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绑十字架”酷刑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看到网上的酷刑图,想起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用于灌食的“绑十字架”酷刑还未登上,请同修帮助画上,梅玉兰就是被这样野蛮灌食折磨致死的。

二零零一年初,我已第四次被非法送進朝阳看守所关押,我因绝食被号长(犯人头)打耳光、并叫了三、四个人把我弄到风场拳打脚踢(都是恶警孙伟佳事先安排好了的),我喊“杀人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全号大法弟子都站起来声援,与迫害死梅玉兰有关的恶警孙伟佳闻风而来,把我弄到其办公室打耳光,并问我有何感想,我说:我觉得你太可怜。它揪着我的头发往灌食处走,嘴里说着:我最爱看年轻女人的灌食,十有八九例假弄得一门板(可见灌食这种迫害有多残忍,而我已过了例假这个年龄),还说:死个大法弟子算什么(孙伟佳已得肺癌遭恶报)。

它们从风场拖進一块带雪的门板(那时是冬天),人平躺在门板上,门板上有两个窟窿,绳子从窟窿里穿过绑住两条大腿,两个胳膊左右伸直绑在压在门板下面的一根长木头方子上,是脱掉外衣露出胳膊用宽玻璃胶缠在木头方子上的,这样灌食人根本就动不了,梅玉兰就是这样被迫害死的,而我当时被绑在门板上想到大法冤师父冤,平生第一次流泪了。另一个号长看见问我为什么流泪,我告诉了她,她很佩服我并给我擦泪。后我因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的嘴被新增派的女所长(张)用牙刷把撬开塞進了袜子,用玻璃胶粘上,几乎让人窒息,它们怕我喊,根本也灌不了食,就是开着风场门冻你,并不让你上厕所,据说有个女弟子被绑了两天半,棉袄、棉裤全尿湿了,起来也不会走了,这是它们对待绝食大法弟子的招术。而我当时看到的是满天的法轮围绕着我,晚上看我的人给我盖上了棉被,我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我被这个帮我擦泪的号长要到了她那个号,并当着全号二十多人说她要来的都是好样的,其中包括另一个因去天安门被打掉一颗门牙、打得两个黑眼眶的老年医生,我们成了全号德高望重之人,正好给全号讲大法真象和大法的美好。

北京朝阳看守所对待外地不说姓名的大法弟子还使用了用湿毛巾(头上系一疙瘩)抽,一些大法弟子被抽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从脖子里灌進两暖瓶凉水到外面冻和当众把衣服剥光的,这都是我亲身经历,有的是亲眼看见并听本人说的,也看到过真象传单中登出的北京朝阳看守所国保预审用电棍电击女弟子敏感部位(其中参与的有周长旺),朝阳区被非法判劳教的都出自于它们之手(当然区六一○是它们的后台,全区一共有多少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它们一清二楚,尤其是区六一○的白欣杰、王××,它们难逃法律的制裁)。

现提供预审周长旺的单位电话号码:85953559 65475638

引用美国律师泰瑞-玛什的一段警告:“我奉劝在中国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所有人立刻反对这场迫害,必要的话立刻辞去职位。这不仅是从道德角度是正确之举,也可免去将来绞刑之类的极刑或长期监禁的痛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