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临朐县恶警勾结610歹徒疯狂施暴


【明慧网2004年9月6日】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炼做好人。自1992年由李洪志老师传出,在中国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播,短短几年修者逾亿。这些修炼人在社会上严格遵照李洪志老师的要求去做,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他人,身体得到了健康,心性得到了提高,正如1998年政府对法轮功的调查所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江××出于嫉妒,从1999年4·25以后,对法轮功发动了残酷的血腥镇压。江××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窃取到的权利,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操控国家的报纸,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等一切媒体,胁迫国家机构党政军群,动用军、警、特务,外交以及工会、妇联、人大、政协等职能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迫害。
  
从1999年7·20以来,临朐县公安局长王晨光、副局长吕传玉等,利用政保科恶警马存琪、冯志恒,胁迫其他警员,积极追随江××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五年来他们勾结邪恶的610非法组织胁迫其它企事业单位、乡镇政府,对临朐法轮功修炼者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捏造罪名非法拘留关押劳教,敲诈勒索,非法搜家抢劫,非法跟踪监视,胁迫电信局非法监听电话,唆使企事业单位违法非法监视跟踪大法学员,唆使乡镇政府工作人员及其派出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用竹板暴打,吊铐,不让睡觉,坐老虎凳,在太阳底下曝晒,在雪地里冻,开水烫,脱光衣服绑起来扔到猪圈里让蚊子咬,甚至放蛇咬等等……
  
早在1999年4·25以后,恶警吕传玉就派政保科马存琪,冯志恒和乡镇派出所的恶警秘密调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7月19日全县突然大逮捕,绑架了全县20多名法轮功辅导员和其他学员,非法关押在临朐县石门坊,利用极其卑鄙的手段逼迫他们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并且每人罚款1000元。
  
随着打压法轮功的逐步升级,恶徒王晨光,吕传玉,马存琪,冯志恒等,更加肆无忌惮,执行着江××政治流氓集团邪恶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
  
1999年9月底,吕传玉指挥政保科马存琪、冯志恒非法绑架大法学员赵志美、王召兰、石明昌、窦云彬、卢洪岳、孙炳龙等十几人非法治安拘留,敲诈王召兰5000元。将大法学员孙炳龙,刘福强,王祖莲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后以取保候审为名敲诈每人10000元。大法学员石明昌被非法关押15天后没让回家,在南关派出所非法关押一晚上,第二天以“学习班”的名义非法关押在治安拘留所,石明昌依法提起行政复议,15天后又将石明昌关押到临朐县建设银行的司机宿舍非法关押了15天。
  
从1999年9月底,恶警吕传玉打着“上边”的名义,胁迫广播电视局,建设银行,自来水公司等,派人24小时对孙炳龙、卢洪岳、孙继华等法轮功学员進行跟踪,并胁迫电信部门非法监视,监听大法学员的电话,大法学员走亲访友都受到限制和跟踪。他们利用建行的警卫室安排特务非法监视,绑架大法学员。
  
凡是有法轮功学员的企事业单位,经常被恶警吕传玉打着县里的名义调度,它制造一些敏感的日子,传达一些密令,然后层层加压,实行连坐政策,迫使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去做违法的事情,非法24小时跟踪,监视,包夹本单位的大法学员。它制造单位和职工的矛盾,制造家庭矛盾,在背后获渔人之利。在江××政治流氓集团邪恶的淫威下,许多人,许多单位被迫泯灭良心与道德,明明知道大法学员个个都是好人,仍然昧着良心,助纣为虐,造下了很大的罪业。

临朐县自来水公司从1999年9月份起,让孙继华白天上班,晚上各个科室排班,以帮教为名给她洗脑,利用群众整群众,利用群众斗群众,煽动不明真象的群众仇恨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2000年农历正月孙继华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孙继华绝食抗议非法关押,10天后释放,回家后单位不让上班,并派职工轮班一天24小时吃住在她家里,长达一个月。在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下,许多不炼法轮功的人都产生了一种惧怕心里,对上面邪恶权力的惧怕扭曲了自己的心灵,曾经的知心朋友,至爱亲朋,竟反目成仇,甚至无端加害。2004年4月临朐建行大法学员卢洪岳外出,保安李军非法跟踪,因为李的自行车慢,李大为恼火,对卢洪岳拳打脚踢。2000年10月的一天深夜一点多,自来水公司的夏廷来等人野蛮闯入大法学员孙继华的家中(孙的爱人大法学员石明昌已被非法劳教,只有她和孩子在家)不让孙睡觉将孙拖到客厅坐在地上,逼她盘腿不准拿下来,并讥笑和欺侮她。
  
1999年7·20以来,整个临朐县笼罩在黑色恐怖之中,没有法轮功学员说话的地方,公安部门随意搜家抢劫财物,拘留,抓捕,绑架关押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遭到诽谤诬陷,找单位的领导说,他们说“上面”让干的;找公安,公安也说“上面”让干的。当时我们想也许上面不了解法轮功,所以大法学员本着相信政府,让政府了解真象的目地,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只想表明大法学员是无辜的,法轮功是冤枉的,请政府了解真象,还俺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没想到北京信访办成了抓人办,到处是警察和警车,没進信访局就被抓走,只好去天安门,只因一句“法轮大法好”,便遭到非法关押,罚款,抄家,甚至被非法劳教。

1999年底大法学员王永莲、马金凤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王永莲被政保科勒索20000元,马金凤被勒索10000元。大法学员王德花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不让回家过年,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又被临朐公安局和单位勒索3000元才释放……而临朐公安局恶警们拿着勒索来的大法弟子的血汗钱,去吃喝嫖赌,去洗头房、洗脚房找小姐,恣意挥霍,恶警马存琪都50多岁了,也不例外。
  
由于邪恶的迫害,2000年引发了更多的大法学员依法上访,临朐县公安局唆使企事业单位和乡镇政府迫害大法学员,明目张胆的说“对法轮功没有好办法,就是往死里整。”各乡镇政府收买了一些地痞流氓做打手,血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纸坊镇,党委副书记马某疯狂用竹板暴打大法学员并邪恶的说“怎么打也不过份。”这个歹徒还骂脏话。

纸坊镇的许多女学员被几个邪恶的男人踩在地上,拧,踩,踢,打,大法学员李荣英曾被暴打得大腿根子、臀部乌黑发紫,很长时间不褪。他们把一些学员绑着,在集市上游街示众。2000年农历正月,王兴凯,李荣英夫妇依法上访被绑回,不法之徒把他俩脱掉棉衣和鞋在雪地里冻,并且副书记马某亲自对王兴凯拳脚相加,打碎了好几根竹板,勒索王兴凯20000元,王兴凯的退休工资卡也被抢走。
  
在七贤镇,镇政府的恶人胁迫学员亲属打学员:丈夫打妻子,父母打子女。令人发指的是这群邪恶之徒竟违背人伦,逼迫儿子把自己60多岁老母亲的腿打断了。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在泯灭人的良知和道德。大法学员王召霞和李文禄被镇政府这些没有人性的恶棍打死过去,送到镇医院抢救过来的,年逾花甲的李文禄至今还留有脑震荡的后遗症。
  
冶源镇以党委书记李少光为首的恶人,从1999年4·25以后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大法学员刘汝秀被李少光支派恶棍暴打,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两三个月卧床不起,竟被装在尼龙袋子里在太阳底下晒昏死过去。1999年7·20李少光为首的恶人绑架了100多名大法学员,办了两个洗脑班,威逼大法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强制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一个人都被非法罚款,利欲熏心的李少光趁机钻营,大捞特捞。此后这群不法之徒以各种目地抢劫、搜刮、敲诈学员的血汗钱。

上至花甲老人,下至未成年的孩子,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被李少光逼得倾家荡产。如刘振霞夫妇开个小拉面馆,辛辛苦苦挣的两万元积蓄,全部搜刮一空。从来没出过门的刘振霞的老母亲七十多岁,也多次被抓去洗脑迫害,勒索几千元。其妹妹刘红夫妇这几年挣的还不够被勒索的,一共被敲诈了一万多元。张成胜父子两代积攒的盖房钱也全被掠去,他们家的2台电视、2台录像机、还有录音机、影碟机等值钱的全被镇上抢去,甚至连存单也被劫走,合计人民币近十万元。这些名义上的“人民公仆”真是比强盗还强盗。
  
几年来冶源镇政府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大发不义之财,恶人李少光不止是利欲熏心,其凶残也在临朐出名。99·7·20以前就把刘汝秀打残。7·20以后更是紧跟江氏流氓集团,勾结着公安局、610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罪恶累累。如冶源平安峪的孙振生、董义昌、程维山等人2000年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镇计生办,把他们一个个打的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过来。

大法学员刘振霞依法上访,镇上的流氓暴打她,打够了逼她抱铐在雪地里的大树上,树太粗手铐深深的陷在肉里。2000年7月恶人李少光勾结恶警吕传玉把刘振霞,李文胜夫妇从城里绑架到冶源镇,让地痞流氓把他俩往死里打。打了几天几夜,他们仍不放弃修炼,恶棍们又把他俩人脱光衣服绑起来扔到猪圈里让蚊子咬,咬得面目皆非,惨不忍睹,连那些恶人们说起来都不寒而栗。冶源缫丝厂的大法学员董月英,被镇上的恶棍们当着厂领导的面,从脖子里灌下滚开的水,从脖子直到腰部都烫熟了。邪恶的610又多次迫害她,单位又非法把她开除,董月英一度被迫害的精神恍惚。邪恶之徒的罪行罄竹难书!就是象李少光这样的恶人,反而被提拔当上了临朐县委办公室主任。
  
卧龙镇大法学员张素香,陈吉伟,孟祥亭等人也多次被非法绑架被毒打,游街,罚款,甚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人性全无的恶徒们放蛇咬他们。杨家河乡的大法学员马占芹,彭士国(音)夫妇多次被乡里迫害并巨额勒索。2002年5月他们又被绑架到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至今彭士国被迫流离失所。
  
临朐镇政法书记、恶人杨连法生性歹毒,多次把大法学员尹广德等人打的昏死过去。2000年,有一次把尹广德打的大口吐血昏死过去;等他醒来后,恶人杨连法逼迫他用纸把地上的血擦干净吞到肚子里。又一次,恶人杨连法和几名恶警把尹广德的父亲、儿子都抓到镇上。尹广德的儿子不炼功,为逼迫尹广德放弃修炼,当着他和他老父亲的面毒打他儿子,打得他儿子口鼻出血,眼镜也打碎了,肋骨疼了好长时间。他的家人还多次被敲诈勒索近20000多元,家中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2000年10月临朐公安恶警又把尹广德绑架進临朐精神病院洗脑迫害,杨连法把尹广德吊在院子里暴打,尹广德回家后几个月卧床不起。2001年7月以刘建国为首的邪恶的临朐610勾结临朐公安恶警,把尹广德绑架進潍坊昌乐劳教所这个魔窟進一步迫害。两年多的邪恶迫害,尹广德被释放时瘦得皮包骨头,到青州医院一检查已经是胃癌晚期,花了一万多元也没治好,于2004年3月含冤去世。1999年7·20以前尹广德家是全县的文明户,而现在却被迫害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临朐县公安局在邪恶局长王晨光和副局长吕传玉的胁迫下,积极跟随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二人一个邪恶残暴、一个阴险狡诈。2000年5月二恶狼狈为奸,在拘留所将非法绑架的孙炳龙、孟祥亭、王于芹等十几个大法学员强迫坐在地上伸直腿,然后往腿下垫好几块六棱水泥块,又往肩上放好几块六棱水泥块,坐老虎凳酷刑迫害大法学员,折磨了他们一整夜。2000年大法学员卢洪岳依法上访被绑架到临朐公安局,暴怒的恶警王晨光残忍的把已反戴着手铐的卢洪岳的手铐使劲往上抬,手铐深深的陷進肉里鲜血直流,好几个月都流脓血,至今还有大大的疤痕,它还不解恨又把卢洪岳非法关進看守所。
  
恶警吕传玉阴险狡诈,它一般不亲自动手打人,背后唆使手下恶警行凶。2000年孙炳龙依法上访被绑架回来后,吕传玉指使政保科的恶警冯志恒等毒打孙炳龙,从晚上打到白天,把孙炳龙的皮腰带都被打碎了。
  
2000年6月的一天早上,邪恶的吕传玉指使恶警从公园把石明昌、孙继华夫妻绑架到南关派出所非法关押,下午喝得醉醺醺的政保科的恶警刘德元用铅笔使劲揉搓绑在铁椅子上的石明昌胳膊窝,用酷刑折磨他,他惨痛的叫喊。孙继华让刘停止恶行,刘又脱下鞋,抽出臭鞋垫,塞進孙继华的嘴里,拿起鞋狠狠的打她,直到打得脸都肿了,满嘴是血,然后又继续酷刑折磨石明昌。后来又把石明昌绑在铁椅子上非法关押了6天6夜,这6天石明昌一直绝食绝水抗议。
  
邪恶的临朐公安恶警对七十多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大法学员冯爱英,七十多岁,是药材公司的老病号,曾因脑血栓长期卧床,自己受罪不说还连累子女轮流伺候,每年单位报销医疗费就一万多元。从1996年修炼法轮功至今没吃一片药,单位为此节约了近10万元的药费,自己不受罪,子女也没了负担。2000年6月恶警把药材公司七十多岁的冯老太绑架到城里派出所。将冯老太锁铐在铁椅子上,对冯老太大打出手,一姓付的恶警连续暴打冯老太的头部十几下,打的她眼冒金星差点晕过去。
  
几年来,临朐县公安恶警非法绑架,拘留劳教了临朐县大法学员100多人進行残酷迫害。被非法劳教迫害的有石明昌,孙炳龙,卢洪岳,王永莲,孙继华,张成胜,尹广德,王洪波,刘振霞,董义昌,薛庆国,吴春霞,张春国,王瑞虎,李钦平,刘福强,杜瑞君,井光凤,王兴凯,高文龙,宋金娥,尹淑兰,刘爱芹,李荣英,张玉梅,吕桂红,刘玉娟,王百凤,刘世民,刘成刚,马玉涛,王芳兵,宋桂兰等50多人。
  
2000年7月20日以王晨光,吕传玉为首的恶警以莫须有的“……嫌疑”的名义,指挥政保科恶警勾结临朐县武警中队恶警和建行保安等二十多人,骗开石明昌的家门,把石明昌绑架。王晨光利用曾在昌乐劳教所工作的一恶警买通关系,非法把石明昌劳教。
  
王永莲在邪恶的济南劳教所被恶警吊挂在墙上5天5夜,胳膊都断了,手铐长在肉里,半年都流脓水两手拿不动任何东西,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监狱医院也没治好,济南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给王永莲办了监外执行,可恶警王晨光,吕传玉为首的临朐公安拒不接收,逼得王永莲的丈夫每半月都要到济南劳教所请假。
  
王洪波并不会炼法轮功的动作,可王晨光,吕传玉为首的临朐恶警非要劳教她,到几家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阴毒的临朐恶警恶人买通关系,野蛮的把王洪波投進魔窟王村劳教所,不长时间还是被劳教所退回。
  
2000年10月临朐县政法委的恶人勾结邪恶的临朐县公安恶警,在临朐精神病院办洗脑班,强制各乡镇,企事业单位把法轮功学员绑架来洗脑迫害,先后抓来了十几人血腥殴打强迫写保证,每人罚款1000元供恶人吃喝。并于11月把不写保证书的孙继华绑架到济南劳教所迫害,家中只剩下十二岁的女儿(早在2000年7月她爸爸被非法劳教),孩子因为想爸妈每天晚上都哭,不到两个月视力从1.5下降到0.1.信仰自由本来是天赋人权,可这些流氓恶棍竟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以至于为此把他们一次次非法关押劳教,害得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强行剥夺做人的基本权利,反而诬陷说法轮功学员自私,不管老人孩子了。这真是流氓行为。
  
2001年临朐县成立国安大队,李兴武任大队长,谭清俊任指导员,勾结以恶人刘建国、李玉安为首的邪恶的610,积极执行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绑架,关押,劳教迫害大法学员。被绑架進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几百人,非法拘留劳教100多人,被绑架的每个人都被敲诈勒索,正如老百姓所说:旧社会土匪在深山,新社会土匪在公安。几乎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勒索几千元到上万元,建设银行的卢洪岳被单位开除;孙炳龙被勒索1万多元;王永莲被勒索2万多元;张乐平、杜乐福、王芳各2万多元;迟延庆被勒索1万多元;张玉芹被勒索1万多元;孙继华被勒索1万多元;孟宪新被勒索1万多元;季维和,马学花,张同美各一万多元……各乡镇的恶人更是土匪政策,打人,骂人,罚款,绑架不说,每次破门而入见什么拿什么,电视,录像机,摩托车,手机,现金,存款单……冶源一大法弟子张成胜家被罚款2万多元,抢走6万元的存单,几千元的财物。每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十几万元,几十万元,冶源镇的法轮功学员竟被勒索近百万元。
  
电影,电视中土匪,黑社会的形象,今天的人亲眼目睹了。
  
是谁在制造动乱?是谁在破坏国家形象?
  
五年多的迫害,大法弟子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只是和平理性的讲清真象,使世人不再受谎言的欺骗。而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丧尽天良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案等一系列栽赃陷害的邪恶丑剧一个个不攻自破,众多的人认清了这场邪恶的迫害,纷纷起来站起来谴责这场迫害。那些追随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工具,明明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一个恶人清醒时曾说: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还是凶残的迫害他们,明明知道所谓的上级指示是违法的,可还是去执行。许多的职能部门,许多的人被迫卷入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泯灭着良心随波逐流,犯下了无法偿还的罪业。
  
善恶有报是天理,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
  
现在一些直接参与迫害或负有血债的恶人,已经病死、暴死或车祸而亡,受到了天理的惩罚。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江××以“酷刑罪”、 “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罪名在美国等近十个国家被起诉;数名参与镇压的高官罗干,李岚清,曾庆红,周永康,丁关根,夏德仁,吴官正,赵志飞,刘淇,薄熙来,陈至立,赵致真也在不同的国家被正式起诉。其中,丁关根,夏德仁,刘淇,赵至飞已经被法庭判定有罪。各国政府官员、人权机构、宗教团体、善良民众纷纷谴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
  
临朐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也多次遭报:1999年7·20前后临朐政法委、组织部、宣传部等有关部门去潍坊开会,布置迫害法轮功,当天在回来的路上遭到报应,发生重大车祸,政法委的车报废,组织部长昏迷多日,宣传部长受重伤。2002年4月政法委的车又撞了自来水公司的车,两车均报废,人员受重伤。2001年龙岗派出所一恶警发急症暴死。2002年国安大队的谭清俊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突发胰腺炎住院好长时间。恶警吕传玉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心脏病发作,2004年上半年病休半年。原610恶人刘建国多次脚疼得不能走,其妻子背着他上厕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临朐看守所所长董某,在职期间纵容犯人打架打死人被免职……

冬雷鸣,夏飞雪,江河滔滔,大地枯裂。江××流氓集团野蛮迫害修炼人,违背天理,丧失民心,正在快速走向失败而无法收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法轮功真象不久将大白于天下,那时所有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都逃脱不了天理的严惩和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
  
善良的中国人哪,快点醒来!记住“法轮大法好”!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