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师尊慈悲救度我们的一片苦心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当我第一次拜读师父的新书《洪吟》(二)中的《师徒恩》中“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时,泪水不住的往下流。我不停的哭,我知道,我人的一面不太明白,但我生命的本源深处,真真切切的懂得他的力量,我明白了我生命的一切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都是师父造就的,是我们永永远远都无法报答的。

蠢恶发尽飙的这五年,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了无尽的摧残。我在五年证实大法的过程中,风雨飘摇,若不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和一步一步的指点,是不可能走过今天的。回首正法修炼历程,看到师尊为我所走的每一步的精心安排。因自己的强烈执著,停滞在某一层次时,师尊悉心点化,直至茅塞顿开。一亿弟子,还有无数的众生,是何等的难啊,“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 (《洪吟(二)》中《难》)

我得法快九年了,最大的感受是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师父讲法中一再要求我们要多学法。刚得法时,由于我思想业较重,一看书就昏昏欲睡,师父就点化我让我抄书。从那以后,每天抓紧点点滴滴时间。秋衣破得足有三四十个窟窿,也不舍得浪费时间去买。到现在正在抄第18遍《转法轮》。《在美国讲法》抄了8遍,其他书都抄过,有的2~3遍,最少1遍。

从1999年7.20至今,要想写的证实法的事情太多了,只能写一些感悟很深的事情,在此与同修交流。这里有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更有刻骨铭心的教训和不足。

(一)要记住我们是主佛的弟子。

我7.20在市政府前和平请愿,7月23日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直到10月25日大法被打成×教,我和女儿站到了中南海,被抓回当地。在京的一百天,度日如年啊,回想起来,感叹当时是怎么过来的呢?当时的唯一信念:坚持一天,就是对邪恶的重重一锤;只要在京一天,邪恶就会胆战心惊一天。

在京的日子,我结识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几乎都是年轻人。他们的纯真、善良、坚忍和无所畏惧深深的撞击着我思想中隐藏的自私和执著。每当我有一颗很重的心需要去掉时,师父就会安排一位在这方面修得很好的弟子出现在我的面前。通过我们之间的交流,看到我的不足,我被对方的无私和坦荡所溶化,有时惭愧得无地自容。

2000年10月,当我再次進京时,我祈盼着在广场附近见到他们,可是没有他们的身影,此时此刻他们在哪里呢?我边走边找,希望再次接上这珍贵的缘,却没能如愿。回想起来,我当时应该明白要珍惜和所有接触过的弟子的缘份,这在一起证实大法的机缘是多么来之不易。可惜,我没有悟到这一点,在以后的许多证实大法的资料点的工作中,没有更好的和同修相处,排除干扰,共同把证实法的事做得更神圣,留下了许多遗憾。直到师父法中提到了才如梦方醒。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一大部分随着那些天体来的,人人结了缘,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分。而且你们这些缘分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结过不同的缘,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协调好,每个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个人都不要因为小小的一点事情就互相产生很大的隔阂,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得好一些。”

在当地看守所期间,片警要求我写不進京上访的保证,我不写,被送到洗脑班。在那里因我的大法书被恶警抢走,我绝食抗议,其他大法弟子悟到:大法书不是哪一个人的,是大家的,大家应该都绝食抗议。后来悟到通知楼下的男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那时,真的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大家齐心协力,相互鼓励,把恶警气得提着饭桶,拎着勺子,楼上楼下的边敲边骂,彻底撕掉了他们所谓的“春风化雨”式的转化的伪善面具。

负责洗脑班的有法院工作人员,他们在几个月的和弟子的交谈中,彻底明白了真象,被弟子的大善大忍和高尚的境界所折服。一位负责人在最后的会议上不停的表白自己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夸大法弟子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很特别的、很了不起的、很好的人,最后他眼里噙着泪,祝我们成功,我们被无条件释放了。

刚放回家2天,所里又把我骗去写不進京上访的保证。我明确表示:本人不会做任何保证的。他们就把我又送到了看守所,然后准备送教养院。片警来看守所让我在教养书上签字,准备上报。我心里七上八下了,惦记着9岁的女儿,没人照看怎么办呢?我父亲年迈多病,从外地回来暂时帮助照顾几天,教养了那可是好几年的事啊,父亲肯定是不会管的。所长说只要写个保证,肯定放人,快写吧。我横下心,想了几分钟,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绝对不能背叛大法,这是不容置疑的,不能有任何借口。我哭了,边抹眼泪边在教养书上签了字。

对女儿始终放不下的这颗很重的心,扰乱了我的思绪,我坐立不安,师父看到了,用一切形式来帮助我度过难关。同室有个弟子也是对小儿子放心不下,心绪不宁的在背《洪吟》,还大声背:“恒心举足千斤腿”,大家都笑了,问她那九千斤哪去了,怎么就一千斤哪?(应该是“恒心举足万斤腿”《洪吟》中的《登泰山》)我也笑了,知道慈悲的师父在替我们着急。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姐姐的同事小石在替我照看女儿,照顾得很好,无可挑剔,但我还是找出种种借口从看守所跑出来,怎么也放心不下,还要亲自照看。我从梦里醒来,仔细想梦里师父除了点化我太执著之外还点化我什么呢?为什么是姐姐的同事小石照看女儿呢?她和我没见过几面,且上班很忙,不可能给我照看女儿。我突然想起师父点化会用谐音的方法,“石”字和“师”字是谐音。原来师父在告诉我女儿也是小弟子,有师父管着,我担什么没用的心哪!豁然开朗。我在心里合十谢师尊,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恩。为了让我过这一关,师父费尽了苦心啊!我恨我自己,又傻又痴,不争气。从得法的那一天,师父有段法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脑海里,他在最艰难之时激励我勇猛精進,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

在看守所,在慈悲师父的看护下,我终于放下了母女情,明白了不应该在监狱里被无理关押。一天早晨,我听着弟子背法,听着听着,我睡着了。梦见从凉台门口飞進一位身穿白衣的天使,她告诉我说:这里对你已经没有用了。说完便飞走了。我很纳闷,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我保证被送去教养。晚上,我独自在卫生间洗凉水澡,那天是冬季最冷的一天,天寒地冻,狂风呼啸。快洗完了,这时看守所女所长和她的上司处长到我们室里检查,看到我在洗澡,女所长对着我破口大骂,指着我正在接水的脸盆,对犯人女室长说:“给她的水倒掉。”室长好不容易托关系提前释放,过几天就走了,我不想难为她,也不想牵累她。我摆了摆手,坚决的说:“我自己来”。这三人挤在门口,以为我会老老实实把水倒掉。当时正好其它室的犯人在我们室里干活,大家大气不敢出的看着这场激烈的正邪大战。我把水盆端起来,平静的看着她们,慢慢的把水浇在了身上,只记得当时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久久回荡:“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在给我力量!女所长指着室长跳着骂:“你这个室长还想不想当了?”室长低头不语。

第二天,室长被叫到所长办公室,回来后,她看着我自言自语的大声说:“这弟子大名鼎鼎,谁敢打她啊!”女所长想借刀杀人,可惜刀不听使唤。我为室长的正义选择而欣慰。过了不一会儿,我被无条件释放,我的教养书上面没批。要始终记住,我们是主佛的弟子,千万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 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

(二)要记住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完成神圣的使命

2000年10月我们就开始建资料点了。没日没夜的忙,学法学得少,做事心太强盛了。忘记了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让邪恶钻了很多空子,造成了很多损失。虽然表面上轰轰烈烈,但有许多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的惨痛教训,留下了永永远远的遗憾。

教训一:2001年,一位弟子在全国各地开了许多场法会,当时大家的反应是:在这位大姐的带动下,破除了许多人的固有观念和框框,又升华了一步。大家都在反思自己,以后的路怎么走正。法会开得很成功,但大姐的心也被带起来了,赞扬声不绝于耳,大姐表面表现平稳,其实内心早已波澜壮阔了。大姐身边有一位学员叫小毛(化名),后来在劳教所邪悟,协助恶警迫害弟子,破坏了许多资料点。当时我们三人在屋里,大姐和她窃窃私语,我无意中听见一句:“有本事他也开个这样的法会啊,怎么开不成啊,没有几个人参加吧!”我知道大姐在和另一个弟子争高低,嘲笑另一个弟子开的法会参加的人少,言外之意她开的法会人多,她了不起。我惊讶的看着她,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师父的法,我想起了师父在《猛击一掌》中说:“负责人不管其在常人中做了多少工作,都是自愿为大法工作,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弘扬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体安排。没有我的法身做这些事,别说弘扬,就是负责人自身的保障也难得到,所以不要总是觉得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我知道大姐心起来了,她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这时只听小毛在旁边添油加醋,拍马奉承。她看我在惊讶的看着她俩的表情,就把声音压低了些。

等小毛出门了,我想瞅个机会跟大姐谈谈。当时大姐有些目中无人了,再加上我本人有自卑和其它的人心。我认为大姐是见过师父的老弟子,贡献又那么大,我这个无名小卒……我当时没有清醒的认识到,这一切让我听到,是师父想尽一切办法在帮她,在挽救她,让我们两人共同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因为表面这个空间也得有人做吧。我没有战胜自己的懦弱和执著,胆胆突突的刚想开口,大姐说她累了,想躺一会儿。晚上她就乘火车离开了。我再也没见到她,后来在网上看到她在教养院被恶警殴打致残的消息。我心如刀绞,痛恨自己当时凡重的人心。让我们记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教训二:高勇(化名),一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付出了许多,在当地正法工作中一直冲在前面,后被邪恶残酷迫害致死。我认识他是在他堂堂正正从教养院闯出来的一次法会上。他坐在我身旁。这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讲述着他的证实大法经历。法会开完后,我听说他们要去北京打横幅,我感觉有欠缺的地方,就嘱咐他一句:“我看你还是先看看法,先别着急去打横幅。”他那时很谦虚,诚恳的点点头。现在弟子在网上不断写文章,建议刚从监狱出来的弟子(即使堂堂正正闯出来的)不要马上参与到资料点中来,而要静下心来,抓紧时间学法,这是大家都在理性上认识到的。但当时大家都没悟到这事的严肃性和必要性。

没有几天,高勇就全身心的做起了资料。现在看来他真应该静下心来看看书。因为在教养院很难看到正法时期师父的讲法。我发现高勇对正法时期没有深刻的认识,还是停留在了个人修炼阶段的思维中。因为大家都在吹捧他、崇拜他,就更助长了他的名利心,特别是年轻小伙子,这些心就更难放了。

高勇渐渐的疏远了我们,因为我们和他在一起从不吹嘘他,而是严肃的指出他的不足。一次偶然的机会,高勇和我们一起学法,大家一人一段,等轮到他时,他念着念着没声了,抬头望去,他捧著书睡着了。他发现大家都在看他,马上站到床下,断断续续的念了起来。我一阵心痛,有点明白了他做出一些不理智行为的原因了。那时大家状态都不好,就没有明确给他指出。

听和高勇在一资料点的人说,他和其他弟子发正念时,常常睡过去。其中有个弟子开着天目,他看到高勇周围有一群魔在围着他,这弟子就上去和那些魔交战,把那些魔除尽后,马上手也立起来了,人也精神了。这是我听别的弟子说的,我以为有些夸张呢,直到有一天,他和我还有我女儿一起发正念,小孩子好奇,偷着睁眼看他,才发现他的手像拨浪鼓似的不停的一倒一立,一倒一立的,来回晃。他发现小孩看他,还挺不好意思的也偷偷看小孩。

都这样了,还有几个学员在他身边不停的高呼“伟大,了不起!”这是我在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的聚会上,听到的当面对他的赞美诗。因为他用手机给在家弟子家里的座机打电话,我给他指出这是自私的行为,是对大法也是对在家弟子的不负责任,希望他三思,因为他的手机国安人员已注意了,还给他手机打电话说,“你是高勇吗?”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表现出他的大无畏,就是不理智的行为。

我发现我说完后,高勇刚想思考,旁边的两个学员就挖苦我:“你没修到那一步,就别说这样的话了!”另一个就唱赞美诗:“伟大,了不起!”我看到他的脸马上就变了,变成了不屑一顾。我的自尊心受到了猛撞,人心出来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呆呆的失望的看着他。

我万万没想到,我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后来听到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我痛心的问我自己,我的自尊心怎么比生命都重要吗?他去世时,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这期间我曾做了一个梦:梦见高勇来到了我家,他样子非常憔悴,手里拿了本《转法轮》,他像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么诚恳的样子,对我说:“姐啊,我很疲惫,我想在这里好好看看书。”说完就坐在长沙发上看起书来,我只以为师父通过他点化我多看书呢。从那以后每天我和女儿一人坐一个小沙发,认真学法,还不停的朝空荡荡的长沙发上看一眼。后来才知道他去世了。我明白了,高勇一定是悔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学法,没有听师尊一再教导的多学法,好好发正念,只顾着轰轰烈烈,忘记了是修炼,是证实法。同修们,我们千万不要再吹捧其他弟子,这是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的表现,是人的行为,是坚决要克制的,否则害人又害己啊。

我现在才知道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但愿现在所有能在一起证实法的弟子彼此珍重在一起的这份高尚的缘。高勇能在那样残酷的迫害中,坚持对大法的正信,坚强不屈,我为他感到骄傲和欣慰。正如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的,“我还告诉大家,别看我有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法已经定了:他们的生命将和迫害他们的那个最高的生命调换位置!(鼓掌)”

教训三:做资料的那段时间,助长了我许多人心,以领导的架势凌驾于学员之上,嘴上不说,心里却心安理得的这样自居,而且不能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许多修炼的机会都错过了。师父看到了,安排了一件事情,让我和几个老年弟子在一起,开始我还乐不思蜀的在她们中间以伟人的面孔出现,我以为是师父让我在那里帮她们提高上来,然后再离开。我长久以来误在这种自以为是的框框中,难以自拔。只有我帮助别人的份,没有我需要提高的因素。向内找对我来说只是口头禅,行为上根本没有改善。长期以来看师父新讲法也是这样,看完了一段想:噢,这一段肯定说的是张老三,另一段保证说的是李老四,再一段一定说的是王老五。这新讲法中没有一个问题说的是我,批评的是我。我好光滑啊!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傻啊,太危险了。这是我修炼中致命的障碍。怪不得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告诫我们:“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 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

看着这些阿姨在一起互相谦让,取长补短,出现矛盾都在找自己的不足,快乐似神仙的样子,我的心里开始熔化了,开始震撼!有位阿姨告诉我:她每天晚上睡下之前一定要回忆一下一天来的所思所想,是不是在法上,如果没在法上,一定会琢磨着把它纠正过来,求师父再给她安排一次机会,第二次再做好。我明白了,为什么她和几个老阿姨在天安门广场上举着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时,没有警察拦住她们,当时广场上布满了警察,可警察愣是没看见她们,她们收起横幅,堂堂正正走出了广场。一般人会认为是侥幸,其实是她们心性修到了神的状态,人怎么能看得见神呢?就差在这里。

我很羞愧又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老阿姨们,我在心里感谢师尊让我接触到这些真修弟子。

(三)我们每个人都应扪心自问:我证实法的基点是慈悲救度众生呢?还是为了一己之私!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不知为什么,看完师父讲法,知道时间的紧迫,但又感到力不从心。作为弟子必须听师父的话。师父说的必须做,但我现在好像是为师父在做,从内心不是很主动的,很情愿的。我的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苦苦思索着。

一天晚上下着毛毛雨,我急着赶路,一位农妇端着秤盘子里的大枣对我说,“只要一元就行,我急着回家。”她装好了袋儿,我接在手里,她又准备给我套个袋儿,我低头说了一句:“给你省一个袋吧,不用了!”她惊讶的看着我,笑着离开了。回到家到,我回忆着这一幕,我想起了我忘记给她洪法了。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了呢?因为我失去了一次洪法的机会,三件事得做吧,威德得建立吧。这机会失去了太可惜了,我后悔不迭。

就在这一瞬,我找到了我苦苦思索要寻找的答案,原来我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在做洪法的事啊!怪不得我做起来有气无力的,走一步都精疲力尽的。我告诉我自己:我的基点完全错了。我没有出于慈悲心,觉得农妇可怜,她还不知道法,甚至被谎言蒙蔽,法正人间即将开始,我既然和她有缘见面,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告诉她真象,挽救她。要知道,她明白的一面还不知道端着那个秤盘在苦苦的等待了我几万年了,我却轻易的错过了。我知道我没有具备觉者真正的慈悲。就包括我想帮她省一个塑料袋都是出于私心,我是想让她感谢我,而不是真正的为她着想,让她省点钱。所以我没有看她的眼睛说话,她也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感激我。我们俩只是做了一笔等价交易:让她省袋是为了让她感激我。

就差在这里。那么既然找到了,就应该把这些私心修下去,但这也是个艰苦的过程。其实师父法中早有,就是因为自己不悟。师父说:“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得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转法轮》)我想我对农妇只做了点模范人物应该做的,还是人在做的。师父在《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有学员问:慈悲中的“悲”字如何认识?师父回答:“送大家两句话: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
 
从师父的这两段法中,我悟到:人心去掉了,代替它的不就是慈悲吗?不就是人走向神的过程吗?我理解:“悲”生成时,人心一定就死了;有人心在时,就证明“悲”还没生成。“悲”和“人心”不能同时存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这正法接近尾声的时候,无论是做得轰轰烈烈的,还是做得默默无闻的弟子都应该扪心自问: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证法之事,基点到底摆在哪里?是真的慈悲救度世人,无私无我,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之私,证实自己?掩盖又掩盖。勇敢的面对自己,即使是剜心透骨也要把它挖出来,然后再来个脱胎换骨的改变。

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告诉我们:“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

我发现到今天为止,我和周围的许多弟子对人世间的情始终难以放下,总是情意绵绵,难舍难分。当我执著于某一种情时,也知道不对,但就是砍不断它。有一天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景象:一对恩爱的情侣都掉在了沼泽池里,男的在前女的在后。男的如果用点力气,再往前迈一步就能爬到岸边。但由于琴瑟甚笃,不忍分离,两个人互相搀扶。表面看好像是互相鼓励,实质上却在互相残杀。终于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两人都永远的沉在了无声无息的泥坑中。旁观者就会埋怨男的,为什么不先爬上来,然后往里边扔根绳子,把恩爱的妻子也救了呢?所以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我们大家都试着跳出沼泽地看一看同一个问题,就一定会恍然大悟,幡然悔悟!

(四)叫醒你身边的人

记得刚得法时,有一天在小学校门口,边看经文边等女儿放学,那时女儿上一年级,经文书皮上有一幅漂亮的彩色法轮图。这时有两位小男孩头倒在我的书下面,像寻找新大陆似的看着,突然高兴的“啊”了一声,兴奋的看着我:“阿姨,你也是大法弟子啊!我们俩也是。”我激动的望着眼前这两位特别的小弟子:穿着同样的衣服,背着同样的书包,一个眼睛小得像一线天,一个眼睛大得像月儿圆。原来两人是表兄弟,也上一年级。我们交流着学法的体会,像分别已久的老朋友一样亲切的望着。后来听月儿圆的妈妈说,她做了个梦:梦见天上爆炸了,下来了两个小孩,身上奇脏无比,浑身是泥,他俩说天上的家给炸没了,他们没有家了。”那两个小泥孩,就是这小哥俩。我暗自庆幸师父帮我们接上这份珍贵的缘。小哥俩已走远了,等了很久女儿才放学。拐过学校楼,我惊讶的看到小哥俩站在远处的另一条路口,望着我俩,使劲的挥动双臂,向我俩招手,不停的招手。望着孩子这份纯真的举动,我隐隐约约在生命的深处感到了什么,当时又说不出来,因为当时除了被这份真情震撼,我感受到了还有别的原因在撼动着我。以至于这情景过去了九年,还深深的触动着我。

前段时间,一位弟子告诉我:“一线天的妈妈邪悟了,一线天也跟着不学大法了。”我感到很可惜,叹息之余,我突然间想起了九年前的那一幕,我明白了,另一种说不清的撼动我的原因,原来这小孩挥动双臂是在提醒我:“阿姨,在我迷失的时候,千万要叫醒我呀!”我想起了网上刊登的一首让所有弟子每看一遍都要流泪的诗:

《叫醒你身边的人》

当我们听说主佛要下世正法,
我们便跪在主佛的脚下,
发下助师正法的誓约,
天上的神为我们的壮举而流泪。
发完誓约我们便相互叮嘱,
当我们其中的谁被世间的假象迷失了,
如果你是觉醒的神,
你一定要叫醒我,
千万要记住啊!
如果错过这次机缘,
回家就再也无期了。
相互约定之后,我们就洒泪分别。
经过了多少个宇宙的轮回转世,
我们苦苦的等待着法轮大法,
主佛为与我们结缘吃了无数的苦。
到了大法洪传的时刻,
许多天上下来的神都迷失在人世间。
得了大法的修炼者啊!
你是否想起了我们之间的相互约定,
向他们讲清真象,
揭露邪恶的本质。
主佛亲自来接我们回家,
主佛盼着他们快点醒来,
乘上回归的法船。
醒来的赶紧叫醒你身边的人,
归期到了,该返回了,
宇宙之主来接我们回归那无比美好的世界。

有位弟子给他们送去了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一线天的妈妈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她前段时间有些自暴自弃,是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得了法的弟子,一再挽救他们,无以言表的痛心和急切,真是佛恩浩荡啊!催人泪下。我们把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这段讲法特意抄出来给她看,师父说:“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

同修们,师父在《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说:“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当然了,这种耗尽不是你们理解那个就没了。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我把所有能够使你们修炼提高,在修炼中能得到的东西都压進这部法里面去了。你们虽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够真正理解我说的话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什么都会得到。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所得到的那里容入了我多少东西在里边?(掌声)当然我不想讲我自己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当师父的做这件事情,你们也得珍惜呀!你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错过机缘。”

愿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师尊慈悲救度我们的一片苦心,也不要违误了我们的史前大愿,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在正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