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迫害中坚持学法才能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九年的修炼道路上,特别是一九九九年7.20后在证实法的道路上,经历了一个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时期的魔难和过关的考验。现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供同修切磋和参考,有不对的地方望慈悲指正。

在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我坚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是天意所归,人心所向。为了证实大法,我放下家里的一切,与同修一起学法、切磋,共同一起印发真象资料。2000年初我被邪恶——当地610非法抄家、关押。在市看守所和收容所关押了五个月的期间里,邪恶多次提审我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做到两点我们就放你回家,第一点是你放弃修炼,第二点是讲出和你一起印发资料的同修,否则就要判刑、劳教等等。

在这生死攸关面前,我回想起我得法前的那段岁月,我被病魔折磨得简直生不如死、苦不堪言的日子,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给我开创了第二次生命。我怎么能放弃修炼呢。此时此刻我坚定的说:我相信师父和大法,我相信自己做一个好人没错,坚决不放弃修炼、坚决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选择了修炼,没有说出印发资料的来源和同修,故而被非法劳教两年。

2001年初,我被送往贵州女子劳教农场(中八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看到了许多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当我看到他们时,心里特别高兴,她们纷纷围过来看我,心里想,终于看到了亲人了。可是在我和她们接触中,她们的言论使我的思想产生了迷茫。她们说什么“不用看书了,我们的师父在天上,为了师父解开身上的结”等等。由于自己平时没有加强学法,现在又失去了学法的环境,致使自己正念不足思想迷糊。当时觉得她们说得很对,自己就认同了她们的说法,放弃了正念,不知不觉中和她们(邪悟者)一起服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写了保证书。也写了一些与大法不相符的话。

在这期间,每当我静下来细细思考时,我又感觉到不对,脑子里总是迷茫,理不出个头绪来。正在我惶惶不安、万分苦恼时,又一批大法弟子被非法关了進来,她们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并写给了我,当我反反复复的读了来之不易的新经文后,我眼前一亮,猛然惊醒过来,正如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的:“……那些假冒学员的败类动摇你们时,它们多数说自己是学员,已经圆满了等等鬼话。你们能放下生死是了不起的,但是不能为圆满而产生执著,这是有漏啊!这也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在师尊伟大慈悲的点化下,我从邪悟中清醒了回来,重新找回了自己。

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说:“……一些学员在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的‘不炼功’或‘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这都不是学员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虽然他们有执著,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重新做作这一个大法学员此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此刻师父的话,字字句句展现在眼前,我明白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走的路,为了归正自己证实法的路,我马上发表申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其他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并写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好功法,师父是好师父等等。

由于在法上的认识提高了,加强了正念,从不知不觉中被转化又回到了坚定的不转化、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中来。就这样邪恶把我关進了三楼严管班(二楼是关押所谓转化了的学员),每天24小时对我進行监管,一直到2002年7月18日正念走出。

回到家中就抓紧学法,之后又去与同修切磋。2002年10月30日当我们前脚刚到同修家才几分钟,恶警后脚就跟到了同修家,我们三人都给抓到了公安局,恶警以我们非法聚会为由说要拘留我们15天,又把我们关押進了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后,已超过了拘留时限也不放人,也没人过问,就这样关着,我越想越不对,师父在《理性》中说:“……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师父的讲法使我清醒,我立刻向看守所提出质问:第一,你们抓我们本身就违法;第二,现在你们超期拘押又违法;第三,你们必需无罪释放我们。过了几天,警察非法提审我,并要我穿犯人的衣服,为了抵制迫害,我理直气壮的质问他们: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都是行善重德做好事,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什么不对,我不是犯人,我是中国公民,我坚决不穿犯人衣服。此时我心中只有大法,没有“怕”,而且有一种要摧毁一切邪恶的气势。

为了争取炼功的权利,我开始绝食,并提出要求:同意我炼功就吃饭,不同意就一直绝食下去。在绝食期间,我时时默背《洪吟二》〈正念正行〉,在强大的正念作用下,警察同意我在看守所炼功。

又过了一些时候,我所在的当地派出所恶警到第二看守所又非法提审我,并谎言欺骗我说:我们来接你回家。我知道他们没有安好心,要我坐他们的车走,我坚决不坐,我说:你们放我回家就让我自己走,为什么要拦着我。就在争执过程中就有许多人围了过来,我就借机给他们讲起了法轮功的真象。邪恶一看吓慌了,几个一起把我围住硬把我拉上了汽车又把我绑架到了收容所。在收容所由于我坚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又被非法判刑一年,第二次被邪恶非法关進了贵州省女子监狱。

在这一年的非法关押期间我又通过绝食争得了炼功的权利,同时,事事处处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用大法来鼓励自己,正念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不穿劳教服,不参加劳动,要求无罪放人。一年期满后,邪恶要我写保证书才放我,我坚决不写,并严正指出:你们非要我写,我就在这里一辈子我不出去了。邪恶看我这么坚决,最后只好放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就加紧学法炼功,并与同修取得了联系,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了解了正法形势。在修炼中走过的风风雨雨使我更加坚定,正念更足。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在这万古难遇的伟大时刻做好“三件事”,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