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朐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是山东省临朐县法轮功学员。在97年的春天,有幸得到了宝书《转法轮》。当时由于文化程度的限制,只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里面很多的法理也是悟不懂,只是从自己身体的变化和家人的受益等方面在感性上认识大法。以前我身体不好,干点活就累得不行,现在我不但身体好了,而且干起活来浑身是劲,一点也不觉得累。没得法前我跟婆婆的关系很不好,总认为她对我不公。学法后我明白了,也许是我前生欠她的,今天她才会这样对待我,因为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对待丈夫和孩子也是一样,以前动不动就跟丈夫吵,向孩子发火,而且自己还气的够呛。学法后我改变了,我变得能为别人着想,能够从别人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了。

可是,这样处处教人向善的功法,却受到了残酷的打压。我觉得实在不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去北京证实大法,向政府去说明真象。可我是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几个怎么去呀!心里很着急,我就到城里去找功友。可功友说:大家没有去的,你在家先好好学法吧!(那是7.20以前)在回家的路上,天下起了雨,雨点落在我的身上。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政府却这样对待我们,实在太不公平了,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心里非常难过,泪水伴着雨水就流了下来。

可回家后,老放不下去北京的念头,心里就背师父的《洪吟》,眼泪也一个劲的往外流。中午下班时,丈夫正在做饭。这时一功友找我说想去北京,问我去不去,去可没有路费,可功友说她有,她就回去取钱去了。功友走后,我对丈夫说:“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这话刚一出口他就动心了……。我也动了情,什么心也翻出来了:女儿找婆家了,儿子上大学了,没人照顾能行吗?正如师父所说的:“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但转念又一想:女儿也得法了,儿子也大了,有师在,有法在还顾虑什么。我对丈夫说:“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有师父管、有法在,走到哪里都没事,你就放心好了。”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北京,可那里哪有我们说话的地方。他们一个个将我们的姓名记下,(当时还没有认识到不配合邪恶,只觉得大法弟子走到哪儿都堂堂正正,所以说了。)他们让我们回去,我们没有得到答复所以不走。他们就将我们一个个拽上车,拉到了寿光。后又被镇上的人拉回,在镇上邪恶的干警狂吼着。我向他们洪法,可他们根本不听。过了不久,他们就让我回家了。

可法轮功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遭到了更加残酷的迫害,有多少的功友、同修因为说句公道话、说出法轮功的真象而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看到这些我的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流。

2000年,我再次到北京上访。当时由于环境很恶劣,自己也缺乏智慧,刚到济南就被恶人扣留,由镇上的人接回,在路上他们不让我坐座位,而是让我将两腿伸直,一动不动的伸在座位底下,他们在座位上睡觉。坐了一下午的车,到了镇上他们都以为我动不了了,可我自己下了车(我已50多岁了),这使得他们大吃一惊。在镇上我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十多天。飘着雪花的冬天,他们让我在外面的凉台上站着,他们在屋子里观看。他们逼我看反面教材,我说我不认识,他们就让村干部轮流去陪我看。让亲朋好友去劝说。最后由于学法不深,在亲情的诱惑下交了近6000元罚款,由家人代写保证才将我放回。

由于丈夫不修炼,交了这非法罚款,加上外界的压力,使丈夫由支持也开始反对我学法,使我的家庭环境也变得紧张起来。可我从没有认为我做得不对,因为学了大法,我知道事情真象,我有这个责任去说明真象。自此以后,我家就经常被恶警骚扰,一到敏感日我就被非法关押,一呆就是好几天,虽未动摇,可也默认了邪恶的干扰迫害。

2000年元旦,女儿到北京上访,后被关押到了“610”的黑窝(冶源),眼看快过年了,全家人都冲我来了,说什么她年轻,都是我带的她。我说:“我们堂堂正正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可他们不听(现在才知道,他们之所以不听也是因为自己没能从善的角度出发,以救度他们为目地,而是出于常人的争斗心)。最后村里和家里人去要人,“610”的头子说:让交上6000元的罚款才放人回家。就这样家人借钱交上这非法罚款。

第二年的春天,我和女儿同时被“610”的恶人强行带到了“610”。由于当时我正念很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天下午就被村里人将我要回来了。可女儿在那儿被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月,并被勒索4000元后才放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