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乐县暴徒迫害大法弟子赵书杰全家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赵书杰是山东省昌乐县昌乐镇车站村村民,与妻子宋志兰、儿子赵春生、女儿赵小霞全家四口人开着一个小店铺和摩托车维修部,铺面虽小,靠全家精心经营,生意红火,日子过的幸福、祥和。特别是宋志兰常年患有多种疾病,因修炼法轮功神奇般痊愈以后,全家对法轮功有了很好的认识,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但是妒嫉、暴虐成性的江氏集团竟然对大法弟子开始了残酷迫害。99年6月份,赵书杰一家受到了监视居住。一次赵书杰外出没告诉他们,邪恶之徒张顺义(村支书)带着一帮恶徒上门质问,赵书杰说“我是一个守法公民,我有我的自由”时,恶徒张顺义当即将赵书杰拉到村委办公室楼上,用铁锨狠狠的将赵书杰打下楼,然后又拖上二楼,四、五个恶徒拳打脚踢,将赵被打的不省人事。当时赵醒后,又被架到沙发上再次毒打,连续打了三次,近二个小时,恶徒还说要把他扔下楼去。赵书杰后被送進医院,经法医鉴定,全身多处打伤并脑震荡,住院治疗七八天。

99年7.20以后,法轮大法遭到污蔑,赵书杰一家去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途中在东营市被邪恶截回。赵书杰被关押在公安局,邪恶之徒强行要其平伸胳膊,将手表放在手背上不准掉下来,不准睡觉,進行整夜体罚。由于赵進行绝食抗议,抵制迫害,两天后送回村委,赵继续绝食抗议,恶人无奈将他送回家中,派专人看守。

宋志兰、赵春生、赵小霞三人被关押在一间办公室里,同样遭到邪恶的迫害和精神摧残,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晚上睡在水泥地板上,关了三天才放回家,回家后,全家受监视居住。

2000年5月,赵书杰为证实大法二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将他拉回,反铐吊在暖气管道上,极尽折磨和污辱,拘留一个月。就只因赵书杰去北京,昌乐镇委、车站村委的恶徒将赵书杰家唯一维持生活的小铺店关门,并将其妻子宋志兰、儿子赵春生关押在东南村村委。恶徒张顺义晚上喝酒后就对大法学员扇耳光、拳打脚踢,让他们睡在泼了水的水泥地板上。它们每隔一天打一次。一晚,张顺义伙同仇长胜(东南村支书),把宋志兰、赵春生带到一间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毒打一顿。又一次,张顺义、董可亮(北关村长)、高永全(片长)在东南村委大院将宋志兰、赵春生拳脚相加,打倒在地。

赵书杰一家的家产被邪恶之徒洗劫一空,一家三口人于2000年10月又去北京上访。到北京因上访不接待,就将写好的“还我师父清白,还我炼功自由”的材料送進信箱。在返回的路上,被北京朝阳派出所抓住,拉回后被关押在昌乐城车站派出所。恶徒张顺义将赵书杰带到一个房间,毒打一顿,然后送看守所拘留,后非法判处劳教三年。赵书杰不配合邪恶,昌乐劳教所将他送往济南王村劳教所,在那里遭面壁体罚、电棍电、坐小板凳、蹲中号等酷刑迫害。

2001年3月赵书杰又被送到潍坊昌乐劳教所迫害,身心遭到严重摧残,于2002年12月份放回家,至今无法参加正常劳动。

赵妻宋志兰、儿子赵春生去北京被非法抓捕,拘留一个月后被村委恶徒拉回,恶徒对他们進行强行“洗脑”,用暴力强制他们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宋志兰曾先后四次被送昌乐劳教所强迫“洗脑”,只要不写“三书”,就不让睡觉,由于长时间受此迫害,眼睛到现在看东西都不清楚。

每逢所谓的敏感日,赵书杰全家被非法看管。恶徒张顺义、张顺德(村主任),隔三差五就到赵家進行骚扰,开口就骂,抬手就打,拿到东西就砸,并第二次抢劫了赵书杰家的小铺店,将新买的电视机、摩托车、录相机、录音机、房权证书、支票存折及现金一千余元,全部抢走,价值一万余元。

2002年春节前,赵小霞因发放大法材料被恶人发现抓進城西派出所,受尽了迫害和污辱,当时由于不到十八岁,不够刑事处分,恶人就想方设法拖延时间,先将赵小霞刑事拘留,等元旦过后赵小霞年满十八岁,非法判处她劳教一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