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的疯狂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2000年7月,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第11中队),大法弟子们因早上起来炼法轮功而被恶警们吊铐在铁窗上三天三夜,被吊铐的有重庆邮电学院高级讲师谢锦、某公司工程师易春华、重庆大学硕士生张志虎、雷少全、甫元胜等,他们的腿都站肿了,肿得又粗又亮,动弹不得。

2000年8月,在西山坪严管中队,恶警为逼我们大法弟子三十六人写“三书”,罚我们站军姿,从早上6:00一直站到晚上22:00止。甚至不准睡觉,指使吸毒人员来监视、毒打、辱骂大法弟子。恶警还克扣粮食,早上只能吃个麻将大小的小粑块,用饥饿来折磨大法弟子,而在公布的饭菜黑板上写的都是红烧肉、豆腐等新鲜菜、肉等,实际上全部都是骗人的鬼话,就连咸菜都没有,吃的是清水煮的烂剩菜,只是有点盐味而已。

8月的一天下午,集合的时候,大法弟子们集体炼法轮功,恶警们仓皇全体出动,疯狂挥舞着警棒、电警棍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专门猛打大法弟子的头、脸部。大法弟子周建脸上被打掉了很大一块肉,血流满面;大法弟子孟雪涛的腿被打断残废;大法弟子亢宏、李向东、李春元等三十六人全被毒打成重伤,直到恶警精疲力竭为止。

过后,恶警们又用“杀警绳”、警棍电击等方式凶残摧残迫害大法弟子,李向东被连续遭到两次摧残,孟雪涛两手扎成了残废,失去了功能,陈建华、李春元、周建等大法弟子都被严重伤残双臂,一年多都没有恢复健康。

2000年12月,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教育大队”的大法弟子抵制迫害,饭前站队不唱歌,(每次吃饭前都规定囚徒们必须唱改造歌),恶警就罚大法弟子站了一天一夜,又冷又饿。张齐勇、林德才实在太累,刚一合眼,被恶警李忠全发现又拉出强行单站,叫吸毒劳教人员监视。

2001年4月30日,教育大队恶警开“奖惩大会”,恶警田鑫、田晓海在会上诽谤大法,大法弟子们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惊慌中用警棒、电棍疯狂暴打大法弟子。张有军、陈建华、张齐勇、谭洪义、曹贤露、康毅等十几个大法弟子遭严重暴打伤残。吕政等数名大法弟子被恶人拖去关小间。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无理加长劳教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恶警们的每次“奖惩大会”几乎都是在一遍慌乱中草草收场。

2001年5月上旬的一天早上集合,全体大法弟子们又集体炼功,以恶警田鑫为恶,指挥着恶警李勇、高定、李春伦、李忠全、王静、王玲、李其伟、王朝辉等约二十多个恶警挥舞着警棒、电警棍疯狂扑向大法弟子,又是一阵狂风般的暴打。当场被打伤的大法弟子有:廖联海、曹贤露(重伤抢救)、王泽新、陈昌均、张齐勇、蒋安民、林德才、张有军、刘茂、康毅、陈建华、易春华、张志虎、袁志强、孟雪涛、张全良、刘亚林、黄成、黄光明、李军、李文龙、古胜学、古良均等三十多人。

恶警暴打后,又把古胜学、陈昌均等几名大法弟子拖去办公室吊铐在铁窗上,直到晚上才放回舍房。类似事件在劳教所经常发生。

2001年7月中旬,恶警们为逼大法弟子写“三书”,每天把大法弟子挟持到太阳坝曝晒,每天上午8:00直到太阳下山为止,而且全不准洗漱,不准喝水,持续迫害长达一个月,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晒昏倒地。

2001年9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恶警王朝辉接班查房,大法弟子们抵制邪恶,点名不回答,并呼“法轮大法好!”,恶警王朝辉把大法弟子谭洪义、张全良、曹贤露、陈昌均四人拉到操场罚站、暴打。恶警王朝辉狂叫“要炼法轮功的站出来”。各舍房大法弟子听到后,纷纷走出舍房来,王朝辉见状急叫吸毒犯关舍房门,不准大法弟子出来,但已有几个跑得快的大法弟子来到了我们身边,开始了炼功。

王朝辉带头并指挥吸毒犯数十人向我们十一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王朝辉用警棒猛打大法弟子的双手和小腿,一边打一边竭斯底里的骂脏话,大法弟子在被打中严正斥责恶警王朝辉执法犯法,是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信仰自由的犯罪行为。恶警王朝辉气急败坏的对大法弟子暴打一阵后,又让吸毒犯抱来一大堆手臂粗的竹棒,首先把大法弟子刘茂拉到一边用竹棒绑在刘茂的背上,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绑着十字架一般,并狂叫要我们炼功炼个通宵。所有的大法弟子齐呼口号,制止王朝辉的恶行,王终被大法弟子们的正气吓住了,才停止继续迫害。

2001年9月18日起,全中队大法弟子七十九人全面抵制邪恶迫害,不穿囚服、点名不报数,不答到,不下蹲,一直持续到12月9日。后来,劳教所调来追捕队、防暴队和教育大队的恶警数十人来镇压大法弟子。由龙所长、教育科田鑫、中队长田晓海策划,对大法弟子实施全面迫害,成立严管分队,每个舍房十三个吸毒人员监控四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开始了绝食抗争。

恶警叫每次开饭前,由两、三个吸毒犯挟持一个大法弟子强行蹲下,不蹲的,吸毒犯就拳打脚踢,直到站不起为止,然后拖进舍房。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如大法弟子李根良、吴宗荣、姜礼龙、颜新培、肖泽巨等。在舍房内恶警指使吸毒犯折磨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人人“叩起”,即弯腰九十度,每人头上放一盅水,如水倒出来了就拳打脚踢。

大法弟子吕建军因“叩不起”了,被吸毒犯用硬塑料鞋底把脸打烂了。各舍房都不断传出来大法弟子被打的声音和吸毒犯们穷凶恶极的吼叫声,气焰十分嚣张。江津大法弟子王正荣被严重打伤三次,住进了医院,费明彦、林德才、曹贤露、谭洪义、唐进明、张胜全、张全良、刘吉兵、甘树林、袁志强、杨佐林、李洪福、张培金、金涛、张正伟、伍群(肋骨被打断两根)等,全体大法弟子都被恶警严重打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