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邪恶迫害中的教训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我身边有两位学员是老两口,因放不下人的观念,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被邪恶严重迫害。一个死于癌症,一个嗓子做了手术至今不能正常说话,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使其他一些学员在周围讲真象比较被动。同修们为他俩难过、惋惜,其中也有埋怨之意,觉得路是他们走的,不但自己没做好,还给大法抹了黑。谁也没有深究,这么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向内找找,与我们整体、与我们每一个修炼人有什么关系?如何改变被动局面,讲清真象?

随着集体学法的恢复,交流,大家在法上有了很大提高。最近我们就此事進行了讨论。向内找,找出了许多个人的执著、整体的漏洞及背后的因素。虽然层次有限,还不成熟,但大家对正法与个人修炼及其严肃性有了新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不当之处,请慈悲指出。

这老两口1996年得法,学法炼功也比较精進。炼功不久,他们身上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少了。但平时常因琐碎事吵架,老伴有时还骂人,每次骂完之后嗓子就沙哑,甚至说不出话,但一点也不疼,她也明知是师父点化,功友也劝他俩向内找,可下次依然如故。她的嗓子也越来越沙哑,孩子们催着去了医院,由于她没守住心性,做了手术。她也觉得对不起师父,就不再炼功了。

7.20以后,炼功点被破坏,单位办学习班强迫老人写保证,因她是老干部,还被逼上了电视说了一些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以后随着形势的险恶,他俩在家炼功,很少与同修接触,对上访、去北京证实大法、发真象传单不理解。认为是跟人斗,所以只看师父经文,不看明慧网资料,未能跟上正法進程。2002年9月左右,她丈夫开始消瘦,低烧。同修去看他,他说没事是消业,一直承受着。最后被家人送医院查出是癌症晚期,但他拒绝住院,只答应回家服中药,于2002年12月去世。去世前一直没怎么疼,他是安详的走的。他的唯一遗言就是告诉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然而周围被邪恶谎言毒害的人们却说这老俩口是因炼功不吃药给耽误的。当时同修们明显感受到了邪恶的猖獗和无形的压力,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但又不知如何突破,使讲真象一度陷入了被动。

2003年7月我们恢复了集体学法,通过学法交流,大家对师父讲的,全盘否定旧势力、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修炼的严肃性以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涵义和使命有了新的认识。分析他俩被迫害的原因,深切感到了大法修炼的路确实是很窄的,偏离一点都是很危险的,老人虽然一直在学,可是在见真性的关键时刻,却因为怕心重和各种观念的障碍,不能升华上来,没跟上正法進程。或者停留在个人执著的框框中,一味的承受魔难,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反而被其钻了空子,最后就被拖走生命,邪恶旧势力达到了其一箭双雕的目地:既迫害了它们认为不合格的大法学员,又毒害了众生,使多少有缘人会因此相信谎言,反对大法。

在他俩出现磨难的过程中,我们虽然也劝说过,看望过,但远远没有做到尽心尽力以慈悲心和强大的正念,在学法上帮助同修。没做到象师父讲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总认为那是他们要过的生死关,要走的路,没有在法上认清这已不是个人修炼消业的问题。是旧势力在下黑手,我们应该发挥整体的力量,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黑手烂鬼,而不是任凭同修被严重迫害,最后被拖走生命。这是我们整体有漏。

漏在对师父讲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理解上,只限于某些方面,对于媒体造谣、关押、判刑、打骂大法弟子等知道是迫害,会发正念彻底铲除背后因素,而黑手们以更隐蔽的方式干扰、迫害时,就认识不清。容易就事论事,如出现严重的病业、亲人患病、家务事多、应酬多、丢东西、坏东西、使你没时间学法发正念,更没有全盘否定这一切。正是我们整体有漏,邪恶才有迫害的借口,它才能猖獗一时。可能我们周围还有类似的情况,同修们要在法上认识,加强正念,发挥整体的作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减少损失,全面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