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前写给同修的信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这是一个开封大法弟子在被送劳教前写给同修的信。她也曾多次進过洗脑班,多次被抓,但对大法从来都是坚定不移,五年来无论怎么艰难,讲真象从来没有放松过。但由于她讲真象时不够“圆容”,遭到少数常人的不理解,因此不少同修认为她对证实法起负面作用,很有看法,由于成见很深,就连她写给同修的这封信看后也不以为然,甚至认为“过分”,“神神叨叨不正常”。可是,有的同修看后却止不住泪水涟涟,为她这种一心为大法,一心为众生着想的纯正的心所感动。她身陷牢狱,并面临着更残酷的迫害,还把一颗信师、信法纯正的心留给同修,留给众生。其实五年来,有多少象她这样的大法弟子,坚韧不屈,犹如一支支火把,在漆黑的漫长之夜散播着大法的光明,尽管不耀眼,尽管有许多斑点,但却从不熄灭。我们不能对这样有漏的同修过多的埋怨,甚至潜意识中认为他们的被抓是“理所当然”,或是漠不关心,(这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啊?)如此还怎样再有正念救助他们?在讲真象中确实有同修很有能力(不也是师父给的嘛),但每一个人不可能都那么“本事”,那么“无漏”,然而每一个大法粒子却都在证实法中发挥着作用。能力大的,能力小的,圆容的,不圆容的,漏多的,少的,而合起来就是一个不破的整体。

我把这封信介绍给同修,目地是想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比照一下自己,魔难中是考虑自己多,还是考虑大法多?到底自己为证实法用了多少心?是为建立自己的“威德”,或怕将来连人都当不上才走出来,还是真正放下为我的心,为了大法、为了众生得救而走出来!(这可能对一些同修要求过高了,但大法弟子最后必须达到无私无我呀)。如今在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棒喝下,我们是否还那样漫不经心,或无动于衷呢?

未来宇宙的属性是无私的,那么能够走入未来、并被他包容的,也一定是无私的生命。

信的全文如下:

现在街旁打牌的人多,正好是洪法的机会,两个人一块,一个发正念,一个讲。有一次我在一条大街上,讲了五个点儿,还有旁边看打牌的,他们一边打,一边听,有的还不时的问,有的还在笑,我不知他们能不能得救,我只管做。

尤其是老太太们,要先唠一些积德行善的事,现在人都不太讲道德,儿女不孝敬父母……再说大法如何教做好人,再说我学了大法后如何孝敬公婆,她们都能接受。路口,胡同里,找工作的,等活干的,也是一帮帮、一伙伙的,更好讲;先讲如今钱如何的不好挣,有的干了活还不给钱,没有善心、同情心,再说起法轮功如何好,一听就是十来个人。还有学校门口,接孩子的比较多,搭上话后,先关心人家孩子的学习如何,再说现在学校收费多,学校也在向钱看,道德教育不够,再说起国外的明慧学校,从小教孩子讲道德。

路上碰上同行者,也给他们唠话讲真象。就是碰上办丧事的人群,也不落下,告诉他别过分悲哀,保重身体重要,人就这样几十年,匆匆而过,就象一场戏,别把事情看得太重,要象修炼法轮功的那样,把名利看得淡一些,那才活得轻松,有自己善良的信仰,那才活得有滋味。当时有个人说,俺正难受呢,听你一说也不难受了。

碰到结婚宴庆,也是一讲一帮。庙门口有很多烧香的,也是讲真象的好地方,他们大多信神,讲现在人心不行了,神都不愿管人了。我说我也烧香,再说起修炼法轮大法。

车站人很多,候车室也是一听一帮人;到饭店吃饭也能和他们拉家常;到商店买东西,从货的真假,说起为人处事的诚实真假,说起法轮功的真善忍。

遇到大年龄的学生,就讲很多科学家都在炼法轮功,如画家章翠英,国内外的科学家,讲大法如何破解人类及大自然之谜;还有出租车司机,理发店。建筑工地,更是一讲一二十个人听,而且能把真象广散到农村。

师尊让讲真象遍地开花,我们到底做到了没有?能不能为众生舍尽人心?讲真象时是不是纯净的心态?我感到越能放下自我,效果越好。我心里也知道,我们只不过用心去做,背后都是师父和法的威力。

我的被抓,是因为我不重小节,也有依赖亲人的心,放松了对邪恶势力的警惕,忘记了师父告诫的,邪恶势力时刻都在虎视眈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