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成了废人的我 得大法后无病一身轻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

  • 几乎成了废人的我 得大法后无病一身轻

  • 修大法身心健康

  • 几乎成了废人的我 得大法后无病一身轻

    文/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纺织工人。1987年我因工负伤,造成脑颅骨粉碎性骨折,硬膜外血肿,开放性脑损伤,当时七窍流血,头部内外出血,眼睛充血耳朵出血,脑内出血由鼻腔流进胃里,又从口里吐出来。先后做过三次手术。

    第一次手术取出打碎的骨头,第二次是相隔一年后又做颅骨修补术,手术后假骨与表皮之间出现水肿,开始医生用针管抽出积液,不见效,又做了几个疗程的理疗,也无济于事。医生在没有任何措施的情况下,让我找一根带子把头部扎紧,防止体内循环的水进入假骨与表皮之间循环不出去再造成水肿。就这样,我每天头部紧扎着一根带子,直到两年多才恢复(确切的说是结婚后在月子里养好的)。由于我的颅底骨骨折位置较低,做手术有生命危险,致使鼻腔与颅内相通(二十多天才过危险期)如果预防不当,容易造成颅内感染,诱发脑膜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我经常头痛、头晕、神经衰弱,不能干重活,话说多了也累,看书看电视时间长点也累,想问题也累,更不能着急上火。

    由于长年服药、打针,我的体质虚弱还增加了多种疾病如:静脉炎、心率过速、心机衰竭、关节炎、风湿病、胆囊炎,冬天怕冷,夏天怕热,天热头晕,天冷就得戴上帽子,有时晚上睡觉屋子凉也得戴帽子睡觉,鼻腔还常常渗血。每当这时,我都怕颅内感染,家中常备有各种消炎药、止痛药。特别在九五年做第三次手术后,我简直就成了一个废人,不但活不能干就连坐那说累了就得躺下,吃饭时拿筷子手都哆嗦,走路两腿就象灌铅一样,走几步全身发抖。这还不算,乳腺又有了肿块,胀痛,不敢跑,坐车震动都痛,有时抱小孩都怕碰着,洗衣服震动也疼,生活都不能自理。

    单位派我爱人在家护理我。由于常年病魔缠身,加上生活条件差,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坏,碰到不顺心的事就大发脾气,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是就是控制不了,搞得家里不安,自己对生活也失去了信心,觉得人生对我太不公平,让我遭受这么大的痛苦。

    直到1997年我有幸得法,知道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并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那全身的病,在学法炼功中全部消失了,七年多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干活也有劲了,走路生风。我可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修炼不仅有了好身体,还使我心性不断的提高,家庭关系有了很大变化。现在我的老公公瘫痪在床,只有我在家侍候他。要是在修炼前,我是做不到的。他最关心的女儿都不愿意侍候他,何况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况且,我们之间原来矛盾又很深,彼此不关心。现在不同了,我是大法修炼者,是按照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修炼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所以我每天耐心照顾他。目前公公在我细心的照料下恢复得很快,就连他后找的老伴也被我的行为打动,要我教她炼功,每天都让我念大法的书给她听。

    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杀生,不自杀,等等,都是教你怎么样做一个更好的人。这有什么错?99年7.20江××就硬是容不下这高德大法,开始残酷打压法轮功,不断的造谣、诽谤。

    要没有师父和大法,我可能早就没命了。是师父使我重生,我不能看着师父被冤枉,大法遭诬陷,我就得去告诉政府法轮功是清白的。

    2000年初我依法到北京上访,结果被抓回送进看守所超期关押,后家人花钱托人才被放回。2001年初,我住地的保卫科和派出所又无故把我送进看守所超期关押。在看守所,我有一次头疼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所长马登云知道后到处造谣说我要自杀,还把我钉在地上一个星期,让我写保证不自杀,我告诉她我们炼功人不杀生,自杀也有罪。他们就是这么陷害炼法轮功的好人。

    希望那些还被江氏集团谎言蒙蔽的人多了解一下真象,别再追随江××对老百姓犯罪,给自己,也给家人留下一个后路,一个好的未来。


    修大法身心健康

    文/四川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自96年4月通过亲戚的介绍,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在得法前,我身体虚弱,因为几年前不知怎么回事,得了不治之症,类风湿关节炎,从此以后,我和全家人整日笼罩在乌云暗日下,我每日被疾病折磨得愁眉苦脸,全家人也对我是唉声叹气,恨医院没有回天之力,药是天天吃,听到人介绍的“灵方妙药”也试过,到头来每次的希望都化成泡影,心里别提有多么苦恼了。96年4月,亲戚介绍法轮功,我就跟着学了起来,当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书面上的法轮显得特别的艳丽,特别的好看,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一遍一遍的看书,学炼动作,不知不觉过了半年。

    有一天,我去医院复查,化验单上的阳性全都是阴性,我十分高兴,就把这个神奇的好消息告诉了父母,母亲看到了我的神奇变化,她也虔诚的学起了法轮功,身上的各种病通过看书学法,炼功不但全好了,而且还把功法介绍给了周围的亲朋好友,她们学了以后,现在也是受益匪浅,现在我和母亲的病全好了,这八年,一颗药未吃,一次医院未進,身体健康,给家庭减轻了负担。

    我和全家人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大法,感谢李老师传给我们这么珍贵的高德大法,感谢李老师给我和母亲的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会珍惜,好好的学法修炼,一直坚持到最后修炼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