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让我从新认识自己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在一天下班回到家里后,隔壁姑丈过来告诉家人说:车站那边有人在教练气功,你们也可以去学学?当时听到还不以为意,继续看着我的电视。接着姑丈走过来向我介绍,询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其实当时自己心里还不想学,因为对气功一点概念也没有,而且长久以来观念固执的我对于这种所谓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的气功始终持着怀疑的态度。

后来得知车站那边是教炼“法轮功”之后,我才想起曾在电视上看过介绍说:全球有上亿人学,而且人人身体健康。但为什么能使上亿人学呢?其实这一点一直让我感到好奇,而后“法轮功”就给我留下了些许印象。在嘉义的中山公园,时常见到很多人在那儿炼功,凡是经过总是会多看一眼。想不到才过没多久就听说自己住的地方这儿也有开班,加上母亲一旁鼓励,心里头产生了学功的愿望就决定参加。令人意外的是参加了这次九天班之后,从此改变了我的观念和身体状况。

原本罹患僵直性脊椎炎的我,打从十八岁发病开始就没一天好日子过,时常半夜腰部酸痛、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最难受的是高三那年,每当夜晚正好入眠时,脚后跟、腰部、坐骨神经,无一处是舒服的,几乎没有躺着睡觉的权利,就这样我坐着睡觉睡了半年,在这段时间只能以“人间炼狱”来形容。毕业后,疼痛也没多大的改善,每天只能以西药抑制,遍询台湾各大医院,医师总是一句话“没有特效药,除非发明新药”;每当听到这句话,心情总是跌落谷底,感觉就像被判了无期徒刑一样。自己也常在夜深人静时想着:我上辈子到底是作错了什么事?今生才会遭逢如此的病痛,难道往后只有看自己的造化吗?

有幸,今年8月19日接触法轮大法后,我的人生就此改变;第二天〈20日〉开始,师父就为我净化身体。从此,我就与药罐绝缘,刚开始还是因为忘记吃药到最后也不吃了,而现在已三个月也未曾服用过一颗药物,身体依然感觉无恙,甚至比往常使用药物时的情况还好!也许,对某些人来说我身体情况的改变,他们可能认为是一种奇迹,但现在,我相信这不只是奇迹而已,这是真实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因为“奇迹”可能代表着偶然,而大法的体现在我身上却是不容置疑的。我想,这都是师父对我的慈悲。

虽然在这三个月学法当中,对法的理解不很深刻,但对自己观念的改变却是印象深刻。以前,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父母亲讲的神鬼之说完全不放在心里,总认为他们受教育不高、思想固执,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了偏激的想法,思想上也变的很狭隘,自己的牛脾气也就越来越严重,所以和他们在沟通上往往产生矛盾。学法后,才发觉自己原来是彻头彻尾的错了。对于亲戚、朋友自己总能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对自己的家人为什么就不行?难道就不能宽容他们吗?最后,我在法理上得到了解答,那就是自己太自私了,原来宽容不只是善待他人的表面形式,更是内心深处对私心的反省。

这段时间以来,师父的《转法轮》,确实让我重新省思了自己。我现在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迷茫、也不该再沉于迷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