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同学得大法绝处逢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1996年9月大学毕业后我喜得大法。和我同住一室的大学同学见证了我个人修炼和99年7.20以后至今正法修炼的全过程。然而他的得法之路却走得很艰难。

我刚得法,首先就向他洪法。那时他忙于成家、工作,对是否要修大法一直不置可否。99年7.20以后,我被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他还到劳教所看过我一次。2001年底,我从劳教所出来,得知他病了,在住院。那是2002年下半年,我和另一同学(同修)特意买了东西去看他,向他洪法。具体讲的什么我已记不太清。总体说来,他当时的思维很混乱。我记得临走前他说的最后一句是:“气功我是要练的,但不会炼法轮功!”他这么一说,我们立刻闭嘴,抬腿走了。我们很失望。这么多年来(1996--2002)我们和他讲了那么多,他本人也见证了这一切,今天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1996刚毕业上班就查出有乙肝,如今已没人敢到他家去了,怕传染,医院说他是早期肝硬化),为了他,即便我们处于白色恐怖下,还来跟他洪法,他却说出那样的话!我想,大法是威严的,实在不行就随他去吧。

一晃又过了大半年。2003年6月,我因想到外地找工作,需发电邮,到他家找他帮忙。他很热情的帮我修改,发送。这次没谈大法。这是在我上面提到的那次见面后第一次见到他。接下来的日子里,和他交往渐多。他早已不能上班了,到处寻医问药。有一次我到他家去没找到人,他爱人告诉我他到山东治病去了。
今年3月中旬,他突然打电话来叫我去他家。我去了。他大概意思是说:他想学大法来治他的病。我当即就跟他讲了一些学大法的原则,大法是让人修炼的,不是给常人治病的,但是大法可以给修炼者净化身体。并马上给他就请来一本《转法轮》,也几乎同时将5套功法动作全教给了他。他学动作还是很快的。

他开始看《转法轮》后,我与他一步步切磋,谈读书的体会。他告诉我他看书后做梦了,以前从不做梦,好奇怪啊!还有消业的状态,都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现象。他还说了一个很关键、很真实的体会:他说虽然他的执著心没去,可师父还是在帮他调理身体了(他知道他自己治病的心没去)。从这些体会中我知道师父在管他了。

他的情况在好转,在法中慢慢上路了。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2004年4月下旬,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个把月后从洗脑班出来再见到他时,让我吃了一惊:看上去他完全不行了。他告诉我,从我被绑走后的第4天,他身体急剧恶化。他认为他快要死了。接着他就开始安排他的“后事”:他认为我是最可靠的,要把儿子交给我,希望他“走”后我能将他儿子养大。他说得很凄惨,泪流满面。

我不自觉的也悲凉起来,一股伤感涌上心头。转眼间我意识到,我的这种情绪是不对的。他曾经是大法修炼者,在这关键时候必须要让他保持正念和正行。我安慰他,同时坚定的说:你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告诉他要继续学大法。

他答应了,真的又继续学大法了。我教会他突破网络封锁上大法网站。他下载了大连讲法录相和其他书籍,还下载了《绝处逢生》。

他的修炼状况慢慢开始好起来,他的身体状况也一天天好起来。前不久到医院检查,肝脏的各项指数都很正常。他爱人说:他们(大法)说的是真的呢!看你,不打针不吃药,身体反而好起来了!

就在今年7天长假过后,这位已两年没上班的老同学,于10月8号上班了。
前天我又去看他,他告诉我:他每天4点起床炼功,五套功全炼完,下午学法。他还告诉我他学会了发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