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岁老人证实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我是辽宁凌源市佛爷洞乡大法弟子张树云,我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已有八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我整个人全变了,身上的胃病、气管炎、妇科病等各种病全好了,扔掉了以前的药罐子,精力充沛身体好,家庭和睦,什么农活都能干,走起路来轻飘飘的,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从修炼到现在,一粒药也没吃过,使得我这70岁的老人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随着每天集体学法、炼功,真正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心性不断的提高。97年4月,第一次过病业关,大腿疼得无法走路,整夜的不能睡觉,可我心中非常的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过一两天就好了。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无时无刻的看护着我,什么事也没有。也正是在这一天,在离家有20多里路的地方召开法轮大法交流会,别的同修都去了,自己也想去,可是走不了,很是着急。儿子理解我的心情,就用摩托车把我送到了交流会的现场。参加交流会的学员有上千人,倾听同修们的交流切磋,自己的心性提高了很多,当时整个心完全溶于了法中,开完交流会竟然忘记了大腿疼,奇迹般的走回了家。儿子正想去接我,看见我走回来了,他惊呆了:“妈您真神了,大腿好的这么快。”当时我也激动得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这些都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体上的再一次展现,从此以后更坚定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心。

我是一个不善言表的人,在以后的几次病业中,我都是凭着一颗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安然的走了过来。

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疯狂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也被乡派出所抓去,逼我交出大法书,放弃大法修炼。我理直气壮的对他们说:“我没有文化,也没有书,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凭什么叫我放弃。你们无论把我带到哪里,我都要修下去,跟我的师父走,一修到底。”恶人看我非常坚定,就把我送到拘留所,我被非法拘留15天后堂堂正正回到家中。与此同时,女儿被送到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听到这一消息,内心受到很大的打击,心想:这是什么世道,我们没有错,难道修“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于是我决定找一个说理的地方,去北京上访。

在2000年6月的一天,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去往北京,因为环境非常的邪恶,到处有人监视大法弟子,我俩先是步行,决定到远处去坐火车,没想到走了二十多里路被恶人发现,把我们抓了回来。在派出所关了我两天两夜,不论他们怎么对我,我都以一个大法弟子慈悲的心态对待他们,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坚决不向邪恶妥协。儿女们担心我,背着我交了保证金才放我回家。

回到家中,我继续学法、炼功。乡派出所、610不法之徒常常蹲坑监视,还到家中骚扰。从99年7.20到2000年之间,我先后三次被乡派出所绑架,每一次都给他们讲真象,最后堂堂正正的回家。

2001年,师父赐给我们大法弟子正法口诀,发正念,每到整点我都发正念。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悟到:一些事情也许都是师父的有意安排,既然北京去不成,我就在家证实法。告诉我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述我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不要听信电视、报纸的造谣、诬陷,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是没有好下场的。当时大法资料非常少,我就让我的亲人帮我写传单,写劝善信(因我只有两年的文化,虽然能通读《转法轮》,但不会写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每次都是不穿鞋往派出所送劝善信,往各家各户送传单。当时很多同修都放弃了修炼,有的不敢出来,每次只有自己一人。

有一次出去到外村发传单,顺利的把传单撒完返回,可是到了自己的村庄,却怎么也找不到家了,在村子的街道上来回走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的功夫,后来我突然想到求师父帮我,我就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撒完传单回来找不到家了,请您帮助弟子,尽快回家。过了一会儿,我站起身来仔细的辨别了方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的回到家中。

2002年十六大召开之际,女儿再一次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新一轮的迫害。随后女婿也被非法拘留。我自己也是派出所的重点监视对象,每天至少有两人到我家中监视我的行踪,害怕我去北京证实大法。每次来人我都是先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跟他们讲真象,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身心变化,劝他们不要助纣为虐,不要听信媒体的欺世谎言。

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不但可以祛病健身,而且不管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虽说监视我的人明白了真象,他们说工作的需要,每天必须见到我,就这样一直监视我5天。在我女婿被抓的第二天,乡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又闯入我家,蒙骗我说女婿给我送了新经文,不容分说,把我家翻个底朝上,把炕席都给翻开了,最后什么也没找到,我站在一边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一会儿他们就走了。女儿被劳教,女婿被拘留,扔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女婿拘留三个月后堂堂正正回到家中,女儿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我内心受到很大的伤害,面对各种心性的考验和压力,学法、炼功静不下心。许多好心的常人都劝我要想开点,同修也提醒我,不要被情所缠。自己心中产生一念:我的修炼道路怎么这么难?师父说:“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我下决心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走出人来。

到2003年,虽然环境宽松了许多,但我从不放松自己,反复学习师父的新讲法,每天高密度的发正念。在一次发正念静下来之后,(天目中)看见很多欢蹦乱跳的小人儿,什么形状的都有,花红柳绿的,不等到我跟前就一个个的倒下了,化成脓水。(我一直关着修)自从师父开始赐给大法弟子正法口诀至今,四个整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每天都不落下,特别是每天晚上12点的发正念,同修们都说困,起不来,可我一直坐着不躺下,等发完正念后再睡觉。

正法步伐走到了今天,我悟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一切都在其中,就是在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以前我是晚上出去发传单、发资料,现在白天我一有空儿就挨家挨户的讲真象,送传单、真象小册子,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也确实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身心的变化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两个儿媳妇通过我的变化,也都先后走入了正法修炼之中。在我的带动下,有很多同修也都走了出来。每次出去讲真象,我都是以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心去跟人家讲,乡里乡亲的人都很愿意听我说。

我在这几年修炼中,每遇到磨难、心性关等,都能以法为师,从没有做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但离师父要求的还差得很远、很远。最后以师父《洪吟(二)》中的“正念正行”与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