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象、证实大法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7日】我是沈阳大法弟子,1997年有幸喜得大法。到1999年7月24日,我经过两年的学法、修炼,大法在我心中有了坚实的基础。虽然黑云压顶邪恶的气焰嚣张,我凭着对真善忍的信念、做好人没有错的想法,走到哪里就寻找机会讲上几句法轮大法如何好。

1999年8月初,我在一家饭店吃午饭,饭店里有几个人在谈法轮功的事,他们说的都是电视讲的,我就举了几个例子,其中一个是市政府党政班子干部在心得体会交流会上讲的:从事党政理论20多年编写许多党政理论的书,国家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没有明显的效果,而且道德在下滑,腐败现象在上升。就拿我个人来说,以前一边做党政理论工作,一边到了基层连吃再拿。学了法轮功三个月心灵深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到基层也不吃了也不拿了,别人送的土特产也不要了。说到这里,当时吃饭的有一个便衣警察听了就说: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我说:是真的,这是他在心得体会报告会上讲的。这个便衣翻脸了就说:你没听电视宣传吗?我说:不像他们宣传的那样。这位便衣说:好也不能说,以后不许你说法轮功好,我是警察再说就抓你。我回到家里眼泪涮涮的掉,这个社会变了当好人做好人难。

看到同修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也想去,心里很着急。那几天看见有一大堆亮点跟着我,我一路骑车上班跟在我的眼前,后来知道是它们旧势力在阻挡我。以后我不断的学法,贴真象不干胶,发传单正念足了。

2002年秋季,我想虽然没有去天安门,但我要放下生死,于是我决定把派出所当成天安门,要把真象传单和真象的不干胶贴到那里去。就在我伸手准备贴的时候从走廊里走出四个警察到了我眼前,这时我心想你们看不见我,就贴上了。四个警察真的没有看见我,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上车了。在我走过派出所大门口的那一刻,身体轻飘飘的脚离开地面一尺来高。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神路难》)。后来我几次往派出所送传单都成功了。这是师尊给我的智慧和能力,心中有无以言表的感激。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登出海外大法弟子打出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横幅,我想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应该整体配合共同提高。我做了一个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的不干胶。另外空间的邪恶开始捣乱了,我总是想不起来贴,刚想起来马上就忘了,又干别的去了,持续了十多天。这期间我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战胜了魔的干扰。我马上拿起笔来,就在这时全身无力、心慌气短,我知道邪恶在迫害。我赶快写,写完后我就边发正念边走,身体无力、两腿发软的出去,贴在了过往行人看的很清楚的地方。一進家门,还没等脱鞋,邪恶急眼了,就说话了:“赶快撕下来,一会找你门上来”,连说了两遍,打進我脑子里,还推着我走。我想我不能被你推着走,我就是要助师正法,就是要揭露你们。接着我发了20分钟正念,邪恶被铲除了,我的身体也舒服了。师父说:“修炼是极其坚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过了几天,我又去贴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的不干胶,就在我贴上的那一瞬间,我感到好像万物都静止了一样。我看看东、看看西,再看看天空的星星、月亮,好像万物在注目,我开心极了。

2004年9月12日,我去了一个两年来一直想去都没有去的地方。1998年冬季我在那里做了几个月的工,跟一个姓方的我们叫她老姑(老板的姑)处得还可以,现在她在看门。我的脑子里时常翻出去看看她的想法,可细想路很远,离开几年了还是算了吧。直到今年又翻出几次,我忽然悟到这不是偶然的,是不是她们那很偏僻没有真象资料。我决心已定带上三本真象小册子、买了水果上路了。倒了两次公交车,再坐上三轮摩托车到了这个小屯。老姑没在家去参加婚礼,我跟姑夫唠了一阵子。他说从来没有人给他们送真象传单。我跟他讲真象说:到修大法的人,病都好了。他半信半疑说:这能是真的吗?我就从我的身体变化,讲到江××镇压大法,再讲到海外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大好形势。最后他不再半信半疑了。我给了他三本真象小册子,踏踏实实的回来了。

在乱世中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做着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伟大的事,这种感激和幸福是无以言表的。在这里向师尊致以最崇高的敬礼。深深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