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的人心 走出来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1999年7月20日,这个最为黑暗的日子,在中国,江氏集团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及传媒,动用了公安对法轮功及千百万善良的法轮功信仰者進行了疯狂的镇压。2000年初,又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栽赃法轮功,又以其为导火索使血腥镇压步步升级。

在那段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日子里,我与千百万大法弟子一样,面对邪恶之徒的无理行为,百思不得其解;对大法及弟子们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感到愤怒、不平和忧虑。尽管如此,从内心深处却从未对师尊与法轮大法产生动摇。坚信大法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重新得以洪传。

一、冲破“情”阻力,开创家庭自由修炼的环境

由于国内电视、电台、报纸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再加上对外来信息的严密封锁,亿万百姓整日沉浸于谎言、蒙骗之中。不少人,包括我的家人,对法轮功产生了一些误解。爱人不准我再修炼了,正常的大法学习和炼功受到了影响。这时,爱人的工作又不顺利,下了岗,心情极度烦躁。为了避免产生不愉快,我不得不将修炼转入了背地。尽管如此,偶尔被他碰上了,也免不了吵闹。同修间一段时间也断了联系。整个事情的真象又不得而知。每当亲朋好友提起镇压法轮功一事,自己又解释不了,只能给他们说:“‘真善忍’没有错,事情总有明白的那一天”。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表达。

2001年5月的一天,一同修通过她姐带给我一些大法宣传资料和一张师尊发正念的照片。在了解大法遭受的诬蔑、栽赃的真象后,面对师父的法像,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有广大大法弟子的不懈努力,总有一天会还师父、还大法一个清白。从那以后,发正念成为我生活中的必须。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发现这个“情”阻碍了我走出来讲真象,救度众生。一个“情”字,使我炼功学法都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做。悟到了之后,我学法炼功都不再回避。开始爱人虽不高兴,但没再发火。我终于开创了在家自由修炼的环境。

二、去掉“怕”字,走出来证实法

2001年到2002年这段时间,由于自己在学法上不精進,对师尊要求弟子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一想到环境的恶劣,对走出来讲真象认为可望不可及。把自己置身证实法之外。“怕”字困扰,一直没有走出来。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周围不断有同修走出家门讲真象、发资料。而看看自己,真是又急又愧。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同修指出我学法学得不好,思想上的“怕”字被旧势力利用控制。为了能使自己静下心来认真学法,我不断的发正念……。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一文中指出:“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

我终于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决不能由于执著心而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终于放下了执著,勇敢的迈出了家门,走入居民区,边发正念,边发资料,从每次3、5份,逐步到8-10份,直至每次能发40-50份,心情从紧张到轻松,从中体会到大法给予的力量。

师尊近期的一次次讲法,使我感到正法时间的紧迫。为使更多的人了解真象,我利用节假日、走亲访友、同事聚会等机会面对面讲真象、发光盘。

以上是我在正法中的点滴做法,与精進的同修相比,甚是惭愧。但我有信心紧随师尊一修到底,坚定的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