什么时候学会呢?我还有很多重要事要干呢。

看到这情景,我想起了我母亲和平时期领不识字的同修学法的一段修炼故事。我母亲是位高级教师,她的有关学科教育论文在全国教育界推广过。我母亲为了她所热爱的事业,付出了她的全部心血。从我记事起,母亲的身体就没健康过,她患有十多种病,50岁刚过,每年就有一半的时间在医院里度过。直到最后,连路都走不了了。

1995年春天我母亲喜得大法。9天的师父讲法录像看下来,母亲已是红光满面,步履轻盈如飞了。她请了几百本《转法轮》,送给她的亲朋好友与在各界工作的学生。一个月后,母亲再去得到宝书的人家看他们是否决定修炼,如果不修炼的人,母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转法轮》留那儿的。母亲说,这是天书,能有多少人万幸得到呢。

我们居住的小区,我母亲挨家挨户洪传大法,他们组成了炼功点。过了一段时间,母亲的炼功点上多了两位不识字的老年同修。是以前信耶稣的。母亲他们集体读《转法轮》,她们两个就听,每次学完法,就遗憾的说一句:真好,可惜不识字,自己不能看。

几天后,母亲对我讲:我与你不识字的两位阿姨商量好了,白天我教她们读《转法轮》。

又过了几天,母亲脸上有些憔悴,她说:你阿姨学得太慢了,都快一个星期了,《论语》才读了两小段。我理解母亲的心情,她是那么的渴望全身心的早些背过《转法轮》。

我与母亲商量,阿姨都那么大岁数了,再开始学识字,也很难为她们的,就让她们晚上听你们读《转法轮》,白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也挺好的。这样也不耽误你的时间。

母亲也很同意。谁知到了晚上我下班回家,母亲就对我讲:“我发现自己太自私了。我决定还是教你阿姨读《转法轮》。今天我背法背到这一段,你看”,母亲指给我看《转法轮》293页上的一段法“在高层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因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是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善良的。可是由于生命体多了之后,他也产生了一种社会的关系,所以从中有些人就变得自私或不好了,就不能在很高的层次上呆了,就往下掉,掉到一个层次中。在这个层次中他又变得不好了,再往下掉,往下掉,最后就掉到常人这个层次中来了。掉到这层次上,是要把人彻底销毁的,可是那些大觉者们出于慈悲,决定在最苦的环境中再给人一次机会,就创造了这么一个空间。”

母亲说背到这段法时,全身一震,感觉太惭愧了,就是因为自己产生了私,才掉下来的,现在却还紧抱着私不放,修炼不就是修去这些肮脏东西吗。生在大法洪传之时,是多么幸运,因为不识字而不能读师父亲传的大法,是生命多大的遗憾啊。你想想,你的两位阿姨心里该有多苦啊,我却不能理解她们,站在她们的角度上替她们想想。我渴望背法的心情这么急迫,他们盼望学法的心情不也一样嘛。

听了母亲的话,我也很惭愧,因为我也在为私为我之中啊。我支持母亲继续教阿姨读《转法轮》。母亲把背法的时间安排在了晚上集体学法之后。从那以后,母亲屋里的灯就成了长明灯,直到她被迫害致死,几乎没灭过。

跟母亲一个炼功点的阿姨们有几位住在我们家的后一排楼房里,她们对我讲:早晨听到北风呼呼的叫声,真不想起床去炼功点,但一看你妈妈屋里还没灭的灯,就惭愧的一骨碌爬起来。

以后母亲与我交流起这件事的体会,她说,修炼的人一旦真正放下自我的时候,才能体悟到大法的神奇玄妙。我母亲是开着修的,她经常能够看到身体内这些奇妙的变化。

母亲说,她发现自己的私心后,再教阿姨读法的时候,心里一点也不急躁了。很平静的一字一字的教她们读,阿姨们用手指着每个字学念。长的句子都得断开来读,读很多遍,再合起来完整的把这一句读下来。一个月的时间读完的《论语》。出乎意料的是她们越学速度越快;几个月后两位阿姨自己能通读《转法轮》了。现在,她们每天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忙碌着。她们还能读一些简短的修炼人的故事或善恶有报的例子,讲给世人听。

在这期间,母亲每天夜里背法也背的神奇,没有一丝的杂念,睡很少的觉。母亲用了8个月的时间背熟了《转法轮》以及师父所有的经文,以后又陆续背过了其他的大法书。母亲告诉我说:背《转法轮》时,她的整个身子都空了,只有主意识在背,真是美妙无比。

我把母亲的体会讲给了教、学电脑的同修听。

教电脑的同修又开始手把手的教同修怎样拿鼠标,他开玩笑的说:别老用那么大的劲,这不是握锄把、镰刀之类的。

现在我经常在明慧网上看到那位在学电脑前从没见过电脑的同修发的他们当地揭露邪恶迫害的消息,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那个被电脑为难得掉眼泪的同修,想起那个发出一念:“没人干,我干,我从头学”就被师父安排肩负起神圣使命的大姐;有时我忍不住掉下泪了,为同修的伟大无私而感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