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冀东监狱纪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讯】我是一名沧州法轮大法弟子,在非法判刑后受到过不法狱警的虐待,有许多狱警对我们大法弟子以及非大法弟子的刑事犯的所为都是违犯法律和不人道的。我坚信总有一天那些虐待我们的恶警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得到应有的报应。

一、 严刑拷打

那是我入狱的第二年,我与另一名大法弟子还有一个支持帮助我们的刑事犯,被关入严管队,狱警先将那个刑事犯电的嚎叫,还说对支持帮助我们的刑事犯怎么处理全看我们的态度。接下来开始由某支队狱政科孙某、严管队王志军,对我施行电刑,并持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让坐下,只许站立,并加戴刑具,十几天不许洗手洗脸,不许刷牙,威逼利诱,强迫我听读那些造假的“转化材料”,最后还利用催眠的方法教说反对大法的话语。7.20以前我修炼4、5年,从来没听过洗脑的事情,在冀东监狱才了解到恶警的行为是真正的“洗脑”,是强奸别人的意志和良知。

二、 制造狱中狱 严格限制自由

在狱中长期被限制与人交往的权利,其他犯人可以在中队或本组与其他犯人正常交往,而法轮功学员则有五六个刑事犯看管,谁同我们讲几句话,就要写汇报,多说上两次还要受到恶警的肉刑。至少有三位同我交往的犯人受到恶警的打耳光、电刑虐待。在雨天或公休日不出工时,冀东监狱狱警还要强迫我们学习他们给的转化材料,写思想汇报。

三、 私设刑罚 违法乱纪

有很长一段时间,中队长董光开始对我打耳光、电刑、谩骂侮辱,他问我法轮功是不是×教,我说不是,他就打我、电我,我说他打人违法时,他边打边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有一次把我嘴打破了,左侧上面牙齿被打掉了一颗,除了打我以外,中队的其他刑事犯不知有多少受过几个狱警的私刑拷打,狱警中有四大狠,其中有一个实在找不着碴时,就用电棍电铁门吊。

四、 变相迫害

除了酷刑拷打外,还有许多变着法的折磨人的事情。

1、超强度劳动:扒盐在盐滩是最累的活,别的组五六个人,我们组三个人,要完成同等任务,别的扒盐小组扒完盐后要做一些轻活休养一段时间,我却被转着圈安排最累的,夏晒盐厚时让拉茬,秋晒开始去扒盐,冬季改滩去抬泥。

2、2002年冬季最冷的一天,风刮得电线直叫,当我正干活身上大汗淋漓时(身上穿的比较单薄),中队长董光将我叫到他前面,他在一个半圆掩体内避风,身穿棉大衣,戴着棉帽,大衣领竖起来还冻得直缩脖子,我穿得那么单薄,又刚出了一身汗,还要脱掉帽子,站在掩体外,他就这样冻我,长达三个小时,身体都冻透了,耳朵也冻坏了。

3、队长有时找我谈话,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许多次都是到后半夜,白天照常出工从事超强度劳动。

4、不许家属接见。

5、不允许我们学习相关法律:一开始我以为只要被判刑入狱,那就随狱警随意打骂无法可依,因为我所见所闻就是这样,在狱中狱警就是王法,讲出的话就是圣旨,我以为这是宪法赋予他们的特权。后来一个看管我的刑事犯告诉我,监狱法对狱警也有规定,我便找到副中队长要“监狱法”,他当天没反应过来,说第二天给我,第二天却改口说他的没了,让我找中队长,中队长则说没有“监狱法”,可笑,谁会信呢?只因他们所作所为是执法犯法的,所以才不敢叫我们看,后来我的家人送来一本,我这才明白这些身着警服的不法干警是如何的随意践踏法律。

最后向冀东监狱狱警进一言,希望那些曾经或正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恶警立即收手,你们再也不要为了什么记功、升职、奖金而去干那些迫害好人的傻事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未来之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