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南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叫朱月峰,男,今年27岁,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蒲王镇陡沟村人。99年12月回家过春节时,听到我村杜永兰和秦洪芹为法轮功鸣不平在乡政府被迫害惨重的消息后,抱着对国家政府的信任和一颗对祖国的赤诚之心,我上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原大王庄乡政府强行押回,乡派出所长刘长军对着我下颌上踢了一脚,踢得我满嘴麻木,刘长军又在我背后狠狠的踢了好几脚,下手狠毒累的他都直喘气。回来后,我被沂南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出来后在乡里被李长杰拉到黑屋里打了一顿,它用两脚在我脚踝上狠狠的踩,折磨的我疼痛难忍。

回村后,在村办公室我被村主任赵世学狠狠的抽了一耳光,打得我倒退了好几步。到家后才得知家中粮食被乡政府派人强行扒走了。

2000年4月份,因为没钱交所谓的保证金,我被非法关在乡里四天。在关押期间,亲眼看到杜永兰和秦洪芹、刘延梅被非人的折磨、殴打。回家后,随时都可以被乡、村派人提来叫去,随意斥责。一次半夜三更,乡里派我村孟庆宝敲门喊叫,搅得家人心神不宁,一年来一直受着非人的迫害。无可忍之下,2000年春节后,我又走出家门,求还以公道,被强行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因不“转化”,被县610办的洗脑班押去。又因我按照师父讲的法与他们对答,六天后,又被押回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沂南县公安局强行非法劳教两年。

在济南章丘市官庄劳教所期间,我被强制洗脑。那里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听别人讲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迫害恶毒残酷,十几个人轮流用电棍电一个人,直到电的晕死过去,醒后再电,不接受“转化”就强行逼迫,不让睡觉,长时间端坐,随意控制大小便等。但恶警极力掩盖其恶行。

几年来,许多大法弟子的亲属也被迫害。2000年春节我出走后,我母亲无辜被乡政府派人打了一顿。作为公民年满18岁就有自主权利,为何又要因我的出走而打我母亲呢?我母亲被打得至今心有惊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