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摈弃为私为我之心 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大法被迫害五年多了,前三年我是在看守所和监狱度过的。虽然我一直在讲真象、证实法、反迫害,历经种种魔难都能达到放下生死,坦然不动。但这只不过是在旧势力导演的戏中扮演了正面角色,其实还在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所谓环境。因为旧宇宙的属性就是为私的,所以在它安排的道路中修炼只能去掉意识到的执著,改变不了意识不到的本质上的私。

但在师父多次点化我回家,意思是让我正念闯出魔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时,由于没看到师父后期讲法,更因为掩蔽很深的私没有修掉,不能正悟,虽然内心一直坚定大法,避开狱警给犯人讲真象,发正念,但在形式上还是走了一段弯路。在修炼道路中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点,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回来后通过学法,很快明白过来,在救度众生中不断的暴露不足,加强正念,同化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兑现着自己的誓约。

下面就将我近两年在师父安排的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过程中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同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包里装着真象资料,走到哪讲到哪

时间越来越紧迫,自己做得太少太少。走在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心情十分沉重,感到肩上的担子太重太重,还有多少生命没得救啊,我们要给每一个生命了解真象的机会。

我的包里一直装着真象资料。我在工作中接触人较多,闲暇时就给有缘人讲真象,然后把真象资料送给他们。单位的领导、同事都听过真象,看过我给他们的真象资料,很多人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上下班的途中,遇到有缘人就停下来,寒暄之后就把话题引到讲真象上,讲完再送上真象资料;上街买东西、办事,在火车上、汽车上,出租车上给接触到的人讲真象,送资料。面对面讲真象效果很好,但往往因时间关系不能讲得太深入具体,这样就引导他们看真象资料。日复一日,使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象,得到了救度。

知道我这样做的同修有的为我担心怕万一出事,有的说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注意安全,因为邪恶一直存在着。我这样做的目地只有一个,就是不错过任何一个生命得救的机会,不是不注意安全,也不是不理智,是在修炼中不断加强正念才坦然做到的。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还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是正法弟子,使命就是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和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责任。师父让我们做的就是最正的,师父要的就是宇宙的选择,旧势力的任何生命都不配参与,师父不允许旧势力以消业提高为由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旧势力就不敢动我们。我们正念正行救度众生,不承认它们的存在就是在消除它们,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正念强,纯正的场中邪恶无法存留。

随身带着真象资料这一年多来,在几次邪恶的迫害中,心里也曾有过波动,但很快就被正念取代了。

我把在看守所和监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后上明慧网的第二天,某监狱就给当地610打来电话,并给家人打了电话威胁说:“现在形式还很严峻,让他注意了!”家人听说公安局马上要来抓我,非常紧张。我听到后心里“咯查”一下,怎么会这样?马上想到: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要,也不承认,它们动不了我。揭露邪恶迫害是为了救度众生没有错,师父不允许邪恶迫害。正念一上来,心很快平静了。第二天早晨上班前,拿起包要走时又冒出一念:我还带不带资料?万一──?几秒钟就意识到这一念错了,怎么会有万一,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吗?我是正法弟子,救度众生谁敢迫害我?我是师父的弟子,不归它们管,正念否定并消除了邪恶的迫害。后来我又给那个监狱尚有善念的领导和干警写了讲真象的信,并寄了真象资料。什么麻烦也没发生。

有一次,公安在单位楼下大厅蹲坑,抓走两名同修,资料点暴露又抓走两人,形势显得很严峻。我心里明白,邪恶越猖狂,越要否定,消除它们。师父说过:“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们象平常一样晚上出去贴标语,发传单,正念正行,救度众生,清除邪恶。第二天早晨上班前又上来一念:“我还带不带真象资料?”怎么还有这个心?马上意识到这一念不对。正念出来了:救度众生一刻也不能停留,还有那么多生命期盼着得救,不能错过一个机会。同修被抓是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是他们自己的心促成的。虽然邪恶一直存在着,但是你没有漏,它们就没招儿。我照常的讲真象,送资料。被抓的同修关押十五天后回来上班,他告诉我610和公安还在楼下蹲坑,我从来没看见他们,因为我不承认他们的存在。

前面提到众生都在期盼着得救,我想起一件事,我的一个朋友(我前世的哥哥),在世俗的名利当中陷得很深。我想给他讲真象,因他在外县工作须特意去找他,就耽搁下来。一天早晨起床前梦中见到他两只手都没了,血淋淋的,只剩下右手尚有一小块手掌,他急切的对我说:“快告诉我真象。”我知道是他明白的一面急着听真象,再不明白真象可能就毁在这里了。我去找他讲真象时,他正忙着打麻将不见我。又去一次还是打麻将不见。我为人感到悲哀,后天观念和精力使人迷失了真正的自我,走向自我毁灭的深渊。

我们要抓紧每分每秒救度众生,时间拖得越长,有些生命得救的机会越小,因为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而且法正人间到来之前时间越来越快,那么人类下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人业力越大越不容易救度,因为业力和宇宙特性是隔绝的。

不管距法正人间到来还有多长时间,我们都要抓紧救度世人的机会,不能眼看着人一天天的走向毁灭。我们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来的,一定要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从为私为我升华到无私无我

有一段时间,我们地区仅有的一个资料点暴露,周边地区给我们送资料的同修也被抓了。真象资料没有了,同修都在消极坐等,谁也没想到要主动筹建资料点。后来一个同修提出想做资料,几人协助他建起一个小资料点。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为什么没有资料了自己就没想到主动承担起来呢?是不想付出吗?不是!那为什么就麻木坐等没有主动去做资料的想法呢?自己不也是大法的一员吗?等谁做呢?是什么心造成的这种状态呢?向内找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还是根本上的私,致使不能做为一个真正的正法粒子完全溶于法中。感觉自己做的不错了,就产生了自满的心。根本上还是停留在个人提高,个人圆满。为私的心不去就生不出救度众生的大慈悲心。表面也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根本上还是为了个人提高。这是一个为他还是为我的基点问题,根本上还停留在为私为我的旧法理中,就达不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标准。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情,一念之差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做得再多,心性提高不上来,也不是真修。完全放下自我,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毫无保留的完全溶于法中,救度众生,同化大法。

三、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自己提高上来,回过头来一看,发现一些同修的距离。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只对自己负责,没有对同修负责,对大法整体负责的心,还是没有跳出私。既然看到同修的问题,就要给他指出来,引导启悟他从法上提高,找到自己的不足,放下为私为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众生中。有的同修有怕心,不愿意集体交流,就主动找他切磋;邪恶表现猖狂时,有同修有怕心不敢出来做救度众生的事,就主动与他从法上切磋,帮助他坚定正念否定清除邪恶;有的同修想做资料,但心性又不完全到位,就先和他一起做,在做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引导他从法上认识,加强正念,去掉人心,逐渐的锻炼成熟,能够独当一面。

在后来的修炼过程中,除了做好师父要求三件事,我多了一份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的责任感。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在座的好多是各地负责人,你们要记住一点,除了整体上须要协调做什么事之外,放开手让学员去锻炼、叫学员去树立自己的威德,一定要给学员机会,叫他们去做。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点。我这个当师父的都在放手叫学员走自己的路。

以前遇到的人认为风险大的事,自己主动承担起来,心里想的是无为无我先他后我,把安全留给别人,危险留给自己。表面听起来很高尚,其实不完全在法上。认为风险大小还是停留在旧法理的个人修炼上,在旧法理中要想成就多大的好事,就会有多大的魔难,这是相生相克的理决定的。在正法修炼中,师父绝不允许旧势力的以消业提高考验大法弟子为由干扰救度众生。正法弟子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存在,旧势力决不敢动我们,没有魔难。如果正念不强,旧势力就会以有漏为由钻空子迫害。

在家修炼不出来讲真象反而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也不少。所谓风险大小,主要是与正念强不强有关系。认为这事风险大,那事风险小,是用人心看待正法修炼,而不是用正念的问题。换一个角度讲,所谓把安全留给别人,危险留给自己,或认为这个不行,那个不放心,把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就会使能够胜任此工作的同修失去了锻炼提高的机会。

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形成一个无漏的整体,才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效力,邪恶才能被彻底消除。哪个同修提高不上来,邪恶干扰他的同时也在干扰着救度众生,影响正法的推進。师父说:“我不想落下一个人”,“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集体学法、炼功和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这样的环境中学员提高的最快。目前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集体学法炼功尚有一定的困难。这就需要学员除了修好自己,还要有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的责任感,发现哪有问题要及时给予帮助解决,引导后上来和没跟上的学员尽快提高上来,或开创小范围的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