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坚修大法心不动,自己动手印资料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我于1997年7月得法,经过7年多的修炼,我在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感谢师父给我们在明慧网开书面法会的机会,让我可以将自己这几年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

一、得法

1997年7月经朋友介绍,我买了一本宝书《转法轮》。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心情非常激动。当时心中真是一下就认定了《转法轮》是本天书。独自寻思,这么珍贵的神书,我怎么才得到呀!并且心里一直怨自己:92年师父亲自来太原传功讲法时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怎么我得法这么晚呀!因此又买了师父所有的大法书和炼功、讲法录音带等。从此以后,我风雨无阻,早起迟睡学法炼功。

师父说:“我们有许多学员回去之后,觉得功法很好,想传给亲朋好友。可以,你都可以去传,传谁都可以。”(《转法轮》)我在炼功点和大法书店又买了好多大法的宝书、炼功讲法录音带,送给了我的5个儿女,送给了两个内兄、内弟,两个连襟和其他亲朋好友,让他们也都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我又参加了炼功点上放炼功音乐的录音机的管理,由于大法的威力、师父的保护,我管理录音机期间基本没有发生过故障和外界干扰。我家附近原来只有一个炼功点,随着大法弟子不断洪法,更多的有缘之人得法了,我家附近又有几个炼功点建立起来了,我又承担起为附近10个炼功点传递大法资料、为这些点上的同修购买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及讲法、教功录像等事情,做好一切自己应该为大法做的事。

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我的心身有了很大的提高。按照师父讲的从严要求自己,在人与人发生矛盾时,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事事用“真、善、忍”大法对照自己。比如骑自行车在街上多次发生相互碰撞的事情,基本上做到了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在利益面前心不动。如98年4月我到省广播音像公司给学员买空白录音带时,售货员多给了10盘带,价值60元,回家发现后,第二天上午给送回去了。公司经理非常感激,并说:“现在很少有象你这样的人了,今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价格上绝对优惠。”我说:“我是学了法轮大法了,要不我也不会给你们亲自送回来的。”

我在没有得法以前,是多年的高血压、心率失常等多种疾病的老病号,修炼大法后,我停止了服药,我的高血压、心率失常等症状经检查都消失了。而且更神奇的是,我已经70多岁了,我两鬓的白发也减少了很多,就连脸上的皱纹也减少了很多,而且面色白里透红,人们看到我都说不象70多岁的人。从身体上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骑自行车如同有人推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感觉气喘,这都是大法给予我的。

二、遭受迫害

1999年7月20日午夜,太原市和全国各地一样开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抓捕名单上有9人,其中有我。当时师父保护了我,7.20夜里我睡觉时什么动静都没听到。我老伴听到了敲门声,看到楼道里有不少人,其中有警察,就没给开门。他们敲了大约20分钟门,听到家里没动静,还以为我不在家,就走了。我市另外8位同修均于当天夜里被非法抓捕。邪恶指使来抓我的警察走后,我老伴才把我叫醒,我到阳台上看见大门口停着一辆警车,数名警察与门房说了一些话后坐车走了。

7月21日清晨5点,我和以往一样到炼功点参加炼功。门房的人对我说:“今天你不要去炼功了,夜里坞城派出所来抓你,以为你不在家,他们到炼功点等你去了。”早晨,我没有去平时去的炼功点,而是去了一个新建立的炼功点。当我们正在炼到第二套功法的头前抱轮时,有位大法弟子通知说:“别炼了,公安局黑夜抓了我们的人了,大家都到省委门口集合。”听完后,我全明白了,很快回家将大法的书籍、资料等收藏起来,就到了省委门口。见门口两旁便道已经有许多大法弟子到那里了,他们已经自动排成了整齐的队形,我也站到队列中。当天有几位太原市的大法辅导站站长负责与山西省委信访处人员交涉,希望解决三个问题:1、为什么非法抓捕大法弟子?2、要求放人。3、要求给大法弟子一个合法的修炼场所。那天上午,太原市知道了消息的大法弟子几乎都陆续到了那里。下午,外地的大法弟子也来了很多。大家一直在等待着省委的答复。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天空突然剧变,乌云遮天,暴风雨突降,遍地雨水。大家都没有带雨具,我们的衣服、鞋袜都被雨水浸湿,可没有一个人动一下,仍然保持原来静坐或站立的姿势,继续等待着省委的答复。

风雨刚过,太阳从西方出现,这时许多开了天目的大法弟子看见了无数法轮在天空旋转,就指着天空太阳的方向,几乎是齐声高喊:快看法轮。当时在场的人都向天空望去。

大约下午六点,和省委交涉的代表出来告诉大家,对我们提出的三点要求的答复是:1、无权奉告为什么抓人。2、何时放人,三天后答复。3、省委要求大法弟子立即自动散去。六点以后还不离开,公安局就采取行动。因为得到了不合理的答复,大家都没有离开,希望尽快得到更合理的答复。下午六点前,我们看到陆续开来了数十辆大轿车。到了晚上大约6、7点钟,他们看到我们都不离开,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车上拖、拉,大家都被拖到车上。分别拉到全市各大体育场,我坐的车开到了省体育场。我下车后,就回家了。

回家到了大门口,门房告诉我:上午派出所来抓你,你不在家,他们就走了。回到家后,老伴说单位来电话,让你明天到单位有事,不得外出。第二天上午八点,单位又打电话通知我到单位,我刚到单位,派出所的警察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将我非法带到派出所進行非法审讯。从他们的言行中,我得知他们要到我家非法搜查、抄家。我当时承担着10个炼功点的资料传递和负责帮这些炼功点同修买大法书籍、音像资料的责任,家里大法的资料、书籍很多。我心里很着急,心想要是能将资料转移就好了。这时对我進行非法审讯的警察要接电话,叫我到门外等候。我正好看到了一位同修的儿子,赶紧让他通知他父亲到我家,将我家的大法资料保护好。下午,警察到我家抄家时,将柜子里放着的一本《转法轮》和一张师父法像抄走了。其他的什么也没找到。晚上八点派出所通知单位将我取保回家。后来我回想起这件事,真的太神奇了,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事情怎么会安排得那么奇巧呢?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保护了我。

从这以后,派出所、我的单位、我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经常到我家无端骚扰。

三、证实法

从99年7月20日我们失去师父给留下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正常炼功环境后,我仍然遵照师父讲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中的‘见真性’)去做。也正因为我脑海里扎下了坚修大法的坚实不破的牢固的思想基础,7.20以后我从来没有无故停止学法、炼功,每天依然象7.20以前一样学法、炼功,一直坚持到今天。单位组织集体到外地旅游期间,也要早早起床,独自找个安静的地方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一天。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加持,我能一直坚持不断吗?!

五年来,师父的新经文和各地法会上的讲法、解法从未间断过,回忆起来也很神奇,这里得不到,那里就来了,总是落不下。自己得到后,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复印出来,传给7.20以前那10个炼功点的负责人,让他们也尽快得到师父的大法,好指导大家修炼,达到整体提高,以免掉队。随着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的迫害加剧。后来外面好多复印点一看是法轮大法资料就不给复印、拒绝,我们的大资料点也被破坏。我想:即使我得到师父的一份资料,其他同修得不到也不成呀。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就和其他几个同修共同商议,量力而行,几人凑钱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发愁到外面花钱都不给复印的困难了。

开始讲真象时,我复印真象资料独自发放。记得有一天,我一会儿就散发了大约500份真象资料。按照师父讲的,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散发真象资料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被救度的将是每个大法弟子世界中的众生。所以光自己做到了不行,还要帮助每个我认识的大法弟子都来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因为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从此,我将得到的资料复印后分发给其他同修,大家一起提高。而且对世人来讲他们得救的机会就更多。

总之,自从97年7月得法后,尤其是99年7.20以后,在师父慈悲苦度下,我一直跟随师父的正法進程,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现在邪恶所剩极少,已经不能对我们進行大面积的干扰迫害,但他们的垂死挣扎是疯狂的。我最近就受到邪恶的干扰,由于自己一时放松,没意识到,被邪恶钻了空子,它们从不让我做好师父让做好的三件事上下手迫害我,使我较长时间以来经常因为与其它证实法的事情有时间上的冲突或其它原因而错过全球大法弟子统一整点发正念的时间。通过这次写交流文章,我才悟到这一点。我会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重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认识,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