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洗脑班恶徒郑根起、王长新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五年前,江××发动了人类文明史上最邪恶、最愚蠢、最疯狂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这场迫害中,江××通过邪恶的610这个文革小组式的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直接行恶。郑根起、王长新作为衡水市邪恶洗脑班的两个头目,自1999年7.20以来,一直助纣为虐,参与了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進行毫无人性的精神和肉体的残酷迫害。

衡水市不法之徒不断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到邪恶洗脑班强行转化,被抓往邪恶洗脑班的一般十五天一期,一期交3500元,由个人支付,不交钱就不放人。几年来,郑根起、王长新二人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了大量的钱财,并对那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长期关押,他们还亲自动手殴打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有的被迫离开家庭、单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郑、王二人还利用犹大马桂玉、史从军、徐杰、张俊哲、李志勇等人,采用恐吓、围攻、欺骗等卑鄙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使广大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及其家庭受到了极大伤害,更邪恶的是他们连老年人和孕妇都不放过,简直毫无人性可言!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天大的罪行。所谓的“法制学校”,实际上就是人间地狱!

郑根起,衡水市邪恶洗脑班总头目,男,三十七、八岁,衡水市河沿乡人。

王长新,衡水市邪恶洗脑班副头目,男,45岁左右。

郑、王二人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的部分事实:

江××操控的媒体宣称,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是“帮教”、“挽救”,是“春风化雨”。而实际上,专为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而建立的邪恶洗脑班是邪恶之徒逞凶、打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场所。衡水市邪恶洗脑班就是这样一个邪恶之场。邪恶洗脑班恶徒迫害大法弟子铁证如山。

大法弟子苑勤改,衡水市四中教师。2000年,因苑勤改進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看守所,因其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二年。2002年她被单位从石家庄劳教所接回衡水后直接送到了邪恶洗脑班,强制转化。

由于苑勤改拒绝所谓的“转化”,被王长新殴打左右脸部,并用鞋底打她的胯部。苑不堪忍受邪恶迫害,设法走出了邪恶洗脑班大门,后被恶徒郑根起追上,郑根起用拳头猛击苑的右太阳穴和右眼部,并恶狠狠的用手击打苑的头顶,致使苑的右眼上部被打破,头部肿起很高,疼痛难忍。郑根起野蛮的说:“给我跪下!”苑坚决不跪,郑根起见状用脚猛踢苑的右迎面骨,致使其迎面骨又青又肿,疼痛上百日才缓解。

大法弟子康彦祥,衡水市科委职工,2001年9月底,恶徒把他从单位绑架到邪恶洗脑班强行转化。邪恶洗脑班的恶徒对他進行搜身、殴打。为抗议邪恶的迫害,康彦祥绝食11天。至第八天时,被送到衡水市哈院强行灌食,致其昏迷三个小时左右。第九天时,再次被送到哈院多次灌食。胃管下上之后,一直不给取下,造成食管、鼻孔发炎、剧痛,并被捆在病床上强行输液20多小时,致使康彦祥在一周左右的时间里生活不能自理。

大法弟子刘建新,被迫害致死的阜城县大法弟子刘秋生的妹妹。刘秋生被邪恶迫害致死后,妹妹刘建新和母亲状告无门,被迫带着哥哥的骨灰盒上京伸冤,被押回衡水,被绑架到衡水邪恶洗脑班。

在洗脑班,刘建新拒绝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郑根起和王长新便对她大打出手,把师父的像放到地上让她踩,不踩就扇耳光、毒打。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长得又高又壮,王长新嫌打费劲,便想出一个坏招儿,他让这位大法学员做金鸡独立的姿势,同时双手端着一盆水,站不住了便狠打。

王冬梅,武邑县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衡水邪恶洗脑班。王冬梅因坚持修炼,按“真、善、忍”做人,便又被绑架到石家庄的省洗脑中心,后又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被强迫注射大剂量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精神失常,放回家后,含冤而逝。

在洗脑班,郑根起暗中指使手下监视被绑架的大法学员,一步不能离开,不让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睡觉,不让大法学员之间互相说话,经常嫌大法学员本单位的人看管不严而遭他的训斥。他还经常给邪悟的犹大开会,研究怎样迫害大法弟子。

国外大法弟子给他打电话,他一边玩电脑,一边假装在听,好象他听進去了,其目地是浪费国外大法弟子的电话费,他还不时插一句:“你们听到的不一定对,我没听说过打大法弟子,你听谁说的?听明慧网说的,你可以回国来调查调查”,或者说:“你们救人还怕费电话费。”他经常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和大法学员聊天,主要是想看看大法学员在想什么,然后根据情况制定具体计划“转化”。一旦不转化,他伪善的面孔便凶相毕露,开始残酷折磨大法弟子。

以上只是邪恶洗脑班邪恶之徒郑根起、王长新等迫害大法弟子具体事例中的一部分,今后我们还要陆续披露他们的恶行,直到把他们绳之以法!善恶有报是天理,望郑根起、王长新悔罪自新,不要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加紧弥补自己的罪过,否则,恶报已离你们不远,到时后悔晚矣!这决不是威胁,而是让你们警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