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硚口分局金志平等歹徒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硚口公安分局一科(即国内安全科)科长金志平及主要帮凶肖平之、周德胜、高海、李汉华、王津德等人,自19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忌以权代法迫害法轮功以来,它们利令智昏,充当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丧心病狂地残酷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至今硚口地区已知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它们活活毒打致死,数十人被打伤打残,还有200多人被非法关押,劳教或判刑。(五年来,在硚口区政法委及金志平等人的亲自指使或参与下,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全区派出所干警及社区人员随意上门骚扰、绑架抓人、抄家、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许多学员被逼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一)非法拘禁、肉体折磨、暴力殴打

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并有权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因此,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和上访反映炼功后身心受益、道德提高的真实情况,是在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希望国家不再发生类似“文革”和“反右”之类的悲剧;是真心的在为国家和民族着想。相反一科金志平一伙,打着“执法为民”的幌子,宁可放着杀人放火不管,却不遗余力地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坏事都不做的好人。

从99年10月起,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情况下,金志平在区政法委及区610指使下,将依法进京上访的学员抓回,或直接将学员从家中、从单位、从上街途中绑架到硚口区行政拘留所关押,对外名曰法制学习班。实则为“牛棚”之类的“法西斯集中营”。洗脑班24小时由恶警把守,四道铁门反锁,只要大法弟子不放弃信仰就被无期限关押,最长被关21个月,在里面过了三个凄凉的春节。学习班每天强制灌输诬蔑法轮功的虚假材料,因此被称为洗脑班,同时强迫大法学员参加各种体力劳动。还从全区各单位抽调一些不务正业的闲散人员,任意辱骂、折磨、殴打学员。

洗脑班还设有禁闭室,被关禁闭的大法学员每天只准早晚开一次铁门洗漱,有时甚至几天都不开门,几乎每个坚定的学员都被关过禁闭,恶警经常将学员吊铐在窗户上,有一位女学员被铐在床架旁站了四天,恶警有时不让上厕所,她只能原地站着小便,甚至她来例假时都不放下来。

在洗脑班,金某经常拳打脚踢大法学员,逼迫学员光着脚围着操场跑30圈,冲冷水等,使用各种方式体罚。2000年10月19日,11名女学员因炼功遭恶警打骂,恶警并强迫她们在雨中罚站,金某闻讯赶到后,再次殴打这11名学员,逼迫她们在泥水中跪下,不跪就用拖把、木板往身上砸,连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有的口、鼻、牙多处被打出血,全身被打坏,身子上下被雨水淋透,整整一天不让吃饭上厕所。

有一位63岁的老太太,腰、腿多次被金某踹伤,长时间跪在水泥地上,几天后仍不能起身。还有一次,金某将女学员肖映雪单独关在工作人员房内毒打,学员叫喊,他就用脏布堵嘴,用粗绳将她死死捆在椅子上。不能动,嘴被打裂两寸长的口子,全身青紫,手不能抬红肿半月。

2001年2月2日,分局一科肖、李二人(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就将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学员刘立带走,其他人询问原因,肖、李二人信口诬蔑刘立是强奸犯,众人纷纷指责这种任意侮辱人格的违法行为,致使分局一伙人恼羞成怒。第二天中午,硚口分局朱副局长和金某带领二十多名防暴警察突然冲进洗脑班,只要看见学员,无论老幼,抓住就往死里打,易家墩街六十多岁的老人余刚仁被恶警周德胜推倒在地,并用脚朝胸口狠踹几脚,差点背气。恶警王津德指使几名防暴队员三次将学员刘宁拉到一间小屋,毒打三顿,打得刘宁头破血流,遍体鳞伤,鲜血浸透棉衣还不罢手。几乎每个学员都惨遭毒打,其场景惨不忍睹,防暴警本是制止暴力的,可是这些警察却被用于制造暴行,毒打已被非法关押的善良百姓,毒打辛苦养活他们的纳税人;毒打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真善忍的修炼者。

(二)刑讯逼供 毒打致死

2002年元月,金、周等人将大法学员陈荣耀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其女儿的13000元现金,自行车二辆,收录机等物,不打任何收据。在关押期间,年已65岁的陈遭到金某等人多次刑讯逼供,恶警并指使狱警犯人毒打折磨老人,老人被摧残得奄奄一息,已生命垂危了才于2002年4月29日送医院抢救,半月后便含冤去世。

2004年4月1日晚10时,金、肖又带人闯入大法弟子黄瞾(女、32岁)、刘宁住处,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抄家,抄走2000元现金及其它财物合计人民币1万余元,并将两人绑架到硚口分局秘密审讯,金志平等人用两副铁铐分别铐住黄瞾的手脚,再用粗绳将黄瞾腰部绑在铁椅上,使用电棍等刑具毒打黄,到当天晚上黄已不省人事,送往医院已无法抢救,而4月5日黄的父母找金志平要人时,金不说黄瞾已死,哄骗说黄现在很好。直到4月16日,硚口分局才通知黄家,胡说黄死于市一医院,死因是将喝水的玻璃杯打碎,割脖自杀。被关押反铐的人都是用一次性塑料杯由警察喂水,一个手脚腰全身都被反绑反铐的人怎能用手去拿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玻璃杯碎片“自杀”?

后来家属看到黄瞾尸身头部肿大,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其状惨不忍睹,一个年仅32岁的秀丽女子不到一天就被金志平等人活活残害致死!

黄瞾、陈荣耀等这些法轮功学员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遵循“真、善、忍”的原则讲真话,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之类的谎言都是江氏集团一手导演的骗局,嫁祸于法轮功以此为打压的借口,这样正直善良的人却惨遭如此毒手。

(三)敲诈勒索 强抢强夺 搜刮民财

金志平、肖干之等人多次在无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非法抄家,搜身,收书,掠走大量钱财,且不打收据。如1999年11月有肖映雪、刘国芬、张蕙芬等9名学员到北京上访被硚口分局非法带回,这9名学员身上合计25000元现金被搜走;第一期洗脑班上,有人来看望学员,随身带的1000元也被金等人毫无道理的没收。2000年10月又有一名学员1000元被强行搜走,均不给收据;学员亲人病重丧事等急需回家,必须交钱才放人,少则2000元、多则6000元,这与绑匪勒索赎人有何区别?许多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逼下岗、失业或无职业,许多人因为有病无钱治才炼功。可是在这个所谓的学习班每月还要强迫交300---2000元伙食费,不交钱不放人,而每餐吃的却是水煮萝卜之类的伙食,洗脑班完全成了这些恶人收刮民脂民膏的途径。

正告金志平之流:善恶有报是天理,报应只争早与迟!

原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肖琳暴病身亡就是例证。(她在任职期间,指挥并参与了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江泽民、曾庆红、罗干、李岚清、周永康、吴官正等几十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相继在国际上被起诉和审判;追查迫害法轮功的行动已广泛展开,现在有这个小气候你们还能暂时为非作歹,绝不等于永远能这样邪恶下去,“邪不胜正”,古往今来,打手和帮凶总是替罪羊的首选,那时等待你将是永无止境的恶报,同时祸及你的家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