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绝处逢生 历尽魔难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1997年在我正感到人生道路走到了尽头之际,我有幸得法,从此我的生命开始有了希望。我在苦难中度过了一生,当时感到人生太不公平,我苦苦付出了一切却没有一点回报,对人生丧失了希望,准备以死来了结。就在最后关口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我才知道人生还有一条修炼的路。我懂得了人活着的目地是返本归真,我庆幸我没有死,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师父的救度之恩我永远不能报答,只有在修炼这条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我对大法的法理深信不疑,决心坚决跟着师父修炼。我天天手捧着《转法轮》在学,晚上睡觉之前先把今天一天所经历的事都在脑中过一遍。哪些地方不符合师父的法一定要记住,下次一定要做好。我每天都是这样严格的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好,通过师父的精心点化和自己每天大量的学法,我提高很快。举个例子,99年6月,女儿来家说她丈夫提出要离婚,因为我怎么怎么不好,逼迫女儿和我断绝关系,他用录音带骂了我90分钟,亲自送到我家让我听一听。我一句话也没说他。他把我女儿和刚满一岁的孩子出户,孩子抚养费一分不出,还把我家的电视、大录音机、金戒指拿走,还向我要了5000元钱,那时家中只有一万元。我守住心性,闯过了这一磨难。

修炼大约半年左右,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让我看到旋转的法轮和另外空间的景象,包括修炼层次的升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就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要做到处处象个修炼的人。

下面我讲一讲在师父正法时期我是怎样走过来的。1999年7.20刚开始,法轮大法遭到江××团伙造谣打压,很多人都在考虑修炼的问题。我当时就发誓,跟师父修炼的决心定了,修一万年我也修,不管任何人怎么说,我们全家都很坚定。女儿到北京说明真象、证实法,遇到一个好心的警察把她们开车拉到半路放了回来。顺利回来后,我们在家里成立资料点,我和女儿复印和送资料,把大法真象的工作看成是高于一切。这期间我也去北京证实大法,很顺利的就回来了,可是当时控制不住的怕心还是很多。

2001年8月有人告诉我女儿说有人盯上你了,我和女儿俩都没在意,结果2001年8月蹲坑的警察把我和女儿都抓走了,家也被抄了。由于没有重视学法,对正法修炼的法理理解不深,对这突然来的变化我没做好,特别是对3岁小外孙女的情放不下。女儿说我一个人顶着,你回家照顾孩子,我也有这个想法,结果走了一段弯路,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说我什么也没干,警察把我关了一个月放了回来。回来后才知道多学法,用法来对照我在看守所里的言行,认识到自己没有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5个月后检察院把我起诉,判我5年。我想这一次一定要做好,将师父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的“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这句话背下来,来衡量自己。在法庭上我严肃的和法官辩论,揭露江××迫害大法的罪行。这样不法人员又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我悟到要做到证实法就得放下生死。师父在《心自明》中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在看守所里,我们都不穿看守所里的马夹。结果管监室的所长就罚刑事犯们不让休息叫背监规,挑拨犯人和我们之间产生矛盾。我就告诉犯人们,我修炼不连累你们。我开始绝食抗议,抗议因为我不穿马夹迫害刑事犯。我绝食第三天,所长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你不惩罚刑事犯我就吃饭。刑事犯们都很感动。第四天我告诉所长我不是跟你过不去,不是不为你着想,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罪,我们不是犯人,不能穿犯人穿的马夹。所长给我灌食,威胁我明天再不吃饭就给我关小号。我想她拿死来吓唬我,第二天我主动找所长,她一看我真的不怕死,她说我也不想管你了,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从此再也没人叫我穿马夹。我悟到师父在讲法中说过大法弟子真的能放下生死,邪恶自灭。

没过几天,大队长把我调到她管的监室--整个监区最邪恶的监室。我一進去室长和犯人就摁着我穿马夹,我把马夹夺过来扔出很远,正告她们:谁也别想叫我穿马夹。正好刚被抓進来的大法弟子带来了几篇师父的经文,其中的《正念正行》中说“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要证实法,又不想让监室里的犯人对大法没有好印象,我决定离开这个监室,于是又开始绝食。绝食第三天,我冲到大队长面前告诉她,我饭也不吃,马夹也不穿,你赶快给我送去打地环(一种酷刑)。她愣住了,她看看我说那好吧,不穿就不穿吧,告诉室长不要管我了。我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能放下生死的时候,形势马上就变。

我天天提醒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维护法。只要有人的不正的想法,我就不让它在思想里出现,出现了我就铲除它。室长不让我炼功,我在哪一个班上炼功,她就罚哪个犯人打连班。我找大队长说室长不让我炼功,大队长说对呀就是不让炼功。我严肃的告诉她,功我一定要炼,今天就是江××坐在这里我也得炼,不但功要炼,你还得告诉室长不能管我,她要是为我炼功迫害别的犯人,我就不给你面子白天炼。大队长看我这么坚定没有余地,说好吧,我不管你了,马上去告诉了室长不要管我炼功的事。

一次一个犯人到床底下摸手纸,摸出一个塑料袋装的一包东西交给了室长,我问室长什么东西她不告诉我,并按规定要交给所长。我一看里面一定装着师父的经文。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经文要回来,我就一直盯着室长的行动。一个和我挺好的犯人知道我的心思,她告诉我另一个和室长好的犯人刚才把那包东西扔给收垃圾的拿走了。我一听脑子象炸了一样,忍不住大哭起来。我告诉室长和扔东西的犯人她俩一定会遭报的。过了两天,室长真的遭报了,她卖了家里的房子买关系,本来给她判还有2个月就回家了。突然来通知说她的案子检察院要重新起诉,她一下子精神就垮了。大家都说室长真的遭报了。又过了三四天,我被通知判缓5年马上回家。我女儿还是被非法判了10年,在看守所里她也在坚定的证实大法,做得很好。

回来后我更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要想走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就必须要把师父高层次的法学透,同化大法。因为在看守所里10个月,对师父的法悟的低,一段时间就认为师父安排我在家看孩子,对讲真象不积极。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才悟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照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去做,才是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于是我又开始勇猛精進。

在讲真象中有人要学法,可是《转法轮》又奇缺,怎么办?我就想了个办法,买了个進口大录音机,录师父讲法带免费送给要学法的人,这样就解决了《转法轮》奇缺的问题。由于我家经济拮据,一套带加上一个小随身听一共60多元,我周围的大法弟子都出钱,利用这种形式来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一直做到现在,让很多人听到了师父讲法。

2004年6月,我看到报纸登了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开展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专项活动,我就着手写了控告江××的罪状。1、控告江××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罪;2、控告江××诬告陷害罪;3、控告江××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4、控告江××侮辱、诽谤罪;5、申诉我和女儿家庭受的迫害。按照正规控告程序书写,我和老伴每人写一份,7月邮去给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现在为了更多的当面讲清真象,我又到车站去卖报。每天总有人在车站和我说话,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就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卖报,因为我得养活一个小外孙女,女儿因为炼法轮功被抓進监狱遭受迫害,讲大法的真象。我卖报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讲真象,为了讲清真象。能多救一个众生是我最大的心愿。我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