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问题 突破层次 勇于担当 共同精進

与本地区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在师尊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前,本地区已经着手这方面的工作,并且实施了一段时间,建立了本地区追查迫害法轮功证据收集小组,为明慧网和追查国际提供了一系列翔实具体的资料,包含派出所、公安、国安、检察院、法院等有关部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证据资料,以及相应的被迫害大法弟子的上诉书、申诉书等。因而在大法网站上有比较全面的有关本地区的真象材料,包括传单、小册子、图片、照片、录音带、光盘等,这些都是在大法弟子以及同情法轮功的常人的努力下获得的。在正法的基点上,在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前提下,考虑了安全因素和整个地区正法進程的形势,我们及时的将这些材料作成真象资料散发,从去年下半年的形势看,在本地区揭露邪恶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然而,当中国其它地区开展揭露当地邪恶以来,本地区的局部却出现了逆转,今年上半年邪恶表现得有步骤、有计划、有协调、有策略的迫害大法,某一地域的同修多次被抄家、绑架,制作真象资料的同修被跟踪,勇于揭露邪恶的同修被来自另外空间中的邪恶干扰、迫害,甚至同修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损伤。与此有关的同修正念不强,同修们有点顾此失彼、发正念支援同修落后于邪恶的步伐,陷于被动挨打,以至于这一地域的形势暴露出多个漏洞和薄弱点,同修频频遭受迫害,似乎“人心”浮动、“人人”自危、神的一面被禁锢。

如若反思自查,我们可以发现,不是那一地区的同修不行了,也不是邪恶比以往更强大了,而是正法進程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正念正行所要求我们应具有相应的境界,而同修们在整体上并没有达到。本地区近期发生的事情揭示了许多同修的心性亟待提高,本地区的同修整体协调和证实大法工作以及讲清真象的具体做法步伐也需要跟上正法進程。

希望本地区的同修们在“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选登”的小册子下发之前,能够及时的切磋交流,找一找在这一段时间里自己的不足,及时发现暴露出的各种观念和人心。同时啊,我们真该以神的姿态认清大法弟子应该有的状态,什么是邪不压正,什么样的威德担当怎样的责任才配得上称为天体之主苍穹之主,什么样的正念正行才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之无私无我的佛光普照,怎么样协调怎么样合作才是金刚不破的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的大法粒子、宇宙的保护者。

我们仅就近期在交流中存在于我们之中的觉察到的、听到的、看到的一些不足,提出来供同修们思量:

1、同修相互之间的不信任:

长期以来,传递资料的同修就那么几个人,但本地区的正法形势在发展,不断有同修走出来讲真象,也有许多学员需要有经验的、先走出来的同修的帮助和提携,这样就需要更多的同修站出来分担更多的工作,但是许多同修只愿意同以前熟知的联系人接触,对联系人安排的新的联系方式与同修不信任,或由于其他的一些“想法”“习惯”于与以前的联系人联系。我们可以反观那些“想法”是否包含有人心,是否符合正法的進程。有些同修不敢从“暴露”的同修手中拿资料,一个学员这样,似乎是不大的事情,但是如若十个学员也这样,将牵扯联系人的多少精力,这样只能将许多精進的同修的精力绑在传送资料上,虽然联系人很想同学员交流,但忙于应付这些“重要”的工作,忙碌得无暇与同修交流、无暇看《明慧周刊》,无暇学法、无暇处理日常的家事,更谈不上能够从本地区的全局出发来考虑证实大法的许多事宜,协调各种各样的关系,甚至超越旧势力及黑手的安排和破坏步伐提前实施救度众生的举措。

我们防止特务的渗透,以安全的方式联系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以这种方式就安全了,若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中修心性不够,就容易迷糊于这个空间的做事方式,而不容易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如果在证实法中实修我们就能够把握在相应的层次上做事的技巧和瞬间感悟处理复杂多变事务的方式和方法。在人的观念制约下我们不自觉的中了邪恶的圈套,从另一方面看不也是帮了邪恶的忙吗。

从信任角度看,联系人是否值得你信任,联系人是否能够为整体负责、为你负责,若你信任联系人,为什么不相信他安排的同修呢?这说明什么?我们是否认真的思考过如何解决传递资料的问题。

2、传递资料的同修不能够突破以往的联系方式,从符合正法進程和本地区的情况及时调整策略。

第1点的问题一方面是接受资料的同修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说明协调人或联系人也应该反思,自己是否墨守成规,没有摆脱邪恶制造的怪圈。

正法已经多年了,有的协调人或联系人看《明慧周刊》也已经几年了,《明慧周刊》上反复而清楚的强调了传递资料、联系同修的方法,可是,有的同修就是不把明慧网上血的教训换来的经验当回事,轻视《明慧周刊》,按照自己的功能或感觉去做,这样其他同修也就难于信任他。

也有的同修不自觉的喜欢上了大包大揽,接触的同修多,打乱了各个层面的联系方式,甚至一开始就没有上线和下线,这样形势严峻了就只能往回缩,压力稍缓就四处活动。一个人联系那么多同修说同修们只相信他不相信别人,如果真是这样作为这么多同修的联系人或协调人,大法选择了你,想没想过你处在这一位置所应担负的责任,不应是你受到急需你帮助的学员的负面影响吧,不应是在与不够精進的同修对比中沾沾自喜吧。

我们的协调人要给自己一些时间来考虑如何按照明慧网所介绍的联系方式结合本地区的情况,及时合理的将这些方式介绍给同修,并且着手安排与自己联系的同修作为单线联系的下线,这些同修再安排相应的同修作为下线。处在每一个网络的网点的同修都与其他联系的同修构成一个单元,每一个网点就是大法粒子,都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都具有不可缺少的核心地位,都能够修炼出并担当起辅导员的责任。

在这种联系系统中,可以另外建立几个特别的小组,这几个小组应该相对独立,但也应该有与整体的联系系统中的某些同修的联络渠道,以备不时之需,同时,其他的同修也可以根据正法的需要补充進来或建立承担某项大法工作的临时小组。资料点就属于这种小组的独特的一种,应该与整体的联络系统分开,如果能够做到分层依次联络的体系,在某一个分支上就可以建立单线联系的小型资料点,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资料点遍地开花,而不是要建立资料点或做某项工作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满城风雨了。

如果我们的协调人和联系人确实能够让同修们感到能够为大法负责、为全局负责,那么自然就会带动整体同修,即使是不熟知没有见过面的同修也能够得到充分信任,将自己交给同修,并且相互补充形成整体完成更多责任。

3、实修不够,对法的认识不够,对同修帮助不够:

曾经,资料点的同修为了带动本地区的同修走出来讲真象,到各个地方去挂横幅、发真象资料。在最初的日子里,大家都在摸索,在一起面对面交流切磋涉及的面窄,而且在恶劣的形势下敢于在一起交流的同修毕竟不多,每次交流切磋之前都耗费组织者的大量精力。那时其他地区特别是东北地区的同修走在了前面,在明慧网上有大量的心得,但以《明慧周刊》作为交流提高的契机运用得不够,资料点的同修太着急,对资料点的责任没有认清,当时资料点的同修什么都做,资料点的同修身上随时都装着真象资料,走哪发到哪,并且与外界联系广泛,许多同修都能够到资料点上。在那几年里,资料点十几个同修都是在外面散发真象时被非法绑架的,而且每次出事都与急于通过自己的行动激励当地同修走出来讲真象的心情有关。

反复出事、损失惨重。反思后我们发现资料点和协调人做事的心重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没有认识到资料点和协调在整个讲真象中的作用——除了自己修炼个体做救度众生的事情之外,在这些位置上真正的要求是建立并维护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网点网关,不仅使本地区的同修通过明慧网建立新型的交流方式来共同促進,不落下一个同修,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够跟上正法進程,师尊不想落下任何一个弟子;而且其作用是让本地区的同修能够获得真象资料,同修需要了解真象,通过同修们的行动,实现救度更多世人的誓约。

五年了,本地区的真象资料不曾中断,源源流到了同修的手中,如果同修能够将明慧周刊、明慧文摘和真象文章细细阅读,只要用心,即使是文盲,现在也会满腹经纶,何况是那些有阅历、有人生经验的老人,曾经初中程度的大法徒也能够在博士、教授面前侃侃而谈,使他们心服口服的同时,还敬服大法造就的人格魅力、道德才能。如果真是这样,揭露邪恶、交流心得的文章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向明慧网,何来这种推辞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有了多年的积累,如何达到真正大法徒——神的洪大威力,如何在最后的正法阶段里让自己和同修在大法中锻造的真、善、忍的本性无障碍的发挥出来。

所以我们的同修真该面对困难,知难而上,在自己精進的同时,好好帮助那些不够清醒的同修、帮助那些还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同修。我们该注视那些不足,正视那些在对比后、在学法后没有达到师尊要求的不足。

有的同修在邪恶压力面前就感到无可奈何;在突发事变面前就难于圆容的处置事情,不由得不心惊肉跳;人的观念去除不够,当承担某项较重大的大法工作时,就思前想后对事情的发展判断失误,以人心平添许多的波折;等待自己或同修的心性提高了之后,再做证实法的事、再做讲清真象的事、再制作真象资料……,为了安全呆在家里学法、发正念……,许多同修和协调人都有这种想法,这种认识确实也是在前几年的经验之谈,但是不放下人心,基点不准,学法、发正念的效果如何?没有真正在正法中实修,不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事,总在心性层次与做事的安全上把握分寸、掌握那个度,是不是也该突破这种观念了,就象前些年那些在大法中得到了好处却由于没有学好法难于为大法站出来说公道话的学员那样,经过同修们的集体努力,突破原有的感性认识最终站在正法的基点上走了出来。

与其在家里权衡做事的分寸,还不如将自己的私心放下,全身心容入大法中,保持住每时每刻的正念正行,在正法中以法轮大法的钢铁熔炉瞬间熔化自我的那点碎末纸屑,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刚从劳教所、监狱出来的同修,将要走出来证实法的学员,我们是要给予必要的时间,让他们学新经文、看明慧文章,了解正法進程,并且防止他们偏激的做事,但作为有责任的同修是否能够从更高的层次上看待上面提到的问题呢?帮助他们在正法中提高。

4、协调人面对各种邪悟和不清醒的认识,应在明辨是非的基础上,及时而有效的归正那些不正的因素,不能无言以对。

有一个母亲在同修与她切磋交流鼓励她走出来讲真象时,她坦白的说,她儿子告诉她如果她在外面散发资料被发现,儿子的单位将要他下岗,她不能只为自己着想,要为儿子考虑。作为同修在这些人心面前竟然哑口无言,过后只是叹息本地区学员的不觉悟。我们作为“精進”的同修是否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不精進,我们是否在法理上真正认清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区别,是否明白救度众生的慈悲,作为大法弟子在同修没有去掉情将救度众生的责任推卸给儿子时,是否意识到这位母亲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当法正人间众大法徒归位之时,这位背弃了自己誓约导致等待她救度的众多生命毁灭的母亲,还能够将这个责任归罪于她这一世的儿子吗,这个儿子正需要她的救度,反而因为母亲无明的情和自私的怪罪背负怎样的罪业啊!

我们揭露邪恶需要迫害真象资料、具体恶人迫害的事实及恶人的单位、姓名时,遭受到残酷迫害的学员能够提供翔实的细节和具体的证据,但有的学员对联系人说,散发真象可以,挂横幅也行,但你可别再提揭露邪恶之事。甚至有的说:你想再把我送進去吗。

有的学员曾经因为修炼、做好人、想脱离苦海受过苦、坐过牢,但却以为他们是在为大法受苦坐牢,真象做了,正念发了,法也在不间断的学,明慧文章也没有少读,但在正法不断突破、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纯之际,有一些同修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当作任务,甚至作为可以圆满的手段,在最后的阶段,只想守成,不再精進,害怕前功尽弃。为了安全学法,读法求速度,虽然是通篇读法,但能够進入脑子里的只是他们敞开的那个加了人的观念构成的过滤器的小瓶口能够通过的感悟,有的感悟经过这样的处理甚至已经变形。

我们的辅导员、协调人、联系人责任重大,1999年7.20之前,大法学员有多少,现在跟上来的同修有多少,落后的同修和不清醒的学员的基点、执著、观念参差不齐,但我们如何不被这些千奇百怪的现象所困扰,破除迷雾的方法在法中有,法中自有高境界的简单方法,就看我们大法弟子的心的容量扩大了没有,慈悲的力量够不够洪大,智慧是在修炼中获得的。

此生为大法徒,此世能够被选择在正法整体的每一个位置上的大法粒子,在人世、在周围环境、在新的宇宙中,都有无上的荣光,更重要的是都有那个位置的重大使命和责任。

每一个同修如果都能够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在精進中、在遇到的所有事情中,提升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是能够在破除邪恶、救度众生、学好大法中修炼出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 * * * * * * * *

注:

这篇文章酝酿了不少时日,在写这一篇文章的时候,干扰不少。也曾犹豫同修的态度,“担心”同修的积极性受到影响,毕竟他们都在努力且很忙,在几经掂量中感受到了棒喝,打开明慧网,师尊的经文《也棒喝》跃入眼帘……。

1、根据明慧网同修的文章,结合本地区的情况,十月我们编辑了两本小册子《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明慧文摘二○○四年十月特刊》和《明慧周刊——讲清真象2004年十月特刊》,第一本小册子主要是反省自查,第二本小册子由明慧网近十天同修有关讲真象的思路和方法、同修讲真象的心得和感悟汇编而成。

2、第一本小册子也是将明慧网上同修的反思、与当地同修切磋等此类文章编辑而成,我们认为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每一地区的同修都应该立足于正法大局上,反省自查,找出不足,“要正念,不要人心”,这是每一个同修都应认真对待的问题,但是,基点该怎么找准,我们思考了许久,此篇文章《发现问题 突破层次 勇于担当 共同精進》是在第一本小册子中最后的文章。

3、八、九月间,本地区的同修出现了疲惫、观望的迹象,对《明慧周刊》、真象资料没有以前那样急切盼望,上半年在揭露本地区邪恶迫害真象、破除邪恶追查资料来源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协调人、联系人在处理突发事件中表现的心性没有跟上正法進程,那一地区接连不断的出事,有的协调人在这么多事情发生后也感觉到当地存在问题,但同修们在反思时基点不准,使得自查中容易看到别人的不是,反而掩盖了根本性的问题,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小芝麻挡住了后面的大西瓜。甚至前不久,有一个同修贸然将真象光盘放在窗户上,不料被住里面的警察抓住,该同修谎称是不认识的人给小费要他将光盘放在这里,纠缠多时被罚两千元钱,这位同修又贸然到那一地区协调人的家里,协调人惊愕之余竟将自己的钱和同修的资金凑了两千元交给这位同修。这里有基点问题啊,要从中修上来而不能当事做。

前两个月我们将《明慧文摘》编辑了《佛恩》、《邪恶大战》、《七-八月讲真象专集》、《驱散黑暗》等小册子,特别是《跟上正法進程》,《甲申中秋特刊》、《与同修交流》等明慧文摘更是提醒同修反思本地区与正法要求的差距,抓紧实修跟上正法進程,但从上面这件事情的发生折射出有些同修需要重锤敲醒、需要棒喝。我们在编辑十月上旬这两本小册子时邪恶的干扰很是疯狂。这篇文章在完成之中,我们也担心分量不够,基点是否准确,表达是否恰当,恰在此时师尊的新经文《也棒喝》发表,我们不由得眼眶湿润,感动在佛恩浩荡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