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棍对我不起作用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99年7.20后,为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多次上访并遭到恶警的摧残,但亲身体验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有一次,我刚走到天安门就被抓回,送到诸城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被恶警曹锦辉用电棍电我脸,当时电棍在我脸上只是温乎乎的,恶警曹锦辉看我没反应,又把电棍放我嘴里,可是在嘴里也是温乎乎的,火星哧哧往外射,自身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见到这种情况,曹锦辉气疯了,把电棍一扔,拽过我的头发就是一顿毒打。

过了一会儿恶警袁伟又来提审我,他拿一根电棍叫我攥一攥,我一拿电棍的头部,什么感觉也没有,象没电似的。他又叫我往里攥,我就去攥中间部位,手一放上,火星哧哧往他那边射,他接着把电棍放下不再电我了。

又过了一会儿,恶警朱伟过来拿起电棍电我的手指头,电了好长时间,我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见火星哧哧往外射。朱伟诧异的对其他警察说:“电棍在她身上真的不起作用?”

2000年11月份,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我绝食不吃饭,被恶警强行灌食,灌食以后管子不准拔,睡觉也带着。我晚上拔下来,第二天就被叫到恶警办公室,用手铐脚镣铐起来,四根电棍同时电手心脚心,我只是手和脚有感觉,电力根本就不往身上走,就象是被手铐脚铐铐住似的。

回想几次的受刑,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