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命是李洪志老师给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我今年52岁,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前,身体不好,肩周炎、颈椎病、心绞痛、脑供血不足,光是甲状腺肌瘤就手术了三次,子宫肌瘤40乘40毫米那么大……。这些小病咱不说了,咱说主要部件上的问题:冠心病、心绞痛、早搏、心动过缓。不到40岁的人,犯病时还不如一个老太太,痛苦难当,连鞋带都系不上。为了治病,医院的门槛都踏平了,缓解几天,犯病还一样,而且一次比一次重。听人说气功能治病,我先后练过几种气功,都不见效。听人说信佛就病好了,我上庙拜师、皈依、受五戒,早晚课诵外加《金刚经》从不间断,楞严经、华严经等经书看了不少,每早磕一百零八个响头,虔诚的了不得。这样五年下来,病不但没好,雪上加霜,又招来一身附体,说迷糊天旋地转不能睁眼,最后,说哭就得号啕大哭,说闹心就想上街去跑。那时提起我的病,我就说不抱什么幻想了,说自己不是“长把瓢”(命短的意思),时常偷偷的流泪,担心不能把两个年幼的孩子抚养长大。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94年10月,邻居借给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漫不经心的翻了几页,被书里的话一下子吸引了。越看心里越透亮,这哪是气功啊,这不是佛法吗!而且讲的非常透彻。我如获至宝,完完整整的看了好几遍,直到人家让还书为止。自从看完《法轮功》(修订本),我就觉得心清气爽,再也没迷糊过。

1995年4月,邻居给捎来了《转法轮》、老师教功录像带、炼功磁带。我欣喜万分,从那天起,修炼法轮大法一天也没停止过。

我炼功第二天,师父给我清理附体。早上炼静功时,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走吧、走吧,赶紧走”同时看到一大帮东西鱼贯而逃。

我炼功一个月左右,开始净化子宫肌瘤。有一天晚上睡觉,被一种声音惊醒,这声音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是一种钢铁撞击、咬合的声音,醒来听不见了。第二天晚上睡觉,这样的声音又出现两次。从那开始,开始大流血,感觉肚子痛,家里人害怕极了,要送上医院。我父母也是炼功人,这回也慌了说:“这要是净化身体好了,要不是,这么流血,不流死了吗?人有多少血?”当时我就一个信念,轻松的说:我相信这是消业。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流出很多烂肉一样的黑紫色东西。事后,到医院一查,子宫肌瘤没有了。

这时我炼法轮功刚刚六个月。肩周炎、脑供血不足,都是不知不觉中好的。我的心脏,在炼功后也有过几次消业,开始差不多一、二个月有一次,后来间隔越来越长,反映越来越轻,98年-99年,两年间这种现象没有过。看到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不少人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2000年10月1日在天安门,我因说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進劳教所。通常每天早5点开始干活,晚上10.30收工,隔三差五还要加班,早上3点干活,晚上12点收工。没日没夜的劳累,使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150多斤的我在劳教所三个多月就剩100来斤了,还经常心绞痛,血压:低压140高压200。后来心疼起来好长时间不过劲。

有一天收工后,躺下刚要睡觉,心又疼起来,当时是半夜11点多,大家又累又乏,睡得都很死,就我一个人东一头、西一头的折腾,疼了两个多小时,痛苦劲没法用语言形容,最后感觉自己不行了,出了一身粘汗(老人管这叫:泄尸汗,只有要死的人才出这种汗)……。在生命垂危的时候,我想起了父母、孩子,想起了师父。我从内心呼唤师父,盼师父救我。这样一想,没过2分钟,症状减轻了。我迷迷糊糊的看到:一片桔红色,中间有一个鸡蛋大的黑窟窿,桔红色在扩大,黑色在缩小,当黑色褪尽的时候,心一点也不疼了。一看表,从喊师父到不痛了,刚好五分钟。

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了,我的心绞痛再也没有出现过。我逢人就说,“我的命是李老师给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