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残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明慧网2003年9月7日】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基地是用人民的血汗钱近百万修建起来的,是被邪恶势力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也是武汉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最邪恶的黑窝之一。从2002年6月份开始,硚口区610为了加大所谓的“转化”力度,专门从全区挑选了最邪恶的“整人精英”(不过这些恶人在洗脑班却公开自称是撒旦派来的混世魔王、地头蛇、地痞流氓)充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采取比以往更狡猾、更野蛮、更卑鄙的方式进行迫害,由610办公室副主任谢晓凤任洗脑班的书记,又专门从宝丰街抽调分管城管的副主任李为担任洗脑班的班长,并授权他只要能够“转化”大法弟子,可以不惜采用一切手段。此人从警校毕业,曾在公安部门待过,在83年“严打”中曾将许多无辜之人毒打致伤、致残,在这次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又死心塌地地被邪恶的旧势力和邪恶生命操纵控制利用,原形毕露,丧心病狂,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并采取各种极其恶毒的手段,对所有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该邪恶之徒还狂妄地叫嚣:“进了学习班,谁不转化就休想从我手里出去,除非死在里面。”仅从下面几位大法弟子被其迫害的事实,就可以看出额头湾洗脑班的邪恶程度。

2002年8月底,大法弟子颜克俭被恶警从其工作单位——农业发展银行汉口支行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其绝食近20多天的情况下,李为除了亲自动手,采取极其野蛮的方式强行灌食、灌药之外,还连续几天几夜不让该大法弟子睡觉,并强逼其面壁而站,站不住就拳打脚踢,往死里打,直打到该大法弟子遍体鳞伤,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仍不放手。第二天又将其双手反绑,双腿跪下,悬吊在铁窗上,然后又将其四肢呈“大”字形死死捆绑在窗户上,连续几天几夜,其间邪恶之徒还不断采取各种方式,野兽般地对其进行摧残。无论邪恶使用什么方法,该大法弟子始终不背叛大法,结果被它们反复地折磨得死去活来,据里面的工作人员讲,直到该大法学员最后被它们迫害成植物人,还说他装死,仍不让其家属接走。

2002年11月份硚口区工商银行大法弟子刘立(在部队得法),在洗脑班里,邪恶之徒强迫他念墙上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标语,他不但不念,反而将标语撕毁,结果,邪恶之徒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专门买来两副铁铐子,将刘立强制带到对面拘留所一间空房里,双手铐住,吊在窗户上,只准脚尖落地,并故意将门窗打开,任凭风吹冷冻,饥寒交迫。

今年初,易家墩街女大法弟子孙泽荣因被人出卖绑架到洗脑班,李为指使二十多名工作人员不停地轮番对她毒打,一直打到她昏死过去才拖区医院抢救,救活后又拖回洗脑班继续折磨,直到最后奄奄一息,才又送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才发现孙泽荣已被它们毒打成肾积水,邪恶之徒看到她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并且必须立即进行手术治疗,为了逃避责任,将其丢在医院后就撒手不管了。

今年5月底,荣华街大法弟子余祖洪在家被610强行绑架到洗脑班,邪恶之徒在软硬兼施、采取各种手段仍达不到目的后,便开始使用残酷的手段进行迫害,它们将余祖洪的双臂反铐吊起来,吊铐的高度不断升高,直到脚尖沾地,手臂被蚊虫咬得密密麻麻没有一点好地方,肉都翻起来了,余因不堪忍受这种生不如死地非人折磨,后来准备乘机翻墙逃离魔窟,结果将大腿摔断,可邪恶之徒却仍撒谎欺骗家属说余在洗脑班很好。

望硚口地区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继续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要加强整体配合,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排除各种干扰,真正静下心来,坚持每晚7、8、9整点发出最纯正、最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硚口地区死心塌地地被旧势力利用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全面清除旧势力的黑手与所剩的乱法烂鬼。

硚口区委书记 尹维真
硚口区委副书记 彭有为
硚口区区长 唐良智
硚口区610办公室主任 谢冠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