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应勇于揭露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近日与同修谈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不再关押法轮功学员(将学员集中到马三家教养院)一事,个人认为邪恶之所以守不住龙山这个黑窝,和它们的恶行被大量不断的曝光是分不开的。许多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从龙山教养院出来后,马上拿起笔积极揭露迫害,里面的同修也想方设法把迫害情况及时的传递出来。

与关押一二百名法轮功学员的龙山教养院相比,马三家教养院几年来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不下千人,而我们所看到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就明显不足(特别是对恶警的恶行揭露得不系统),这也是邪恶在背地里十分猖獗的原因之一。

自己刚从关押中出来不久,以下是认识到的思想中对“揭露迫害”理解偏差的几种表现,我发现一些刚从关押中出来的同修都有相似的问题,所以写出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认为“只有被迫害很严重的才值得揭露,而自己遭的罪不算什么,没什么好写的。”其实是站在个人修炼基点上看待迫害,没有从正法修炼的角度去认清迫害的本质。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不是简单的个人受迫害的问题,大法弟子是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作为法中的一粒子,我们在承受不该承受的迫害时,是否想到了师父替我们的承受,想到对整体正法形势的影响,对正法、对救度众生的宝贵机缘的延误呢?只要对正法迫害一点,就是天大之过,作为大法的卫护者,我们面对非法的无理迫害,怎能去一味的“忍”和“承受”、并有“迫害得不算严重”等如此对法不负责任的念头呢?

长期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即使非常坚定的也由于不能正常学法、交流,很难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不自觉的被邪恶的环境干扰、污染。因为迫害本不该发生,那就摆正基点,把我们肉体上、精神上承受的迫害揭露出来,而不是把所受的迫害有意无意的当成证实自我的素材,从而给邪恶迫害提供了存活的空间。

顺便提一下,数次被抓和被长期迫害的同修,也请静心找找自己,我们的教训太惨痛了。不要说“我是挂号人物”、“我去干了什么什么证实大法的大事”、“我坚定”、“邪恶干扰”等理由,那不是迫害发生的真正原因(和常人讲真象时那么说可以),一定对照正法的法理把自己根本的问题找出来,真正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不会遇到这么多魔难(即使遇到难,短时间也会遇难呈祥)。

二、有的同修认为揭露了迫害,邪恶会报复;或认为一些情况只有自己知道,不想暴露自己(其实是不想暴露邪恶)。这是把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在怕心的作用下保护自己的为私的想法。这一思一念是旧势力强加的,是不被承认的。大法弟子揭露迫害本身就是在主动抑制、清除邪恶,在反迫害,所以一定不要被头脑中滑过的一思一念蒙蔽,我们是在否定、排除它们中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还能被旧宇宙的因素束缚吗?

当然我们针对具体情况,清醒、理智去做的,不属于怕心问题。现在不断的有学员运用法律武器等各种方式,堂堂正正揭露迫害,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其实害怕的是邪恶,它们顾此失彼,穷于应付。而我们需要的是坚信师父和大法,时刻用正念看问题。

举个例子,一同修无意中从一教养院恶警的妻子那里得到了该恶警的家庭住址和电话,想曝光,但考虑到恶警的妻子说:“我家的住址和这个电话我只告诉你了,千万别告诉别人”,于是产生了顾虑,没有曝光。谁知几天后,这位同修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了此恶警的住址和电话,而且比那天恶警妻子说的还详细。同修很惭愧没有放下人心,在怕心作用下顺从了邪恶。

前几天看到明慧网的一篇文章,同修揭露的是99年的事,而当时我就在被迫害的同修的隔壁监舍,但今天同修的描述仍然令我怵目惊心,我发现自己对这件事的认识还是停留在当年人情的状态中,也没想到要揭露。此时我马上肃清了头脑中不正的因素。

我们真得放下人心、放下自我,五年来所知道的迫害真象(自己或他人的),大家都有责任揭露出来,我们在这小小尘埃上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层层空间,举足轻重。

邪恶的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让我们“正念法力捣妖穴”(洪吟(二)《围剿》),也请辽宁同修彻底揭露和清除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和沈阳监狱城的邪恶因素,正念制止对同修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最后以师父洪吟(二)《震慑》与同修共勉:“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