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从历史的教训谈起》一文的反馈意见

【明慧网2004年8月11日】

这位功友话中,我觉得有些文革的感觉。



此文有些过于指责。



我觉得写得很中肯。

没做好就是没做好,经验教训应该总结。

我觉得文章的目地是在就事论事,以做前车之鉴,而不是什么指责。

4.25中[因为消息传递不及时、不广泛]很多“普通的”修炼者对当时的情况根本不了解,包括天津抓人的事,我也是看电视以后才得知的。

这里面我觉得有个信息流通的问题:就象常人中存在的什么文件传达到什么级别这样的感觉,大法修炼的弟子不应该有这个漏。也许旧势力当时就是钻的这个空子。



关于原文中“更为严重的是李昌等人上访目地不明确,磋商了一天才阐明上访目地,而问题的简单性一般学员都能简单明了的随口说出,(无条件释放天津非法被抓上访大法弟子、给我们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大法书籍公开出版)”

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不易啊。身在难中,能一下就做好不易。



看了这篇文章觉得大法修炼真是太严肃了。辅导员、站长处在那个位置上使命既伟大又严肃,不在法上带来的损失很大啊。很感慨!没法表达……

另外,文中提到的上访的每一个学员都有责任,让撤就撤、让摘就摘、让收起书就收起书,没有用法去衡量,每个学员都应该好好找找自己,也许这也是促成几个站长状态的一方面原因。

不足之处都让我们引以为戒。严肃,严肃!



问题提出来了,不应该是去苛责当时如何如何“错误”,其实从修炼角度看,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反思,从中提高上来,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更正,更精進。

如果真像文中说的那样,大家都能从人中走出来结果是不同的,正因为没有做好才给了旧势力迫害的借口。但是能做到这点或思想上能认识的人在当时确实是很难的,那千百年来形成的观念实在难以突破甚至于根本意识不到。当然迫害也是旧势力一意孤行的结果,因为如果不发生,师父都能善解一切,使历史上变的多么不好的生命都能变好。

同修的文章写的很有特点,开拓了大家的思路,我知道有一些人圆满的心大大超过维护大法的心,到今天这个问题依然严重。



负责人,尤其是佛学会的负责人,能够公开出来说这些,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想他们要考虑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很多都是我们想不到的,也是不知道的。

类似的严肃问题我想可能还有。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这篇文章是说:千百年来人骨子形成的那种人的等级观念。我觉得读此文受益匪浅。



我觉得这个同修不论说得在不在理,心态上是不太合适的,这是一种批评和指责,而不是站在平等的角度交流。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很吃惊,尤其是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现在想一想也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当时在问题没有得到完满的解决的情况下,当时上访的同修就匆匆离去,其实就可能包含了不少常人讲情面的人心在里面,认为当时放了人了,就算是“差不多”了,我想,当时很多上访的同修在内心深处可能是有这一想法的。文章说得很清楚,合法的炼功环境、正常出版大法书籍是上访请求中更重要的两点,也是更难实现的两点,当时的总理是立即处理了天津抓人的事件,但是他当时没有对这两条请求完全的处理好,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这两点已经不是他作为总理能够处理得了的。

上面说到的“差不多”其实是没有更严肃的对待大法和修炼造成的。毕竟,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出现了很多故意挑起的所谓“法轮功事件”,已经严重的干扰了炼功人的正常修炼和生活。在这样一种情况下,“4.25上访”的处理其实不是完满的。只有文章中讲到的情况的出现,才是最有可能完满的达到事件得到完全解决,宇宙众生全部得到善解的结果。

文章之所以说是教训,是说当时的同修还有做的不够的地方,我想,明慧网现在发表出来,一个原因是师父在这方面最近有了多次的讲法,一个是提醒众同修,在今后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更加坚定,更加精進,以更严肃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修炼,对待助师正法这件事,因为这是大家在此时来在世间的根本目地!



我同意文章中所说我们在学员与辅导员、站长之间的关系上应该更加成熟,不能象常人的行政机构一样。问题的出现与每个人都有关系,不能只看到别人的不足。写出教训,也是为了今后做得更好,而不是追究谁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