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们走过坎坷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这是河北宁晋县两位同修的故事。

同修甲:

师尊好!同修好!

我于1998年2月份得法,至今已有六年多了,我刚开始炼功就感到身体净化。多年的多种慢性病都不治而愈。我生命深处知道师父是非凡、伟大的。

1999年当这场邪恶的迫害开始时,我很清醒,面对这场劫难,我认为是不可回避的现实。当电视和周围的同事都在诽谤大法时,我暗下决心,我必须要证实大法,告诉人们真、善、忍是我们追求的真理。

我一看到电视里造谣、诬陷大法时,泪水就不住的流——伴随着大法在世间洪传,我感受到了师父传法的艰辛,那恶毒的谣言能不深深刺痛大法弟子的心吗?

19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我和众多的大法弟子走上了证实大法的旅程,在中途被恶警截回,把我们送到了县公安局,逼迫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炼功后多年的疾病都好了,得到了家庭的和睦、身体的健康,我不能没有大法。恶警就逼迫我们,不写就不让你们出去,把你们劳教。当时由于自己正念不强,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保证,他们还逼迫家人交了200元现金。

回到家里,丈夫(不修炼)也告诉我永远不能再炼法轮功。我说我修炼前后的变化你是最清楚的,以前我经常为一点小事争个没完,吵吵闹闹的经常发生,可现在为什么没有了呢?都是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变成了一个心怀真善忍、能为别人着想的人。他说,国家不让炼,你们为什么不听国家的,你们这不是和国家作对吗?我说,江泽民代表不了国家,他只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因嫉妒心所致,一意孤行的发动了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血腥镇压,我们修炼法轮功没有违犯任何法律。信仰是每个公民的自由,上访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江泽民不让我们上访,不让我们说话,不让我们有信仰,他不是带头破坏法律吗?我丈夫说,你无论如何也不能炼法轮功了,这样下去就会倾家荡产,这个家就被你毁了。我说,修炼的路我是走定了,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他听了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说我修炼给他带来了巨大痛苦,难道这一切不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吗?

记得1999年10月份的一天,邪恶之徒又到我们家骚扰,让我放弃修炼。我说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修炼,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新生,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丈夫知道后,又和我大闹一场。但无论怎样都没有动摇我修炼的决心。

2000年12月份的一天,邪恶之徒又到我们家让我去派出所,带200元钱。说是怕我们上北京上访,让我们天天到派出所报到,我当时悟到不能配合邪恶,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我一次也没去,后来邪恶之徒不了了之。

2001年是邪恶之徒抓走了我们村八名大法弟子,其中一人被劳教,他们逼迫我们写三书,由于丈夫不修炼他说:“你写了吧,你就说个不炼,他们走后你天天炼我也不管。”我说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自古以来若是没有说真话的人,那我们国家会是什么样?为了保全自己昧着良心说话,这是好人吗?这不是最恶的人吗?为这事丈夫天天和我生气,我只好住在娘家。我父亲(不修炼),因我坚修大法不写保证,他也被间接迫害,天天在恐惧中煎熬,害怕邪恶之徒把我抓走,他对我有过打骂和怨恨,都没有改变我修炼的心,他也就不再说我了。

2001年12月的一天夜里,一伙邪恶之徒从房顶上闯進了我们家,四个人把我们家翻了个乱七八糟,翻走了一张诗词和一张大法传单,把我丈夫气得失声痛哭。我当时在娘家,从此以后,我便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外期间,我丈夫三番五次找到我,让我回家签个字、按个手印,认为这样他们就不再抓我了。我知道这是行不通的,拒绝了他的请求。我当时真感受到修炼的艰难,可想想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为我们的付出,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流离失所一段时间以后,我悟到我必须回去,我应该堂堂正正的在家里,邪恶之徒不配抓我们,我天天在家发正念、学法、炼功,可我丈夫总是害怕。经常干扰我学法、炼功。我对他说,你再这样没完没了的干扰我,我就只有再走,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从此以后丈夫不再逼我了。

我深深知道,假如没有师父那崇高的言传身教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会象今天正念这么强。只有学好法,才能在证实法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


同修乙:

师尊好!同修好!

我1999年得法,今生今世能聆听师父的讲法,能得到师父的亲自度化,使我感到万般的荣幸。得法前,我是一个自私自利、心胸狭窄、对生活没有信心的人。自从看完一遍,《转法轮》之后,使我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去做,从而得到身心的净化,家庭变得和睦,身体健康。

可是好景不常,19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开始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么慈悲的师父遭到恶意攻击。我一定要去证实法,当刚要启程时,身体感到不适,例假来了,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是要去证实大法,当天例假不见了,此时此刻,内心感到无比的震撼,大法的超常,师父的慈悲,在我身上验证了。只要我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自99年7月20日以后,炼功环境被破坏,信仰自由的权利被剥夺,大法弟子几乎都不能正常的生活。尤其是2001年的冬天,县610发出通知,让所有学员签不炼功保证,否则抓走。当时家人怕我被抓走,逼迫我签名,我想,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我决不能背叛大法与师父,按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有错,我要证实大法。因我不签保证,遭到我丈夫的打骂,还逼我离婚,尽管如此,我也决不会放弃修炼。

后来派出所和村干部带一帮人来我家抓人,当时我刚吃完饭领孩子出去,没让他们抓走,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从此,我带着一岁的女儿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心态正,正念足,师父总在给我们开最方便之门,现在正法的進程已接近尾声,我们要更加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