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博览会期间重游母校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1月18日】昨日泪别古邕州,往事成梦心渐愁。为得故人识大法,不远千里又重游。

2004年11月,我们要去广西南宁市参加东盟十国的展览会。南宁啊,这片我曾经读书和讲清大法真象的地方,曾经的记忆是那么的熟悉,曾经的身影是那样的明净,那里有一群曾经和我一起相携而行,在古邕州捍卫我们神圣的大法的同修啊!可是,在残酷的迫害下,被学校开除的开除,被劳教的劳教,物是人非。然而,今天,四年前因坚修大法被迫害退学而游走他乡的我又回来了。

其实来时我已打算好,白天参展,晚上见我的同学和朋友,跟他们讲清真象。

一到南宁,就听说为了所谓的保护这次南博会,怕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外宾面前揭露他们迫害大法的真象,已经大肆抓捕过我们的大法弟子,凡是有“上访”记录的人,都有警察看守,因为警力不够,还从下属各地区、市、县抽调大批警员上来,整个南宁笼罩在一片白色的恐怖下。

拜访的第一人是一个亲戚。多年的飘泊使他尝遍了人生的冷暖,当我把真象光盘交给他的时候,我真诚的对他说:好好的看,他能改变你一生的命运。“真的能改变我的命运?”他像捡到金子一样高兴的问,我微笑的说“是”,他马上将光盘收藏好。

拜访的第二人是我大学的老师。当年我因被迫害不辞而别,多少也是老师心中一个难解的谜。一入母校,别种感慨,那浓厚的读书气氛,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学生的时代,然而,我知道我今天不是为怀旧而来,是为证实大法而来,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执著常人的情,不管过去所承受的如何,宇宙的历史会见证这一切的。所以,我是一路走一路发,当我把真象光盘送到这位老师家里时,她真的为有我这样一个学生而自豪,我要走时,老师送我,直到上车,开车后从车上看不见老师的影子为止。

剩下的几天,同学的聚会、出租车上、吃饭的馆子、买卖的店铺就成了我讲清真象、除尽邪恶的战场。我深深知道,每一次的机缘都是来之不易,既然来了,就要尽自己最大的慈悲去救度,减少这边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旧势力的安排拼命的干扰,最终还是有一些朋友因种种原因不能和我相见,心中总是在惦记着,希望师父能安排下次的约会。

自从去年我母亲被旧势力夺去生命后,父亲就一直想找一个后妈以照顾家里的二老。起初我非常的反对,因为我还用常人的情来对待这一切。后来突然悟到:她既然能走进我家,那我与她缘份非浅,我应该以大法修炼者的胸怀来接纳他们。既然她来了,她就是我救度的众生。要向她讲清真象,让她看到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出的弟子慈悲的一面。就在我下定决心面对父亲的再婚问题时,旧势力的干扰也出现了:我家里有一幢楼,为此朋友提醒我说:她要有小孩会和你争家产,你要让你父亲先把楼转入你的名下,等等,我听后也是淡然一笑:今生为救度众生而来,怎么能看重常人中的这一亩三分地?于是我借空回家,放了真象录相给他们看,使他们正面的接触大法。

我发完了手中剩余的真象光盘,安全的回去了。

也常有朋友问我刻那么多真象光盘是不是有海外专款?我笑着跟他讲:这一切的设备和材料都是用我打工的工资和奖金买的。每每有从我这拿光盘的同修想给我钱时,我总是拒绝,让他们把钱给另外那些条件艰难的资料点。另外,公司的老总也总是劝我买房,可是我深深知道,我的福份是来自于大法,钱是给讲真象用的,我能为一己之私,置芸芸众生于不顾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