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证实法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我是1998年5月29日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没得法前满身是病,难以忍受,整天病魔缠身,贫血、心脏病、慢性肠炎、神经官能症等等,折磨得我脸蜡黄蜡黄的,长年累月药不离身,精神萎靡不振,吃什么药也不见好。我真正感觉到了生不如死,我不能上班了,不得不提前病退。得法后,刚刚炼功第四天,就觉得身上的病渐渐好转,再继续学法炼功,身上的几十种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都好了,这真是太神奇了。

一、向内找、向内修

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我从法中明白了许多法理和做人的准则,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放弃了人的执著。我是个急性子人,脾气也很不好,在家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丈夫只能随声附和。谁要是说我不好,我就会劈头盖脸的回击他。一点不对就给丈夫发火争吵,不争上风不罢休。孩子们在我面前就象老鼠见了猫那样。

自从学了法以后,我按师父的要求平和自己的心境,改掉坏脾气。遇事就按照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先从自己身边事做起,遇到问题向内找,归正自己千百年来形成的那些旧观念,明白了事事要用真、善、忍来衡量,我慢慢的变成另一个人。丈夫有不顺心的事向我发火,我也能谅解他,做到“忍”,不发火。孩子们对我出言不逊,我也不往心里去,给我掉脸,我不放在心上,装着没看见。明白修炼人就得做到无怨无恨,与人为善。

2002年,我不同意女儿的婚事,可女儿态度坚决,坚持要结婚。女儿对我没有好脸,没好言,怎么办?我是炼功人,遇事要用法来衡量,我不能和女儿僵持下去。这时,我从师父的讲法中悟到:每一个的婚姻无论是你自己谈的还是父母包办的,都是神给安排的。我也就不反对他们的婚事了,化解了矛盾,高高兴兴的给他们办了喜事。但有时执著心作怪,还时不时的冒出来不愉快的言行。师父在法中说: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他的因缘关系。我恍然明白了自己的执著,就向内找,还是自己没用善心对待儿女,所以还得好好的修炼自己的心性,一定要修出一颗善心。

二、除各种干扰,坚定不移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在邪恶迫害五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不移的站在法的基点上,用自己的正念正行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在邪恶的迫害中,无论是公安局、安全局、610办、政法委、民政、组织部门、派出所以及居委会的人到我家来做我的“转化工作”,叫我写保证,我都能正念向他们讲法轮大法怎么好,师父在书上怎么教导我们如何做个好人,还用这些话来说服他们。

如: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江泽民一伙利用电视攻击大法,诬蔑说法轮功是×教,法轮功是“反人类”,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报道,使这些不明真象的执行者、派出所干警、居委会等部门,只要上级下命令就随时到我家骚扰,我都要给他们讲一讲法轮功的好处和我们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里讲:“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对他们说炼功人连苍蝇蚊子都不能打死,还能杀人吗?其中有一位回族主任说:“就是的,可能是给你们栽赃陷害的。”

派出所干警做的谈话笔录,叫我签名,都被我拒绝了。他说:“为啥不签?”我说:“绝对不能签,我签了不就等于背叛了我的师父了吗。”干警就在笔录上注明本人拒绝签名。然后他说:“那要是省、市领导来找你,你也就这样说吗?”我理直气壮的说:“该说的我就说,不该说的我坚决不说。”因为师父在经文里教诲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我就是要坚定不移的维护大法,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2003年12月13日,居委会三名人员来到我家,说是接到办事处的电话,省市要来验收法轮功转化的情况,叫他们拿上笔、纸来我家让我写转化保证书。我说:“我不写,做好人还要写保证,我向谁保证,我保证做坏人吗?我做好人有罪吗?我教育子女做好人也有罪吗?贪污腐败怎么不写保证不贪?江泽民向人民写不贪的保证了吗?”随后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江泽民被告到国际法庭上了,迫害法轮功是江××一手操纵的。他们也连说:“就是,就是。锻炼个身体有啥错的。”而后他们就走了。

因为我是邪恶们掌握的重点,过了几天,即12月23日,区政法书记、公安局长带着政保科、派出所、610办和区政法委的37个人到我家,问我:听说你炼了个功,我们来看看你。我加强正念说炼了个功又怎么了,我们又没杀人、没放火,又没偷没抢,我们不是在做好人吗?正准备给他们多讲点真象,他们赶紧个个起身就走了。大法弟子正念强就能一正压百邪!

有一次,派出所的一个女干警到我家叫我配合他们的工作,说别炼功了。我就给她讲,我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不做坏人,做好事不做坏事,与人为善,教人道德回升。我炼了功以后,我的身心变化很大,我的病也全都好了,我也在做好人。你们不要再跟江××迫害法轮功了,否则就会遭恶报的。过后,她又到也是法轮功学员的我弟媳家里骚扰,并说:你嫂子说迫害法轮功的要遭报应,我就要以身试试你们的这个法,看能把我怎么样。结果没过多久,她真的遭报应了,她丈夫坐单位车经过一个水库边时,车翻了,她丈夫掉到水库里淹死了,司机却好好的。这就是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报应落在家人的明证。后来她再见到我时,她为她的狂妄导致家人遭殃而深感惭愧。

2004年的一天,居委会的几个人来我家,叫我到公安分局去看攻击大法的录像,我没去,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更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于是我就在家对着公安分局发了一天的正念,铲除公安分局和居委会背后的邪恶,他们从此再没有找我的麻烦。

三、讲真象、救度世人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

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亲戚、朋友、同事多次劝阻我,政府不让炼了就别炼了,你们扭不过××党的……。我说那办不到,我来到人间就是为了得这个大法的,这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最正最正的宇宙大法,我绝不能丢掉的。师父说“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我不炼那就意味着把命都丢掉了。无论邪恶指示谁来对我施加压力,迫使我放弃修炼都是不可能的。

没办法他们就说,那你就在家里炼,别出去活动。公安局的人也叫我别出去串联我们的功友,就在家炼,出远门或回家给他们打招呼。我告诉他们:凭什么给你们打招呼,我是师父的弟子,要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干的,我就干,而且要干好。师父叫我做好三件事,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修好自己学好法,我就要不打折扣的做好。

抱着坚定的正念,五年来我一直坚持面对面到亲戚家、朋友家、同事家、老邻居家,得了法而不炼了的学员家去证实法,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们是被诬陷被迫害的,这场镇压是违反宪法的,揭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罗干一伙用高价买托儿导演的一场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闹剧,刘春玲是被人用棍子打死的,等等。

通过我持续不断的努力,给他们讲清了真象,使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真正明白了江××一伙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目地,使他们都得救了。对那些迷得特别深的,我就一次又一次的登门继续给他们送去大法资料、新经文、光盘让他们看。通过我发正念、多次讲炼功的好处,证实法的经历,国外大法洪传的情况,邪不压正的道理,改变了他们不好的念头,认识到江××一伙的邪恶,有的学员开始重新修炼并能够走出来证实法了。

我的哥哥是某市一所大学的教授,受电视媒体的蒙骗,中毒很深,前几年给他讲真象,他不但不听不信,反而好说了许多不好的话。看他被迷得太深,只好回来了。今年我又回去给他讲真象,叫他看师父的经文《解梅花诗后三段》和“梅花诗”、“风雨天地行”光盘,并持续不断发正念,最终他醒悟了,而且他对江泽民一伙的行径很愤怒,对师父的法理十分佩服,还想進一步了解法轮大法的法理、看大法的书籍。大法的威力太大了,这次回家也真是救度了不少众生呀!

我平时利用各种方式讲真象,并且帮助在家炼功没有走出来的学员,鼓励、带动他们走出来讲真象。如果我们同修人人都在家学法炼功,不出来证实法,不敢救度众生,怕揭露邪恶殃及自己,那是大法弟子的行为吗?那还是有正义感、有良知的好人吗?通过交流,大家明白了,我们跟师父来到人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啊。

通过这几年的修炼、讲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就我自己的方式来看,我觉得面对面讲真象并附之以有针对性的真象资料,这样讲真象的效果确实好,同时使自己在讲真象、救度众生、证实法中也不断得到升华,对法的认识也在实修中提高,使自己不断的成熟起来了。

由于自己文化低,修得不好,大法的工作做得也不太好,怕写出来影响整体,就没动笔,就等着看明慧文章、看人家的修悟。看了本地区的制作的明慧文摘,特别是140期特刊和“积极配合明慧、踊跃参与法会投稿”的呼吁,我忽然明白了,是羞怯心的旧观念作怪,正好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了。我立即行动起来,动笔把我五年来修炼、证实法的过程向师尊汇报。

写得不好,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