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安丘马志信遭迫害致残,妻子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2004年11月3日】在山东潍坊安丘市赵戈镇(原担山镇,现已撤销),提起北院庄村马志信一家,乡亲们没有不哀叹的……。

马志信被政府不法官员和警察等迫害得失去自理能力,其妻子张振芳2002年被非法判刑5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女儿马秋霞于今年考上了山东省滨州学院外语系,学杂费9000多元是亲戚朋友给借的。在五年的被迫害中,马志信家先后被担山镇政法书记刘江抢劫、敲诈、勒索5710元、2000元和40132.07元,被安丘市反××大队恶警张進孝、李升华敲诈、勒索22000元,共计69842.07元,这些钱大部分都是马志信的亲戚朋友给借的。

马志信,现年45岁,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特别大。99年7.20法轮大法遭到迫害之后,马志信和妻子张振芳,于99年10月份去北京说明真象、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安丘市担山镇恶徒刘江(镇政法书记)和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先劫持到驻京办,对马志信進行非法搜身,将马志信身上5710元现金,全部非法搜去;又把马志信和他妻子从北京驻京办,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

马志信夫妻去北京期间,恶警、恶徒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把马志信家的放像机、两辆摩托车非法抄走了;一辆光阳125摩托车被担山镇派出所恶警高××骑着,一直骑到现在,要了几次也不给,另一辆被镇恶警××骑着,去年才要回,要回时车已经报废,不能骑了。

马志信被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30天后,又被安丘市担山镇党委非法关押在担山镇党校强制洗脑迫害;妻子张振芳被安丘市恶警非法关押在安丘市拘留所15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在此期间,安丘市担山镇恶徒刘江从马志信内弟身上敲诈勒索了2000元,说是送安丘市公安局,交上后放张振芳出来。张振芳从安丘市看守所出来后,也直接被担山镇恶徒非法关押在担山党校强制洗脑。

在担山镇党校洗脑班,马志信夫妻受尽了邪恶之徒的酷刑和折磨。马志信夫妻每人一间屋,睡在水泥地上,严寒腊月天,零下15度左右,马志信睡在一张胶合版上,张振芳睡在水泥地上的一张破席上,晚上睡觉时恶徒什么都不让他们盖,恶徒周松山到了晚上最寒冷的时候,经常打开窗户。恶徒刘江还对马志信的2个妹夫進行威胁、恐吓,利用马志信的2个妹夫在镇政府工作,逼迫马志信的2个妹夫和镇政府其他十余人,对马志信夫妻轮番迫害,每天给一个火烧(每个火烧约3─4两),火烧是马志信妹夫买的,恶徒们见马志信夫妻就是不放弃“真、善、忍”,从此以后,大小便也不让他们出屋了。

马志信夫妻就这样,被安丘市担山镇不法人员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临近过年了还被非法关押在党校洗脑迫害,连轮流值班看管他们的都看烦了,都着急了回家过年,准备年货。这时,刘江就逼迫向马志信要钱,马志信被刘江敲诈了40132.07元的供销社的股金,才让马志信夫妻回家过年。

2000年6月,马志信夫妻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安丘市恶警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驻京办,他们不配合邪恶,就是不离开北京。恶警强行把他们夫妻绑架到了安丘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马志信夫妻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 7天闯出了安丘市看守所。

马志信夫妻回家后,恶徒刘江等就在马志信夫妻家门前非法搭起了一个小屋住着,刘江安排10多人轮流值班,非法监视、看管马志信夫妻2人,不许他们离家半步。2000年7.20之际,安丘市邪恶之徒大量绑架当地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拘留所,待看守所、拘留所关押满后,就非法关押在各大法弟子的乡镇派出所和所属单位。

2000年7月18日,马志信夫妻正在农田干活,恶徒刘江带着2辆车,派出所的全部恶警和其它部门的恶徒,共计20多匪徒,到他们农田的玉米地里,再次绑架了马志信夫妻,把他们劫持到了安丘市拘留所,在安丘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15天。

从拘留所出来后,马志信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在被迫流离失所期间,马志信家由父母给看管着,女儿在安丘市一中上学,全靠70多岁的父母及孩子的姑姑们照顾。

2002年4月份,马志信和妻子住在外地,被当地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随后张振芳被非法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马志信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不法人员把马志信铐在铁椅子上,手铐脚镣的铐着,叫外执犯把马志信绑起来强行灌食。不法人员为了加重迫害,灌完食后管子也不拔出来。过了几天后不法人员又把马志信拉到安丘市人民医院强行灌食迫害,几天后,把马志信劫持到潍坊昌乐劳教所。

由于马志信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敢接收,安丘市恶警把马志信从昌乐劳教所拉回安丘后,直接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马志信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有一天马志信被邪恶迫害得突然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左半身失去了控制,手脚都不能动了,不能走路,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眼都完全不能看事了。这时,安丘市恶警再次把马志信拉到了安丘市人民医院。到人民医院后,安丘市恶警张進孝给马志信的姐夫、妹夫打电话,欺骗他们说:“不要马志信了,来办手续吧。”

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们到了人民医院后,也没有见到马志信本人,就被恶警张進孝欺骗着说:“先办完了手续后再告诉马志信的病房。”

当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们来到马志信的病床前时,他们被眼前的惨境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就是原来非常健康正常的马志信,现在却成了不会说话和行走须要别人照顾的病人,而且,生命随时有危险。这就是江氏对全国人民宣讲的:对法轮功人员的“团结、教育、挽救”的政策下的欺世谎言,这就是安丘市邪恶之徒对一群善良人的暴行。

马志信被安丘市恶警迫害成这种目不忍睹的惨境后,安丘市恶警的魔爪又伸向了马志信的妻子,把张振芳从王村劳教所拉回安丘市,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企图对其非法判刑。在马志信妻子被非法判刑之前,安丘市恶警利用马志信身体失去了自理能力,必须妻子照顾的弱点,再次对马志信進行欺骗、敲诈、勒索钱财。开始安丘市恶警李升华给马志信打电话:“让马志信准备50000元钱,交给安丘市反××大队,这样可以让马志信的妻子回家照顾马志信。”马志信说:“我没有钱”过了一段时间,恶警李升华又用手机打电话告诉马志信说:“交上30000元钱也行”。马志信为了能让妻子回家照顾他,马志信的亲戚朋借了30000元钱给马志信,马志信交给了安丘市反××大队,恶警张進孝、李升华收钱后说:“办不成,钱全部退给你。”结果,张振芳被潍坊奎文区非法判刑5年,现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

马志信得知妻子被非法判刑后,马志信的亲戚就到安丘市反××大队找恶警张進孝、李升华,替马志信要回30000元钱,要了几次后,恶警不给。马志信就去要,去要了几次,恶警张進孝咆哮的说:“要钱可以,把你拉回,再给你妻子加刑。”

以后,马志信又到安丘市反××大队找恶警张進孝、李升华要回30000元钱,7个月后安丘市恶警退回马志信8000元,至今还欠22000元钱。

现在,马志信全家被邪恶迫害的处境凄惨:马志信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更不能养家糊口,孝敬父母,扶养孩子,还须要别人照顾他,心理极度痛苦,更无经济来源。妻子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女儿今年秋季考上了滨州学院,学杂费9000多元也是亲戚朋友给借的;父母都70多岁的老人了,还日夜为儿孙们担惊受怕,邪恶之徒还经常骚扰、恐吓、威逼、折磨老人。

附恶警、恶人录:
地区区号:0536
安丘市邮编:262100
安丘市赵戈镇邮编:262115
安丘市 邪恶的610办公室电话:4396609
安丘市 反××大队办公室电话:4251510
安丘市找戈镇派出所电话:4710011
刘江:原安丘市担山镇政法书记,现任官庄镇党务书记手机:13606473168,宅电:4252918
高XX: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恶警,从2000年至今,一直非法骑着从马志信家非法抄走的光阳125摩托车。
王子青:安丘市610办公室主任。
宋云清: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迫害法轮功,是残害大法弟子的主凶。男 50多岁,宅电:4266618
张□校: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队长,残害大法弟子主凶。宅电:4228721,办公电话:4368610
李升华:男,30岁左右,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队恶警,老家宋管疃镇大石榴村,从99年7.20开始至今一直残害大法弟子主犯。宅电:4264901
葛江: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队恶警,老家安丘市贾戈镇 。
贾在军:迫害大法弟子主凶。宅电:4266239
张元亭:安丘市看守所管教,经常给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宅电:4261032
马喜彦 :宅电:426177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