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放下常人心 不受常人社会形式变动影响》的反思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当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写到,常人要给法轮功“平反”的事,心里也是有点高兴的,毕竟迫害进行了5年多时间。在这期间,每当单位里找我谈话,让我可笑的“转化”的时候,每当家庭出现危机的时候,每当我遇到磨难,自己一个人孤苦的承受的时候;每当我想起母亲被绑架进洗脑班,父亲因此而突发疾病去世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这场迫害能够早日结束。正法到了今天我的这颗心,还没有去掉仍然有。随着我看《放下常人心 不受常人社会形式变动影响》这篇文章,我开始反思。

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在这场迫害当中,邪恶的生命是出自于最坏的目地,但是操纵邪恶的旧的势力也有它们的目地。它们的目地是什么?表面上是利用这些邪恶对大法弟子、对大法行恶,从而使大法弟子所谓的锻炼成熟,淘汰那些不配做大法弟子的。然后利用邪恶生命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过,因此而销毁它们,净化宇宙,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多冠冕堂皇啊。不是那样啊!从中得到它们想要的才是真的。这不是一个小的范围的修炼,是宇宙在正法。”看“平反”这件事情,江氏流氓集团或者XX党想借用文革时的办法,杀一批警察当替罪羊,自己逃脱惩罚。底层空间的表现是首恶想要逃脱惩罚,淘汰几个恶人平息民愤,而高层空间却是旧势力执著它们想要的,旧势力想自救却不主动同化法,而是想要左右正法,给正法制造魔难。

如果真像江氏集团想要的那样,杀几个警察就算平反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没有得到惩罚,人间正义没有得到扶持,人类道德没有得到回升,相反却进一步下滑,人类的良知进一步泯灭。难道这就是我们5年来为在世间证实大法做出的巨大付出所得到的吗?我们的同修被打死、打残、被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失去公职,想通过杀几个警察来抚慰我们吗?有的警察也是被无知的利用了,充当了迫害大法的工具。如果接受了这种“平反”不就是认可了恶人可以随便杀害善良的人,执法者可以草菅人命,当权者可以无视法律,可以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可以杀人不偿命,世人可以泯灭良知,可以不讲一切道德。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如果真给我们平反的话,就必须肃清世人被谎言的毒害,给法轮功正名,严惩凶手,洪扬“真善忍”。就不要蒙着面纱,在人民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向法轮功学员道歉,赔偿损失。不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玩弄一些欺世盗名的手段。

平反这件事情是邪恶安排的,那么就有它的目地,它的目地是什么?就是执著它想要的,它想以利用恶人考验大法和大法弟子,淘汰恶人锻炼大法弟子为借口,达到它们想要的。在宇宙正法中快要结束之际,邪恶就要支持不住之时,常人要给我们平反也不足为怪,中央新的领导层也是在做一件好事,对结束这场迫害,救度众生有很大的积极作用。但是在法中认识,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是执著它们想要的,临死也不放手它们想要的东西,邪恶打着给大法平反的旗号,执著它们想要的东西。正法到了今天邪恶已经恶不起来了,支持不住了也要垂死挣扎一下,如果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宇宙的正法到了高层,就象师父说得那样不了了之了。宇宙还是旧的那一套,还是败坏了的旧的观念。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也不承认。

我们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大法的目地不是来受迫害来了,迫害结束就万事大吉了。我们来到人世间是为了助师正法,我们就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它的邪恶表现都不承认。虽然旧势力安排了平反但是它有目的,它绝对不是为了圆融师父想要的,而是为了它自己执著的东西。我们不能指望旧势力安排的平反能够给与我们什么,没有师父的正法旧的宇宙就要解体,我们不同化大法,就不能进入新的宇宙。师父和大法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放下人心,不要受常人社会形式的干扰。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如果真的常人社会谁给我们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许人类会这样做,可是你们想过吗,我得把这个人摆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这样?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

我所遭受的魔难到目前为止与其他同修相比根本都不值得一提,我没有失去工作,工资越挣越高,派出所没有找过我,同修说我真幸运没戴过手铐子,虽然离过一次婚,两个多月以后又复婚了,就这样我还觉得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太痛苦了、太难熬了。现在常人都要给法轮功“平反”了,看来邪恶真的支持不住了,我真的不能顾及自己的感受了,我必须放下自我,全心全意的救度众生了,这五年来,我保护自我的意识太强了,怕受到伤害,在正法中表现得太差劲。昨天中午,天色突变,乌云蔽日就象晚上一样,路上车灯都亮了,办公大楼的灯也都开了,黑暗中阴霾笼罩着整个城市,我真怕电闪雷鸣之后,法正人间开始,让我看着我的亲人、朋友、同事被眼睁睁的淘汰,而且不止我身边的人,全世界会死那么多人。师父已经棒喝了,我还步履艰难。我们不能因为常人给大法“平反”了,而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师父说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常人想要给我们“平反”了,这个平反能达到正法所要达到的要求吗?是不是邪恶生命给我们的一颗毒药呢?由于我们有执著,我们执著这场迫害能够早日结束,在监狱,在劳教所,在洗脑班在看守所关着我们的同修,即使没有关进去的同修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邪恶安排的这个“平反“想要干扰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它们设下的圈套,掉进它们设下的陷阱,使我们不能圆满。邪恶想要利用我们的执著,利用我们还没有放下的人心。我们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平反“也好,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在神的路上共同精进助师正法,直到圆满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