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修炼中的每走一步,都是在师父保护中走过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我叫倩瑞(化名),今年67岁,河北农民,98年10月有缘得法。得法前我患有多种顽固病:类风湿、神经官能症、严重颈椎病、抑郁症、全身骨节增生、严重脑动脉硬化、全身无力、腿麻木不能久站、眼视物不清、脑胀头晕、脖子不能转动、不能入睡、全身各种痛、盗汗、心烦等等,真是生不如死。在那病魔折磨的八年中,我去过各地医院,找过各地名医,买了各种治疗仪,每天以多种药物维持着生命,花了一生的积蓄也不见好,到后来生活不能自理,肚胀胃满不能進食,瘦的皮包骨,门都不能出。正在我走投无路等死的时候,98年农历十月初二,我外甥女到我家,叫我炼法轮功,接着她给我做了几个动作,我高兴极了,当时就象换了个人似的。

第二天,我就去炼功点学炼功。因文化低,眼视物不清,我尽最大努力用七天时间看完一遍《转法轮》,感到身心变化很大,从内心知道这是一部好书我下决心一定要学,不怕吃苦,不怕各种困难。因炼功点离家远,自己走路慢,我比同修要早动身一个多小时,清晨三点动身,有师父法身保护,路上没人也不怕,每天坚持集体炼功学法,回家为追赶同修,我整天学法学炼功动作。七天后我把所有的药全停了,能吃饭了,腿也能走路了。以后我一天比一天强,变化非常快,家人和邻居看到我身心的变化,都说法轮功好。我八年以药代饭维持生命,各大医院和名医都无法治好的顽症,法轮大法三个月使我完全变成一个正常人,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世难忘,我见到亲朋好友都要告诉他们:我现在活着是师父给的生命,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

自99年720后,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各方面的压力从天而降,好像天要塌了,所有电台、电视台都播放欺世谎言,造谣诽谤到处都是,邪恶的声音满天飞,我心如刀绞、度日如年,这时家人、朋友和不炼功的人都另眼看我。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那天起就给周围的人讲真象,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可是谁也不听,都相信电视说的,还说我痴迷走火入魔等不好听的话,人们还监视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每天在家按时炼功学法,找机会与同修联系。后来我就写资料,叫人们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有机会往外贴标语,有了真象资料我们就分头发。  

2001年3月,一同修被抓说出了我。那天我正在家学法,突然闯進一群人,问我是否炼法轮功的,并让我交出书、传单,我说没有,他们就动手抄家,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乱七八糟,拿走了四本大法书和一些传单,我因此被抓。在拘留所我没有做好,在各方面巨大压力下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邪恶之徒罚我一万元人民币。半月后我们被抓的几个都回家了,交流时都知道做错了。

从我这次被抓后,家人就不让我与同修来往,我儿媳从前也知大法好,从7.20后她信电视谣言,时刻看管我,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有师父管,谁也不能管住我,我要弥补过失,重新做好,坚修大法到底,按师父的要求做,决不后退,发传单,讲真象,学法炼功,坚定信心。2002年3月恶人又到我家,他们進屋,我赶紧跑出家门,走了一段路急忙坐地发正念,用师父给的智慧除恶,邪恶等一会儿走了。第二天邪恶又来了,问什么我都说不知道,并给它们讲真象,一会儿走了。第三天又来到我家,没问出啥,走了,第四天又来了……真是骚扰的没法安宁。

由于邪恶天天找我,给我的家人造成很大压力,儿媳很是反对,看管我特别紧,我是大法弟子当然不能听她的,我用智慧、找机会学法、讲真象,同时还要维持好家庭关系。当有事要与同修联系,或讲真象、发传单时,师父就给安排机会,师父安排的比自己想的周到,按大法要求做师父就在身边。

农历四月十五,我娘家村有庙会,我上庙会走亲,向亲朋好友讲大法真象。我用大红纸把传单包好,提着书包就去做,路上人很多,下车后边走边做,没想到前边远处有几个人在看着我,我走近他们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手拿个皮包问:你是干什么的?我在师父的点化下解脱了。直到传单发完才去娘家。吃完饭上庙会讲真象,师父安排得太好了,一个个朋友、熟人不断,心想的人都见到了,还有久别几十年没见面的有缘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象,回家时没赶上车又到了外甥女家,晚上给她全家讲大法真象,她的儿子儿媳直到听明白才走。

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和我体悟的还有很多很多。在这五年多的时间中每走一步,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中走过的,我要紧随师父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