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年弟子正念正行、救度世人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有位大娘自99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今年虽已80岁,却依然精神抖擞,健步如飞。现与同修们一起学法、交流,正投入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讲清着真象,救度着世人。

可是谁又能想象的到她修炼大法之前的样子呢?那时的她黑黄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早年受过留下的一道伤痕深深的横在她的鼻梁上。松弛的上眼皮耷拉着,几乎遮盖了眼睛。走路抬不起脚,离老远就能听到她“嗤拉、嗤拉”的沉重而疲惫的脚步声。那时她苍老的面容使她看起比她的实际年龄大得多。

大娘的身体一直不好,40岁时就百病缠身:做过子宫摘除。胆囊炎、冠心病、腰间盘突出、类风湿等病魔折磨的她全身疼痛。严重的胃病,使得她稍微一点吃得不对付的东西就疼得要了命。更可怕的是气管炎,一到冬天,就喘不过气来。整个冬天,就只能倚着被垛睡。60岁那年,右眼戴350度的老花镜,左眼完全失明。医院的结论是:眼底坏死,根本就没有复明的希望。

后来她是听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来炼功点学功。

第一次参加集体学法,她不认字,大家读,她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第一讲听下来,她便将书紧紧的抱在怀里:“我可找到师父了,我可找到师父了。”从此老人也请了一本《转法轮》,无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雨,一天也不落的坚持来学法。别人读时,她就用手指着一行一行的字跟着学,虽然有时指错了行也不知道,但她对师父对大法的纯净、虔诚的心,却叫我们自愧不如。为此,我们每个人都放慢速度读,为的是她能跟上。

早晨炼静功时,她腿盘不上,就用绳子把腿绑上,一会儿就疼出一身汗。第一次炼静功,她动作还没学会,竟然坐了一小时。过后她说疼得她差点晕过去,但她一直咬着牙坚持着。看到别的同修打坐时,腿一会搬上,一会拿下,她只觉得惋惜。

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大家炼完静功后,去炼动功,她却还在那坐着。等别人动功炼完了,她才起来,整整两个小时。原来是她腿疼得拿不下来了,她就想索性接着盘吧。别人炼完动功,该回家了,她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让我也回家吧!”腿立刻不疼了,起来就走,感觉象飘一样的轻松,从此她炼静功再也没有腿疼过。交流时她说,她每天炼功3次,晚上几乎不睡觉,抓紧一切时间听法、炼功。她的身体一天一个样,所有的病也全好了,全家5口人的饭及家务活,她一个人全包了。这是她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学背《论语》时,别人念一句,她念好几遍,直到记住。她不识字,竟然在不长时间把《论语》背了下来。后来她又买了上等的白纸,缝成小册子学抄《论语》。开始笔都不会拿,写的根本看不出字样来,一个字有一寸大。但她仍然用心去写,终于有一天,她用了两个小时把《论语》第一段写下来了。

为了挤时间学法,家人不在时,她连饭也不做,有剩饭随便吃一口,剩稀饭结了冰碴也无所谓,这在过去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大家洪法时,她也不甘落后。远的地方和大家一块儿租车去,十里八里远的就步行。用她的亲身体会去洪法。

大娘得法刚半年,邪恶的考验就开始了。大法弟子被判刑、劳教、抄家、监视、罚款……在魔难面前,我们互相鼓励着依然坚持集体学法一年多。只是频繁的更换地点。大娘每次不落的参加。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多次有惊无险。

2001年邪恶的迫害更加疯狂,有很多同修被抓,我也被监视,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同修之间也很少见面了。

那天单位又派人在家监视着我,这时候大娘来了,我喜出望外。大娘向监视我的人讲着真象,并告诉我她的情况:她每天都去看同修,无论环境多残酷,路途多遥远,她鼓励同修坚持到底。临别时,大娘对我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难,都要坚定的走下去,他们把你搓成团儿,你就做金疙瘩,他们把你摆平,你就做金条。记住在哪里都要闪光。”我急忙找纸把师父的《排除干扰》中讲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写下来,告诉大娘想办法背下来,并转告其他同修,时时记住师父的话。谁知这一别就是两年多。

2001年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超期关押在洗脑班一年。再次见到大娘时已是2003年夏。回来后打听大娘的情况,别人说她随孩子搬家了,不知去向。忽然有一天,大娘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我家。乍一见,我都不敢相认:只见她面色粉白,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耷拉的眼皮成了双眼皮,年轻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更神奇的是她鼻梁上的那道疤痕不见了。大娘说:那道伤疤是小时候落下的,自己都没想到修大法连鼻梁骨都能改变。她还告诉我,她失明了几十年的左眼恢复正常了,右眼也不花了,很小的字都能看清楚。真的看大娘的双目特有神,特别明亮。我们各自说了两年来的艰难历程。当听说我被辗转了几个地方,无论怎么严酷、曾两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都没有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靠大法的威力与神奇支撑着我走过来时,大娘含着眼泪欣慰的笑了。接着给我讲了她两年来走过来的路:

当很多学员失去了自由后,她就主动担负起了取大法资料的任务。往返60里路,步行整整一天,背一大包资料回来。到家后也舍不得歇会儿,将是满是尘土的衣服洗干净,就开始学法、炼功,再忙也没耽误过。一天炼一遍的时候很少,多是两、三遍,抱轮一个半小时,静功一个半小时。有时拿的经文不够用,她就抄几份送给学员。现在她的字又工整又漂亮。这不知她下了多大的功夫呢。为了大家早点看到经文,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她都及时送去。一次赶往12里路的地方,路上积雪很滑,竟摔了3次。最后一次最重,仰面倒下,后脑勺着地,当时就昏了过去。醒后听到有人说话:“这老太太是哪的?看样子不行了。”大娘一听,忙睁开眼说:“没事”边说边往起爬。两个年轻人架起她要送她回家,她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没事,谢谢你们。”就继续赶路。回头再看那俩人,还在那吃惊的看着她。大娘说,那时的感觉,头真象摔散了一样大,但是边走边感觉在往一块合,等走到同修家门口的时候,就觉得脑袋啪一下合上了,就象没摔过一样。

2002年邪恶在各地办洗脑班,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连80岁的大娘也不放过。大娘被关了40天。在洗脑班,让她做体操,她就炼动功;让她罚站,她就抱轮;给她洗脑,她就打坐,谈多长时间,她就坐多长时间。有一次竟坐了4个小时。当时也感觉很疼很疼,但她想到在魔窟里还在受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就又坚持着纹丝不动。在大娘的正念面前邪恶一个个退去。有一次给她洗脑时,她就对那人讲真象,恶人不让她讲,她就义正辞严的说:“你不听,你迫害我们,你就是恶人!恶人要遭报的!”邪恶之徒去捂大娘的嘴,离大娘还有半尺远,就听“哎呀”一声,猛的将手缩回,急忙逃走了。从此,大娘愿意怎么讲就怎么讲,愿意怎么炼就怎么炼,没人敢拦了。40天后,大娘的儿子去看她。610的头子说:“你快把你娘接走,赶快接走!”他们勒索了700元“饭费”将大娘放回。大娘是在洗脑班呆得时间最短的一个。

今年冬天,大娘连棉衣也没穿,一件秋衣和一件外罩就足够了。却依然精神抖擞,健步如飞。我们又在一起学法、交流,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