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中体会发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去年春天的一个夜晚,我和女儿去发资料。由于前些日子忙于其他大法工作,没顾上发资料,所以资料积攒了不少,就想今天多发一些。于是把他们带了一书包。

我们進了一个宿舍区,边聊天边发资料,不放过一点机会。

那是一个倒闭了的工厂的宿舍区,有十来栋楼,全都没有安装防盗门,所以做起来很方便。走到宿舍活动中心时,遇见两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他们注意的看了我们一眼,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做完一个单元出来,又看见了那两个人,在距我们十来米的路边侧身对着我们,正聊天。女儿说:“妈,这两个人怎么老跟着我们?”我没有往心里去:“可能是遛弯儿的吧”。我们又转身往别的楼去了。等我做完一个单元出来,前面十几米处站着四五个人,正往我这儿看。我没理会,借着灌木丛的掩护继续边走边往门前的自行车车筐里发。等走到跟前,我大吃一惊:其中就有我们遇见过两次的那两个老头——我们被人跟踪了。

在这之前,我每次发资料都很顺利,从未遇到过任何麻烦。此时我兜里还剩下三、四份资料没有做完。霎时,我感到一个密度很大的邪恶之场向我笼罩下来。躲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还会更让它们起疑。并且这个小区的出口只有一个,我们就在出口附近。我叫女儿骑车先走,我不停的发着正念,迎着他们而去。当时我觉得我的正念是如此的微弱,但我不管这些,依然不停的发着。只听得中间的那个女人——象是居委会的主任的说:“是遛弯的吧?”“遛弯应该走马路中间哪,怎么她老拐弯哪?”跟踪监视我的那个老头说。我没有理睬他们,依然不停的发着正念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个保安正紧张的往这儿盯着看。可能也得到了些消息。

我走出小区,仍然感到那个密度很大的邪恶之场还在跟着我。我没有再做下去。立刻赶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正念。我足足发了40多分钟的正念才觉得把那个邪恶之场打散了。我静静的反思着自己:自己前一段时间光忙着干事,学法静不下心来,正念不足,没有把救度众生当作一件最神圣的使命,而是当作一件任务去完成,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当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我站在楼上的一个窗前往下看去,只见有5 、6个年轻的小伙子,每人胸前戴着一朵白花,排着整齐的队伍,抬着一具死尸向我走来-——那具死尸竟然是我的模样,上身穿着砖红色的西装,下身却光着腿,腿上还留有血迹。我在梦中说:“我都怀疑那个人是不是我。”

去年初夏的时候,一个曾在洗脑班作过犹大的外地学员在我多次的帮助下渐渐有所醒悟,但还是有许多法理不清的地方,学法也跟不上。并且还有许多常人心放不下,更可怕的是他还经常和洗脑班的恶警、犹大保持着联系。我虽然多次劝说但效果不大。后来洗脑班的恶警得知他重新想修炼后又对他施加威胁和恐吓,他承受不住,马上又表示不炼了。我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着急,就想再找他谈谈,并给他送些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

上午我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我下午要去外地。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发现厕所的水箱有些漏水,就想把阀门关住。谁知阀门锈死了,使劲一拧给拧断了,水“哗”的一下滋了出来,小漏变成了大漏,怎么也堵不住了。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有大漏了,但我想不透我错在何方。没办法只得先给物业公司打电话维修。当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物业公司时,突然一阵恐惧,仿佛恶警马上就要来抓我似的。我立刻明白了,我的手机出事了——被监控了。在这之前,那个学员曾几次用他的手机直接打我手机,明着说要经文。我提醒他注意安全,他却大大咧咧毫不在乎。这事过后我曾经接到过3个陌生的外地打来的电话,一接,均说是打错了。其实那时就是师父在点化我了,只是我不悟。此时我意识到那个学员有可能出事了。我立刻取消了下午的行程坐下来发正念。我又发了好长时间的正念,才把那个恐惧消灭了。

晚上我做梦和一个同修去农村,在一个街道上和一辆迎面而来的小汽车擦身而过,汽车后面的车牌号赫然竟是“610”。

前些日子我们这儿的一位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学员又被恶警抓走了,他承受不住邪恶的压力说出了一些事情。一位同修得知这个情况后,连夜赶往我家,让我把那个学员知道的存放在某处的一些做资料的设备抢运出来。

存放设备的地方是个独楼小院,并且门口有门卫,半夜运东西很容易引起人怀疑。我决定第二天白天再去。那个晚上我心里一直都很紧张,忐忑不安的,我高密度发着正念,想着解决的办法。夜里我几次被恶梦惊醒,一醒就立刻发正念,清除和解体旧势力的黑手和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因为设备不少,有的还很重,我一个人又怕搬不动,可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决定和我女儿一起去。女儿上中学,正放暑假。她虽然没有修炼,但她是听着师父的法长大的,并且很相信师父和大法,也经常做一些洪法讲真象的事,师父也一直在管着她。只是她太懒,不炼功。

第二天是个星期天,早上我又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清除那儿的环境。9点多钟我和女儿骑车到了那儿。我先進院观察了一下,没发现异常,并且门口门卫也没在,就叫女儿去叫出租车,我就上楼搬东西。

当我上楼的时候,竟然两腿发软,我仿佛看到我的怕心形成的执著就象一座花岗岩筑成的大山阻碍在我修炼的路上。我后悔自己修得太差了。但我有坚定的一念:我是师父的弟子,是伟大的宇宙大法造就的新的生命。我在做最好、最正的事,我为什么要害怕?我否定你旧势力对我修炼道路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一边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一边不停的背着正法口诀灭掉我的怕心。渐渐的我的心变得坦然而宁静。

我终于和女儿顺利的将设备安全转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