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人机缘再误


【明慧网2004年11月3日】父亲去世三年了,他虽然走得那么安详、那么平静,但却留给我无法挽回的遗憾。父亲一生为人正直、善良。少年读书的时候,就亲眼见到过仙女。年已八旬的父亲有一天看到我学法,走到我跟前对我说:“读给我听一听吧,是教我们做好人呀!”当时只觉得高兴,却没有悟到可能是他明白的一面想得法。

那时我们家里转送资料,父亲对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从不阻挡,只是经常嘱咐:眼睛要亮一些,腿要快一些。有时还帮忙折资料,我们看他有些佛性,就劝他修炼,他说年龄大了不想受约束。由于那时对师父的法理救度众生没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以后再也没有提及此事。

2001年8月,也就是父亲去世的前三个月,经常来我家的一个同修,進京上访被绑架。父亲问我:小刘他们到天安门喊些什么?我告诉他是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父亲当时就脱口而出“法轮大法好”,随后泪流满面。

9月份父亲因三度冠心病住院,在医院七次没有血压,没有呼吸,只剩微弱的心跳,但七次都被抢救过来,医生都说这是奇迹,是不可能的事。出院后,父亲身体恢复得较快。当时我们都没有悟到,是伟大慈悲的师尊赐予父亲修炼的机会,错误的理解为:父亲在那种情况下抢救过来,是不是没有发愿来世修炼。把这个想法告诉父亲后,他当时就发了愿:来世我要修炼法轮大法。不久父亲走了。

几天后,侄女(也修炼)在梦中看见父亲当了天人;我也梦见父亲笑着对我说:“我们这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醒来后在高兴之余,我感到无限的惋惜和遗憾,如果当时能从法理上认识师尊的洪大慈悲和对待每个生命的珍惜与爱护,用法理说服父亲,我相信他一定能走入修炼,也就不会错过这万古机缘。

其实,还有很多很大缘份的人还未得法。有个同修到亲戚家吃完酒出来,看见楼梯口坐着一位老太太,紧锁着眉头,一看就是被病痛在折磨的样子。同修走上前给她讲真象,老太太说同修很面熟,好象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当同修说到“真善忍”的时候,老太太眼睛一亮,激动的说:“你就是我要等的给我送法的人,我就是要找这个法。”同修说:“是师父慈悲,都是师父安排的,你才遇我。”老太太接着说:“因为我身体不好,有时心情很烦躁,不顺心的时候总想发火,但每次发火前总有一道红光从眼前划过,脑袋里出现‘要忍’,就这样自己就忍住了。”老太太明白真象后不停的说:“我要修炼,我要修炼!”

从上面的两个事例我们清楚的看到:有多少有缘的人没有走進修炼,还有多少该得救的,没有明白真象的生命又有多少呢?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慈悲的对待不明真象的世人,他们的生命是多么可贵,因为他们都是为法而来的;他们的生命又是多么无助,因为他们被谎言毒害着,吞噬着;他们明白的一面是多么期盼着我们让他们的生命得救。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师尊的法理已经讲得非常明了,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的使命,我们的生命本质不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的吗?

贪图安逸的生活那是常人的追求,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拥有这个称号是我们的福分,能肩负这神圣的使命,是我们万古难遇的荣耀。虽然我们历经的路是艰难而又坎坷的,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与我们在一起!虽然我们有些人走过弯路,摔倒过,但不能趴下就不动了,要赶快爬起来撵上去。虽然我们有时被情困扰而产生怕心,但我们要想到有多少生命中无量的众生不都得救了吗?执著常人的一切得失,那不是来这里的目地,我们是来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师尊为我们所承受的,为众生所承受的,为世人所承受的,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师尊用重锤敲过我们,可有些人还是无动于衷,现在又在棒喝我们,难道还不能惊醒吗?

伟大慈悲的师尊不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棒喝的,是我们太不争气。正法到了最后阶段,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连师尊的话都听不進,还能算大法弟子吗:为世人想一想吧,为自己世界的众生想一想吧,还有什么理由躲在家里呢?师尊安排的个人修炼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你还在家里个人学法炼功,这不正是旧势力的安排,是它们所希望的吗?如果认为自己还是师父的弟子,就应该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师尊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同修啊,不要让师尊伤心,让众生失望,让自己悔恨,走出来加入讲真象的行列吧,尽自己的能力去做。只要有一个慈悲的心,一个救度世人心,有法在,有师在,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只为一个目地—切莫让机缘再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