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能走出来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

一、什么是真正的好人

范仲淹是北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做官做到“参知政事”,相当于宰相的职位,他还带兵在西北地区抵抗过西夏,西夏人很重视他,说他“胸中自有数万甲兵”。范仲淹年轻时候读书,常常连粥都吃不饱。早年的穷苦生活使他有机会同一般人民接触,了解并同情人民的疾苦。那时候,北宋王朝表面上虽然还能够维持安定,可是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已经一天比一天尖锐。范仲淹看到这种危机,很想设法挽救,所以在他做秀才的时候,就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想为国家做一番事业。做官以后,他一再上书给皇帝,提出减轻租税、整顿装备、选拔贤能等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建议,他的这些行为,引起朝廷保守派的反对。他屡次被贬,却“心焉介如石,可裂不可夺”。

他曾叮嘱自己的儿子纯佑:“我上书直言,是要帮助皇帝扫除身边的奸佞,若有难,必为奸佞所害,你们兄弟从此不要做官,可筑舍于我的坟墓之侧,以教书为业,孝敬你的母亲,看抚你的弟弟。”嘉佑三年(公元1036年)五月,范仲淹通过登闻鼓院连续上呈皇帝《百官图》、《帝王好尚论》、《选贤任能论》、《近名论》、《推委臣下论》。五月九日皇帝愤怒的宣布了范仲淹的三大罪状:越职言事、荐引朋党、离间忠臣。并下诏罢范仲淹天章阁待制,权知开封府之职,出知饶州。

五月十四日文德殿早朝,在群臣的喑哑无声中,秘书丞、集贤校理余靖喊出一声霹雳,公然蔑视朝堂上的榜文,为范仲淹喊冤,要求皇帝收回罢逐范仲淹的“前命”;五月十五日早朝,在群臣惶恐中,宦侍宣诏,余靖被贬为监筠州酒税。余靖被贬了,太子中允、馆阁校勘、三十六岁的尹洙霍的站起,神情凛然,高声禀奏,不仅为范仲淹喊冤,而且为余靖叫屈,还自请降黜向皇帝提出抗议;五月十七日早朝,尹洙被贬为崇信军节度掌书记,监郢州酒税。宦侍宣诏声停,镇南节度掌书记、馆阁校勘、三十岁的欧阳修霍然站起来,他有感于左司谏高若讷在朝中默然无言,而私下在同僚中却攻击范仲淹,站出来辛辣的嘲笑讥讽高若讷是不敢言事的言官。皇帝骤然恍悟:欧阳修的侧攻百发,直击谏台,其用心更甚于余靖、尹洙啊。皇帝拍案而诏出:“罢镇南节度掌书记、馆阁校勘欧阳修之职,贬为夷陵县令。”

范仲淹、余靖、尹洙、欧阳修分别被贬往饶州、筠州、郢州、夷陵县去了。西京留守推官、年仅二十四岁的蔡襄所写的一首题名为《四贤一不肖》的长诗,却出现在汴京城。诗人以饱满的热情、亲切的语言、生动形象的称颂了范仲淹等四人为“四贤”;以激烈的忧愤、犀利的语言、宣称右司谏高若讷为“一不肖”。由于此诗适应了形势的需要,说出了京都百官黎民的心里话,人们争相传阅。很快在京都掀起了一场歌颂“四贤”、诅咒“一不肖”的舆论浪潮。后来陆续为范仲淹等辩护的还有韩琦、苏舜钦、王质等忠臣。

今天,我们跳出历史事件中的是是非非,还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中国传统道德理念中,是非是分明的,正邪是对立的。在人们心中的正人君子是那些有着强烈责任心和使命感,能够为黎民社稷而放下个人生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他们勇于褒扬正义、贬斥奸邪的风范是受到人民的尊重和爱戴的。而那些贪生怕死明哲保身、畏惧权贵不敢直言的人被认为是趋炎附势、苟且偷生、没有骨气、胆小怕事的伪君子。综上所述,真正的好人是明辨是非的,真正的好人是正直敢言的,真正的好人是能够舍生取义的。

做好人确实很难,一生做到正直更难,但是不能因为难我们就不做好人,而且修炼的标准是高于做常人中好人的标准的,我们是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逐步升华到更高境界中去。

二、诋毁与护法

世间有正法的流传,就会有诽谤、陷害随之而来,这是正常的。释迦牟尼时代提婆达多企图在死亡谷用大象踩死佛陀,还指使坏人杀人诬陷佛门弟子,并且雇人欲刺死佛陀但都没有得逞。提婆达多自己虽然最终能够忏悔,可还是因为作孽太多,栽倒在山谷里,坠入深渊,气绝身亡。密勒日巴修炼时,他在山洞中静修时几个猎人无意中走了進来。其中有一个猎人无端伤害他、侮辱他,另一个猎人劝告他的同伴不要欺负骨瘦如柴的修行人。过了不久,因为一件事情,法官就将那个侮辱密勒日巴的猎人判了死刑,除了说不要伤害密勒日巴的那个猎人没有受罚之外,其余的人都受到了很重的处罚。

以上的事例说明佛法是金刚不变、不动的。无论是邪魔还是人鬼都破坏不了佛法。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却会置自身于死地。当世人无知的诋毁佛法时,修炼人该怎么做呢?是视而不见、沉默不语,还是挺身而出、循循善诱。近代高僧弘一法师的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

1927年3月,杭州发生了一次锋头不小的“灭佛事件”。时值北伐初成,政局未定,“革命”二字甚是时髦,一些偏激的学生意气用事,高唱灭佛之议,甚至鼓吹毁佛驱僧,勒令还俗。这种议论也在上海、南京一带蔓延开来,印光、圆瑛等高僧也已向当局交涉,而在杭州,能挺身而出与之抗争的,只有弘一大师。他此时正在吴山常寂光寺驻锡,正当闭关之中,为了维护佛法,他破例出关。

面对外界的喧嚣,他主张从两方面着手交涉。一方面,他写信给地方党政要员,有理有节的阐述自己的观点;另一方面,他又召集一些热血青年座谈对话,他还亲自写了许多劝戒的书法,分赠给青年。在与青年座谈时,他充分做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从佛教在中国历史上的贡献,讲到众生的平等,从信教自由的法律,讲到人和之于政通的意义。当然也讲到个别所谓的伪出家人,认为在看待佛教的问题上要善于分辨真伪是非,切不可意气用事。

这些年轻人聆听了法师的教诲,在思想上多少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转变,从此不再敢妄谈“灭佛”之论。法师宽容的胸怀、海涵山容的气度感化了青年。弘一法师真正的做到了誓身舍命维护和弘扬佛法,不被困难吓倒。

其实,常人有为人之道,符合人道的才是人。修炼的人就应该按照更高的理和标准来要求自己。从古到今,真正的修炼人都要做到全身心的实修和护法。因为修炼人是觉悟的人,应该深刻的懂得宇宙是佛法创造的,生命是佛法给予的,返本归真的机缘更是佛法恩赐的。所以无论在任何压力和困难下,修炼的人都应该首先自觉圆容佛法,主动帮助众生树立正念,不能让众生在无知中亵渎佛法,害己害人。

三、相信你能走出来

我常常想世人有很多观念是愚昧和狭隘的,是不明事理的。而修炼的人在很多方面是觉悟的、是智慧的。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邪恶撒弥天大谎,而世人听信了谣言之后,仇视佛陀、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在无知中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渊。救人是人的本能,不能看见有人落在水中而无动于衷啊。生命是最值得珍惜的,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去解救生命。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走出来呢?几年前我看到师父在法中说要走出来,我身边的同修在前仆后继的進京上访和发放真象资料,虽然我还根本不懂得修炼的真谛,我也勉强的跟在他们后面做。结果是被抓、被迫害、被转化。经过了这么多,我决心开始彻底向内找一找,结果发现是自己的心不端正。我开始深深的思考什么是正?我明白了无私才有正念,无私才能无畏;什么是走出来,我理解到师父说的走出来是从自私自利中走出来,从维护自我中走出来,从变异观念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从人心的执著中走出来,从对邪恶的惧怕中走出来,从不相信自己的自卑中走出来。是发自内心的把佛法和众生放在前面,把自己放在后面。

真正的修炼是重心不重形的。是内心的升华带动外在的行为,是真心的处处为人着想。我个人认为,哪怕你尽心尽力之后一个星期只做到了一件救度众生的事情,只要你是真正的为对方负责没有自己的私念,那你就在走出来。修炼是扎扎实实的渐進的提高,就象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所以不要有急于求成的心,但是要知道应该做什么,要严格要求自己。每个得法的生命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和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能平和、理智、智慧、清醒的做好自己该做的,才能达到整体的圆容和升华。就象一个工厂里,每个岗位的员工都尽职尽责的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工厂才能得到最大的收益。

讲清真象的过程也是否定旧势力安排、转变观念,溶于正法、正念正行的过程。记得自己刚开始发放真象资料时,手在抖、心在颤,好象手里拿着炸弹一般,真是步履艰难,我自己几乎把自己吓死了,就象做茧自缚一般。后来,我转变了观念,认识到害怕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真正的我是顶天立地的、无所畏惧的。其实自己做的是在无私的付出,做的是最正的事,邪不压正,我请师父和护法神加持我正念正行,再做的时候,我就感到我手里拿着的资料是给众生的希望和福音,我做的是最欣慰的事,脚步也变得坚定而踏实。

我的好同修,你的迷茫、你的困惑、你的恐惧、你的忧虑我都实实在在的经历过,我也曾哭泣过、也曾绝望过。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战胜了自己,也战胜了一切魔障,我走出了自己,也帮助了他人。请你相信我:我能做到的你更能做到,因为我思想业力多的程度曾经是一般学员想象不到。但是我相信法,我在真修,我在努力,在师父和佛法的呵护下,一切都在归正。我记得常人中有句话说:“穷则独善其身,富则济于天下。”从佛法中从师父那里得到了那么多,我们是否应该发自内心的为众生做点自己该做的事情呢?不要自以为是,也不要自暴自弃,要相信法、相信师父要求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就能做到也能做好。希望你能走出来,我们在等你一起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