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2001年11月23日,司法部在海口召开会议,会议主题是:不惜一切手段对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攻坚战”,强行转化。根据此精神,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副大队长田晓海在一中队全体劳教学员大会上公开叫嚣:“根据上级指示,我们将采取一切手段,坚决打击拒不转化、不接受改造的法轮功学员。”重庆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亲自坐镇指挥,从西山坪劳教所各个中队抽调20多名中队长职务以上的恶警到七大队一中队,副所长龙仕舜亲自任大队长,人称迫害法轮功“四大恶人”之首的刘华任中队长,迫害步步升级。采取白天长时间“军训”:罚“站军姿”、跑步、正步走,蛙跳,“贴蝴蝶”(四肢叉开,紧贴墙壁),晚上强迫部分法轮功学员在零点后入睡;用鞋底打脸、用小斑竹条抽打手、脚;揪着法轮功学员耳朵把脑袋往墙上撞击;用烟头、打火机烧,强迫大法弟子正坐(眼平视前方,背抻直,两手放在膝盖上,不准讲话,四周点满蚊香熏,不准动、不准闭眼。否则就以拳脚相加),用电棍击打法轮功学员神经敏感部位、不准许大小便,甚至于扒了裤子打屁股,长时间连续不断折磨。其手段之毒辣、残忍,连西山坪劳教的劳教人员都知道:“七大队一中队是人间地狱。”

重庆市长寿区法轮功学员张全明,每天早上6点起床至第二天凌晨2点才准许上床睡觉。白天除了所谓“军训”就是“反省”(罚站或强令其双手抱头,弯腰九十度站在装满粪便的马桶前,恶人们还不时将其头往粪桶里按,以此作乐)。晚上,就是这些恶贼们施暴的时间,拳脚相加日日不落。每当有新被抓進来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更是大打出手了,以此威胁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在恶警刘华、李宗全的指使下,吸毒劳教人员蒲军等要值夜的劳教人员在张全明仅有4个小时睡觉时间中,每间隔10分钟用针扎一次。并且不准喝水, 一天只能解一次小便、5天解一次大便,致使大便结燥,无法排便,只能用手抠,肛门流血不止。象这样连续迫害时间长达6个多月。

大法弟子林德才,由于不服从邪恶之徒让他骂自己师父的恶毒指令,被恶警黄勇、陈建平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夏先科连续打耳光数十个,和严重的迫害,他被送入严管组,克扣食粮,恶警肖兴明、周本忠唆使吸毒人员邓平、蒲军等人,早餐给林德才吃“麻将粑儿”(只有麻将般大的馒头),中午、晚上每顿数50颗米粒饭给林德才吃。每天一个“总结”,也就是说每天至少毒打一次。

为了掩盖他们毒打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恶警肖兴明、周本忠、王成等公然对吸毒劳教人员说:你们不晓得不让他叫出来吗?于是就有了先用破布条勒紧嘴,然后毒打学员。被施此酷刑的绝非林德才一人,还有张全良、黄光明、伍群、张培金、陈昌君、刘吉兵等。其中张培金被打昏死过去,臀部青紫、大面积皮下血肿,一月有余不能落坐。伍群被打断肋骨。

对于这些暴行,重庆市劳教局和西山坪劳教所的恶警、坏人们却有自有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镇压法轮功是国家决定的,我们只是在执行,以后平反,也是国家的错,与我们无关”。“只要XX党执政,法轮功就不可能平反”。“我们对你们(法轮功学员)采取的高压政策,目地就是让你们转化,消灭有神论,把思想统一到和XX党政府一致”。“中国特色法制建设,对法轮功劳教人员没有法可讲。”

恶警胁迫吸毒、偷窃、流氓的劳教人员折磨法轮功学员,如不干就要倒霉:或被扣除奖分,或挨打罚站,或调到生产单位服苦役等处罚。就象劳教人员说的“还不是干部喊我们整的。不整你们、我们要遭整。”恶警高定就公开赞扬这些坏人是“干部耳目的延伸,手脚的延长”;“干部想到的,你们要想到了;干部没有想到的,你们也要想到”。

如果劳教干警同情大法弟子,就要受到调出七大队到边远队或其它方式的处罚。如原七大队干警杨××、傅××都因镇压不力而被调离。而积极残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则迅速获得了提升。如龙仕舜、田晓海、李其伟、刘华、叶桦、孙平、肖兴明、高定等。

1999年10月7日,重庆市各厅局级单位召开处级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传达中共中央7号文件(绝密)。口头传达到县处级干部,宣读前要求不准记录、不准录音,宣读后立即拿走。该文件的核心精神就是“法轮功是反动政治组织”。“为了防止波兰团结工会事件在中国重演,维护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手段予以铲除”。随后大规模镇压步步升级。劳教所干警肆无忌惮的行恶。遭到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在扼杀精神信仰失败后,更加疯狂虐待残害大法弟子,直接操纵恶人对大法弟子行恶,企图从肉体上消灭大法弟子。

从中共中央7号文件到司法部“11.23”海口会议都表明,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根子在北京。难道还能让邪恶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逍遥法外吗?难道能不追究这些恶警与坏人犯下的累累罪行吗?

其恶行人神共愤,终招报应:

恶警李其伟焚烧大法弟子陈××的所有衣物、被褥及其他生活用品。当天晚上其家中失火,烧尽所有物品;

恶警陈俊峰经常用脚踢大法弟子,2002年5月,在打篮球时跳起后落地小腿胫骨开放性骨折,从此落下残疾。

恶警李宗全迫害大法弟子,殃及家人,父亲受食道癌折磨痛苦异常,2002年死亡。为了掩盖罪行,原七大队所有执行“海口会议”精神,参与迫害的干警除田鑫、孙平、肖兴明外,已经全部调离七大队。

西山坪恶警恶行录(之一)

李其伟,原北碚朝阳中学历史教师,后招聘到西山坪劳教所,调入教育大队为了升官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0年~2003年间,先后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数十人,据不完全统计有:白天石、吕震、张全良、薛俊鹤、黄诚、王建国、张永君、陈剑波、王中葛、张正伟、张培生、古良军、陈昌君、廖联海、古胜学、张其勇、张志强等等。其中白天石在连续用警棍毒打数十下后,用手铐挂在窗户上。对于一个60多岁的老人,不久就昏死过去。李却说:“我以为你们有多了不起,还是不经打”多邪恶呀!焚烧了大法弟子陈××的所有衣物、被褥及其他生活用品。强迫大法弟子严兴培脚伤残强迫其蹲下,侮辱其人格。

李其伟赌博成性,侵吞吸毒劳教人员李小飞家人送来的200元,拿去作赌资输掉;且生活腐化,要求吸毒人员韩建为其洗衣物、推拿按摩。这种残害忠良、赌博成性、生活腐化之人居然因迫害有功,现提升为劳教所法制科长。简直闹天下之笑话?

陈建平,原西山坪劳教所医院医生,因其医术低下、服务态度恶劣被吸毒劳教人员称为“兽医”。

2001年5月调入教育大队。在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时,借灌食之机残害大法弟子:灌食后胶管不清洗、不消毒,数人共用一管;且灌食后的胶管故意在食道里来回抽插,增加大法弟子的痛苦。丧失了一名医务工作者最起码的良知和职业道德。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有刘畅、张正伟、陈家五、张志虎等。且要求吸毒人员给其讲淫乱之事、洗衣物、擦皮鞋、推拿按摩。司法队伍有这样败类,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恐怕是遥遥无期。

高定,雅安人,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积极充当镇压法轮大法的急先锋,在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期间,经常毒打大法弟子。被其殴打大法弟子数十人,典型例子有:2000年11月大法弟子王兴安被毒打后,用手铐挂在窗户上,冻了一夜。

2001年7月1日,用小斑竹条殴打王建国、陈敏、张正伟,致使王、陈、张三名大法弟子背部及四肢血肿,特别王建国背上皮肤打烂,鲜血染红了衣衫。2000年12月的一个夜晚唆使吸毒劳教邓祥春、严涛毒打大法弟子陈家五、金涛、张培金。公然叫嚣吸毒劳教人员是“干部耳目的延伸,手脚的延长”;“干部想到的,你们要想到了;干部没有想到的,你们也要想到”。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还有唐德良、陈建波、李泽涛、古胜学、廖联海、古良军等等,就这样的流氓警察居然提升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大队长,实乃匪夷所思。

叶桦,北碚区人。积极充当打手,在他的一手策划下,教育大队监舍门口添置喇叭,命名“直播在线”,大量播放吸毒劳教人员写的攻击大法的污言秽语。从精神上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2年初,毒打罗胤锋等大法弟子。

刘期斗,2001年5月以71岁的唐智福在点名时没蹲下为由,连续打唐志福几十个耳光(唐因脚伤不能下蹲)。2002年8月以65岁的严兴培在点名时没蹲下(严因脚伤不能下蹲),为由连续打严兴培几十个耳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